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美俄角力石油市場 油價劇烈震盪 加深通膨壓力

國際金融

2月25日美股開盤各大指數一如預期暴跌,尤其是Nasdaq開低達3%的跌幅令人心驚,累積跌幅剛好過了「牛轉熊」的門檻,波段下跌20%。

然而,就在盤中美國總統拜登在G7工業國家視訊會議結束,祭出金融方面的經濟制裁後,Nasdaq演出自2020年3月Covid-19疫情爆發以來,單日最大的逆轉秀──收高3.34%,單日震幅來到7.14%。

但股市這麼大的波動率,是否令多空都很難操作?台灣本土法人、散戶,除了「台灣50反一」這樣簡單、直覺的避險工具外,好像也沒有多少可運用「結構型投資商品」──例如,同時做多股指買權加賣權──以規避股市劇烈波動的風險的機會。

美國釋出戰略石油只是救急

美油(WTI、西德州原油)開盤也跟進Brent(布蘭特)原油的腳步,一舉站上100.54美元/桶,卻又在拜登的演說後重挫最低到91.45美元;這應也與美國API、能源部(DOE)發布的美國原油庫存數據,都大增超過500萬桶以上有關,市場普遍認為這是美國政府釋出「戰備石油」(SPR)所致。

2月25日亞洲上午7點30分,WTI又快速攀高到94.6美元了:到底原油後市怎麼走?這攸關全球面對「成本推動型」(Cost Push)通膨壓力是否快速炸鍋,令追求高成長、高本益比的科技股如何安度海外供應鏈成本飆升/壅塞斷裂後,成本能否轉嫁而又不令需求急凍的危機?

只要東歐地緣政治風險未平息,美俄在石油市場的角力,還要帶給全球科技股多大的震盪?雖然股市「恐慌指數」(CBOE VIX)在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並未如2020年3月疫情爆發時快速飆高,但美國能源供需的失衡,應會令「成長型」科技股倍感壓力。

首先,美國頁岩油(Shale Oil)產業在經歷2020年4月WTI報價單日閃崩到37美元/桶的震撼教育後,這兩年來持續自俄羅斯進口石油。

2021年第四季美國也釋出戰備石油,只造成WTI價格自85美元/桶短線修正到68就跌不下去了,之後反轉一路暴衝。那麼,美國重啟頁岩油生產?這又怕通膨炸鍋後,需求急凍,石油廠商到時候又要「重溫」如同2020年上半年的巨大虧損困境。

普丁不賣石油、天然氣,倒楣的是企業和消費者

其次,當2月24日拜登新一輪經濟制裁宣布後,俄羅斯原油進口商暫停下單,而普丁的因應之道就是大幅降價──當Brent元油飆高到105美元/桶後,俄羅斯原油的出口報價有很大的調整彈性:與中東的開採成本(10美元上下)相去不遠,而美國頁岩油的開採成本,則在42─48美元之間。

最後,G7工業國家加大對俄羅斯經濟的制裁,就金融曝險部位而言,金額不大。然而,極權主義國家對於政治、軍事利益的關注度,遠高於經濟、金融,且石油及金屬商品未開採出土之前,其「實質選擇權」(Real Options)價值並未因國際行情波動而折損。

森林、漁獲等天然資源,在沒有開採利用前,是老天留給我們活命的資產,同樣的邏輯也可用在石油、天然氣、鐵礦砂、鎳、氖氣等能源/金屬商品。

但農糧──例如,這次因俄烏戰爭受到影響的小麥、玉米、黃豆等, 則較無這樣「埋在地下不會貶值」的特性──財務學上稱這樣的商品,應是運用「選擇權訂價模型」(Options Pricing Model)來估值,才不會錯估其價值。

總結,面對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之經濟制裁,普丁將原油/天然氣保留在地底下,倒楣的是全球依賴石油/天然氣進口的企業/消費者,要付出更高的代價來取得暖氣、汽柴油,也加重通膨壓力。

本文授權轉載自邱宏仁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