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俄烏危機加深通膨 紐約經濟學家為何卻說「通膨有利中產階級」?

總體經濟

本文作者為:沃爾夫(Edward Wolff),紐約大學(NYU)經濟學教授,著有《美國財富一百年》(A Century of Wealth in America)。

前情提要:2月24日俄羅斯進攻烏克蘭,能源、貴金屬及其他原物料應聲喊漲,供應鏈被打斷、塞船塞港問題恐加劇,市場已經開始擔心通貨膨脹將更形惡化。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官員24日表示,烏俄衝突不會影響3月升息計畫,但升息步調可能放緩。

民眾和政治人物的通膨焦慮近來飆至高峰。美國1 月消費者物價指數和去年同比漲幅達到7.5%,創下1982 年 2 月以來最高漲幅。如果民眾的薪資成長速度低於通膨率,等於其實際收入降低,買不起和以前一樣多的東西。這就是通膨的「所得效果」(income effect)。

然而,正如我的最新研究所述,通膨其實也有正面影響。事實上近幾十年來,通膨對美國中產家庭的資產負債表而言反是一大利多,緩解了不斷擴大的貧富差距,這就是通膨的「財富效應」(wealth effect

錢變小,但債務也縮水了?

「財富效應」的作用方式如下:假設你有100美元(單位下同)的資產和20元的債務,你的淨資產就是80元;假設年通膨率為5%,同時你的資產的名義價值以相同速度成長(房屋等資產的價格漲幅往往與通膨率一致)。若以實際價值衡量,你的資產價值保持不變,債務現在卻降低了 5%。因此,你的淨資產的實際價值提高至81元,等於成長1.25%。

此外,債務對資產的比率愈高,通膨帶來的淨資產成長率就愈大,這就是「槓桿效應」。上述例子中,如果你的債務是40元而非20元,你的淨資產將增加3.3%。

比起收入頂層1%的富裕階層,美國中產階級(定義為收入位於中位數的家庭)的負債要高得多。2019 年中產家庭的總債務:總資產比率為36.5%,而富裕階層僅有2.3%。因此就淨值而言,中產階級比有錢人更能從通膨中受益

同樣地,美國非裔和西裔家庭的負債率遠高於白人家庭,幾乎是後者的三倍。至少在財富方面,這兩個族群比白人更能從通膨中受益。

通膨對中產階級更有利

1980年代初期以來美國貨幣政策一直標榜「溫和通膨」,1938-2019年期間(這是我研究的時間範圍)平均年通膨率為2.5%,與此同時美國貧富差距持續擴大。我是以最富裕1%及中位數(即一般家庭)兩者的財富比率作為衡量的指標。1983到2019 年,這個比率從已經很高的131.4翻了一倍不止,達到驚人的273.8。

然而,儘管這段時間貧富差距增加,通膨事實卻能發揮緩解作用,因為通膨對中產階級的幫助遠大於超級富翁。如果通膨為零,上述顯示財富不均的比率甚至會更高,達到385。反之,通膨造成的債務貶值使美國財富中位數在這36年增加了76%。

通膨還有助於降低種族之間的貧富差距,或至少限制差距擴大的幅度。例如,非裔和白人家庭的實際平均財富比已經從1983年的0.19大幅降至2019年的0.14,然而如果通膨為零,該比率會直接掉到0.06。

西裔和白人家庭的平均淨資產比也有類似情況。1983到2019年,其實際比率從0.16 增至0.19,零通膨下則會降到0.14。

升息或降息?先比較「所得效果」和「財富效應」

這些發現有什麼政策涵義?特別是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應繼續致力抑制通膨,還是採取更寬鬆立場?要決定這件事,一種方法是比較通膨的「所得效果」(負向)與「財富效應」(正向)。若「所得效果」較大,那麼應該壓制通膨;但如果財富效應較大,那麼應鼓勵某種程度的通膨

1983至2019年期間,通膨對美國一般家庭造成的收入損失不到5萬元,但使財富中位數增加6萬多元,因此財富效應超過了所得效果。相形之下,通膨使超級有錢人的實際收入減少約60萬元,而其財富增加不到50萬元。

就淨值角度而言,通膨有利中產階級,不利巨富。通膨也有助於遏制總體財富不均和種族貧富差距。以Fed為首,那些擔心最近通膨上升的人,在考慮是否控制通膨、又該以多大力道出手時應牢記這點。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校稿潤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