防疫旅館自費》醫師:錯把隔離當檢疫 造成防疫旅館收費亂象

防疫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今日舉行「Omicron變種病毒來襲,政府隔離政策亂哄哄-第20場COVID 19疫情相關座談會」座談會,國政基金會永續發展組召集人陳宜民邀請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王任賢、立法委員曾銘宗、台北市議員徐巧芯、高雄市議員陳若翠及中華人權協會理事長高思博,探討目前Omicorn來勢洶洶造成國內匡列隔離民眾眾多,而隔離補助措施又各地不同,造成民怨四起的問題。

醫護補償微薄,政府說一套做一套

召集人陳宜民指出,台灣邊境政策開放應與國際同步,英國、美國、新加坡與西班牙等國都已開放符合資格者入境不須隔離,台灣不應延宕到6月,不僅無法與國際接軌,更對苦苦支撐的國內觀光產業造成傷害!

另外,衛福部去年3月宣布將醫護人員因防疫工作染疫的補助金額上限調高為100萬元,6月說會從寬認定,然而有醫護人員卻只拿到6萬5000元的補償。

對此,陳宜民表示,依據《執行第五類傳染病防治工作致傷病或死亡補助辦法》第4條規定,該醫護人員染疫致肺部纖維化,應當可以申請輕度身心障礙(補助上限265萬),怎麼僅有補助6.5萬,政府明顯「說一套做一套」,對於衝在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情何以堪!

行政部門引用了錯誤的法條,導致被隔離者需自費

而對於匡列須隔離,各地政府因財源不同而補助有所不同之亂象,陳宜民表示,Omicron病毒肆虐不會因縣市不同就停止傳染,身為國人繳一樣的稅金,不能因戶籍地不同而一國多制,民眾何其無辜!中央政府應協調各地方政府統一全額補助標準,因為民眾配合政府檢疫而被匡列隔離,不應還要民眾自費出錢!

中華民國防疫學會理事長王任賢認為,在學理上,檢疫和隔離是兩碼事,隔離是在社區做的,是我們防疫的一部份;而檢疫是對正常人做的,在沒有確診的情形下,是不能對他做任何違反《憲法》的處置。所以,檢疫只能用允許的方法去做一些查察的工作,只能要求民眾配合查察,但隔離就一定針對病例或疑似病例。然隔離是限制人民的行動,一定要有法律規定才能進行。

王任賢強調,現行《傳染病防治法》規定太過嚴格,與傳染病接觸者或疑似被接觸者就可以進行隔離,給行政機關相當大的裁量權。政府也不該對被隔離者收錢,但為何會發生被隔離者需自己出錢,是因為行政部門引用了錯誤的法條,用檢疫相關的法條來對隔離的民眾收錢。檢疫是可以收費,但隔離和檢疫不同,不能限制民眾行動還要跟民眾收錢。

再者,王任賢表示,防疫旅館是為了檢疫,但現在政府把隔離民眾送去檢疫的防疫旅館,所以要求收費,把隔離當檢疫,造成這次的亂象。

籲國家買單隔離費用,避免民眾不掃實聯制

高雄市市議員陳若翠表示,目前依照中央標準隔離補助每日一千元,高雄市政府防疫旅館則由市政府負擔,造成民眾對於各縣市對於政府補助方法不一、隔離措施混亂產生質疑,人心惶惶。陳若翠說明,目前高雄累積已有286案例,市民擔心燈會是否會變成破口,以及如果學生若被匡列要如何隔離等問題,管制措施都要有相關檢討與討論。另外補助辦法方面,建議相關費用要一致統一,設定辦法,由國家買單。

立法委員曾銘宗表示,目前疫情嚴峻,依據指揮中心統計,防疫隔離人數已高達1萬6千人,近期發生民眾因足跡重疊遭匡列,被強制住進防疫旅館隔離,但是一個人要繳四萬多元,引發很多爭議。

曾銘宗提出三點看法,第一、這些民眾並不是染疫,也不是境外返國,何況確診者由國家負擔,但他們卻要自行負擔費用,不公平也不合理。第二、這些守法民眾在防疫上並沒有缺失,可能造成民眾怕被匡列而不掃實名制。第三、各地方政府補助措施不同,造成部分縣市民眾變成二等國民,防疫特別經費預算達8千4百億元,建議錢要用在刀口上,為了符合公平合理,有效執行防疫工作,目前就有需要用在匡列隔離民眾身上,應全額由中央政府負擔。

人身自由受限還自負糧餉,徐巧芯批不應因地制宜

高思博表示,「付費隔離」其實有相關的判例可以參考。有機師在隔離期間卻仍被公司派飛,而台北高等法院近期提出判例表示,隔離中的機師與刑事被告一樣,受到政府公權力的拘禁,等同於限制人身自由,當事人有權利要求到法官面前說明政府的不公。簡單來說,政府對於檢疫相關的措施,雖是人民的義務,但也是對人民的拘禁,被認定是限制人身自由的一種。

而在費用的問題方面,高思博認為,既然法律認定是一種拘禁,是身體自由受限制的一種形式,人民必須配合,就沒有理由要人民自己出錢。他舉例說,就像是去服兵役,還要自負糧餉嗎?因此「付錢去受限制」,是完全不合法理的要求。

台北市議員徐巧芯表示,隔離的措施根本是「因地制宜」。桃園縣被匡列的案例被要求要花費四萬多元自費隔離,而台北市卻可以完全公費辦理,而屏東縣更有案例被要求要去「借錢匡列」,這一連串的匡列亂象是層出不窮。她表示,隨著匡列隔離引發的自費問題,導致年輕人開始不願意掃實聯制。

徐巧芯認為,雖然各個縣市的財政條件不同,但如果受到匡列,縣市政府能夠依規定辦理公費隔離當然是最好;但若有困難,也可以依照是否有掃實聯制作為提供公費隔離的依據,若是透過疫調才發現足跡重疊的案例,則可考慮提供防疫旅館的自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