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離中國 法國譴責中國企圖破壞台海現狀 德國積極拉攏日本

國際

目前歐洲的注意力集中在俄羅斯在烏克蘭邊境集結的19萬大軍,對此危機,中國習近平國家主席2月4日在中俄聯合聲明當中表示反對北約東擴,支持俄國總統普丁的主張。

挺烏克蘭 王毅表態尊重各國主權獨立

但中國外長王毅20日晚上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表示,尊重各國主權獨立,各國的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都應當得到尊重維護,烏克蘭也不例外。

這番話引起外界熱議,有人質問,台灣也不例外?另有人認為,一個中國可以同時挺侵略國俄羅斯,也可以挺將被侵略國烏克蘭,這是慣用的兩面手法。

當前歐盟2大國對烏克蘭險境感到心焦,也不忘對中國出招,先有德國社民黨總理蕭茲主導的新執政聯盟想辦法拉攏日本、南韓、澳洲、紐西蘭等亞洲盟國,以修正過度傾斜中國的亞洲政策。

近日,法國外長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在接受《日經亞洲評論》的書面採訪時表示,台灣海峽的安全對於印太地區的安全至關重要,並表示巴黎會非常熱心,採取行動防止台海衝突發生。

台海的安全對於印太地區的安全至關重要

勒德里安的評論沒有直接點名中國,但他的評論似乎是表達對北京加大對台灣威脅的擔憂,例如共機天天在台灣附近飛行等。  

「我們譴責任何破壞現狀的企圖、任何可能導致事件升級的行動,這是我們與歐洲合作夥伴共同關心的問題。」勒德里安指出。

他說,法國希望「幫助確認和保護」夥伴的主權,並警告說,「世界上某些大國正在增加干涉和掠奪行為,並且毫不掩飾其霸權目標。」

去年10月,歐洲議會通過一項決議,呼籲加強歐盟與台灣的關係,這是歐洲不滿新疆和香港人權被中共侵犯,選擇疏離北京的另一個跡象。12月,巴黎與台北沒有正式建交,但一群法國國會議員前往台灣會見蔡英文總統。

一群法國國會議員12月訪台灣會見蔡英文總統

勒德里安表示,法國將支持任何推進與台灣貿易關係的倡議,例如擴大市場准入或取消非關稅壁壘。

「歐盟目前是台灣第4大貿易夥伴和主要外國投資者,在化學和電子產業、金融和保險等領域的大量投資。」勒德里安表示。

台灣和美國舉行雙邊自由貿易協定談判,引起中國反彈,北京也經常猛烈抨擊和制裁立陶宛等支持台北的國家。本月稍早,北京暫停從波羅的海小國立陶宛進口牛肉、奶製品和啤酒。

歐盟目前是台灣第4大貿易夥伴

巴黎將於本周二主辦第一屆歐洲-印太地區部長級會議。勒德里安說,「21 世紀,經濟、環境、地緣政治平衡的關鍵要素正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發揮作用。」

印度-太平洋地區和歐盟近60位外長將討論「從健康和氣候問題到安全挑戰,以及互聯互通和數字技術問題等議題」。

目前,擔任歐盟理事會輪值主席6個月的法國推動將優先事項列入議程,包括加強與印度太平洋地區之間關係,近200萬法國公民居住在印太。

上個月,法國和日本的防長和外長舉行「2+2」會議,他們在會上確認「維護公共空間的自由進入,為維護穩定做出貢獻」的承諾。

1月法國和日本的防長和外長舉行「2+2」會議

法日軍隊也進行合作,兩國舉行聯合海軍演習,法日空軍於2019年6月簽署共同後勤協議。

上周,法國與印尼達成一項協議,向這個東南亞最大國出售42架飆風(Rafale)戰機,因為雅加達正力求推動軍隊現代化,以應對南海緊張的局勢。勒德里安回應:「我們非常自豪能夠為印太夥伴戰略自主權的發展做出貢獻。」

據法國國防部稱,法國是世界第三大武器出口國。因此,當澳洲去年9月取消訂購法國柴動力潛艇的合約,轉而與英國和美國簽署澳美英(AUKUS) 協議時,激怒巴黎。

「AUKUS的成立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因為大家期望在中國問題上對話和協調行動。」勒德里安說。儘管後來美法關係冷淡,但法國外長表示,巴黎和華盛頓很快迅速恢復對話,在信任和透明的基礎上重建合作關係。「畢竟,法美在亞太地區抱持類似的觀點團結在一起,制衡中國在印太地區的軍事影響力。」

法國敲定賣給印尼42架飆風戰機的交易

不只法國防備中國,德國也在想辦法拉攏日本、南韓等亞洲民主國家,以降低對中國市場的依賴,德國外交部也發公文敦促其他政府部門將中國視為「體制競爭對手」,改變前總理梅克爾對北京的非對抗立場。

《日經新聞》16日報導,「我們希望擴大與澳洲、日本、紐西蘭和南韓等重要價值夥伴的關係,包括在國會層面,我們希望與日本政府開始定期協商。」12月上台的德國執政聯盟上周發表177 頁外交計畫書,在第157頁寫道。

去年,德國和日本首次舉行「2+2」外長和國防部長會議。柏林希望將這一架構擴大到包括總理和財政部長,變成聯合內閣會議的模式。

蕭茲政府對日本展現這種熱情,與前總理梅克爾的政府形成鮮明對比,梅克爾在2018年的宣言當中幾乎沒有提到日本。

去年,德國和日本首次舉行「2+2」會議

這一種變化是由德國調整對北京的政策所促成。

柏林與中國等許多國家進行部長級協商,但對於強調人權重要性的德國新政府來說,僅僅與北京進行部長級會談並不合適,因此,聯盟選擇讓這些協商「普及歐洲」。

歐洲議會議員Reinhard Buetikofer解釋說,「普及歐洲」目的是讓歐盟成員國和鄰國部長都能參與跟中國的協商。這樣的會談不會只有關注德國的利益,而是關注整個歐盟的利益。

同時,這種想法認為,與日本開始定期協商,也可以糾正德國在亞洲政策上過度向中國傾斜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