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大翻譯運動」揭中國仇外言論 參與者告白:政府與人民的瘋狂是雞生蛋、蛋生雞

中國議題

俄烏戰爭爆發後,一群不認同中國論述的網友在推特發起「大翻譯運動」(The Great Translation Movement,下簡稱「大翻譯」),致力將中國官媒的內宣報導及某些激進言論翻譯成外文,向外界揭露中國支持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盛讚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的觀點。

「中國政府和中國人的關係,是雞生蛋、蛋生雞的關係」一名志願者對《信傳媒》表示,「我們想要表達的是,專制政府及其治下的民眾是如何互相影響」

跨越中國「網路長城」,將海外思想及消息譯為中文介紹給中國國內民眾並不罕見,然「大翻譯」反過來將中國內部敘事譯為外文輸出,引起國際關注且頗受好評,但也受到加深歧視與反亞裔情緒、家醜外揚等批評。

「消滅烏克蘭」、「收留烏克蘭美女」激怒網路社群

「大翻譯」發源於美國網路論壇Reddit的「衝浪TV」(ChonglangTV)社群,那裡聚集大批自稱「浪人」的中文用戶,他們一直相當關注俄烏衝突。戰爭爆發後,中國國內出現許多「一小時22分鐘消滅烏克蘭」、「收留烏克蘭美女」等言論,引起浪人們憤慨,一名「大翻譯」志願者直言這「極度沒有人性」。

戰爭之初衝浪TV已有小規模翻譯活動,然3月2日該社群因被控「曝光他人隱私」而遭關閉,衝浪的翻譯能量便轉移至推特等其他平台,也發展為更有組織的「大翻譯」。

「大翻譯」作品:左為中國網友同情並對普丁歌功頌德,右為日本3月16日發生地震後在中國的熱門留言。(圖片來源/截圖自[email protected]_Official)

「大翻譯」是這樣運作:一些人透過推特或群組提供中國平台的言論,「大翻譯」挑選具代表性內容進行備份和翻譯,然後在官方帳號發布。

目前「大翻譯」有英文、日文、韓文、阿拉伯文、匈牙利文等語言,如果有某國遭到中國針對,他們會優先發展該國語言。

由於涉及敏感事務,「大翻譯」格外注意安全。參加人皆採VPN連線、匿名通訊還有以匿名Email建立社交平台帳戶,不會知道總共參與人數或者彼此的資訊。此外,各社群帳號都由人在國外的網友操作,所以不會發生在中國的夥伴被抓,導致所有帳號都落入政府控制、慘遭抄家的情況。

政府與人民互相加持的瘋狂

「人們是在官媒及輿論引導下變成如此非人的形狀,可是今天官方的瘋狂,也切實受到這些民眾的瘋狂言語支持」一名「大翻譯」志願者說。

一些人主張中國政府與中國人民應該分開看待,前者是壞的、後者是好的,但他並不認同這種說法,而反駁這種「切割」,正是「大翻譯」想傳達的訊息之一。

根據該志願者所述,目前最關注「大翻譯」的仍是華人,既有中國國內或海外的愛國者,也有「反賊」(泛稱反共人士),雙方在評論區大打筆戰,或以私訊表達抗議或支持。

而外國人對「大翻譯」的看法也很微妙──大部分人對內容感到震驚,彷彿看到什麼不得了的東西,親共人士則覺得他們是「天殺的自由主義者」。針對這種「愛CCP(中國共產黨)外國人」,志願者直言「我是實在不懂他們在做什麼大夢」。

「這世界很複雜不是嗎?」志願者感慨。無論如何,「大翻譯」顯然引起廣泛迴響,甚至有親共人士模仿它成立「西方反人類輿論」(The Great Hypocrisy Movement)帳號,並指控「大翻譯」是在散布假訊息。

用民族主義與復仇填補空虛心靈

儘管「大翻譯」的目標觀眾是外國人,但是否也能反過來影響中國民眾,激起一些啟發和反思呢?志願者對此抱持比較悲觀的態度。

「人們並不會自己想要民主,他們只是想要自己過得自由」志願者引用自己教授曾對他說的話,並指中國國內許多人認為「大翻譯」是叛徒,出賣了中國這個「小圈圈」──儘管這個小圈圈高達14億人──的「秘密」。

志願者進一步說明,反對者約可分為兩類人,第一類是指責「大翻譯」選擇性翻譯、操縱外國人反華;第二類算是某種「變相支持」,覺得中國對資本主義的「戰鬥」能直接輸出挑戰西方,也不啻一件美事。

「這種非常有趣的民族主義和復仇主義,其實填補了很多中國人空虛的心靈」志願者表示,在空有共產主義皮囊卻完全變成資本主義的國家,在不能反抗秩序的狀態下,「仇恨很容易就能引導至外國人身上」。

中國網友對「大翻譯」的立場被做成梗圖。志願者解釋,最左邊是完全信任中國政府的「兔友」(約等同「小粉紅」),最右邊是支持自由主義、對今日中國社會感到痛苦無奈的「鼠人」,他們常以厭世反諷的方式表達異議。(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志願者指他個人看來,「大翻譯」本身就具有一種犬儒的內核,「不拒絕的冷漠、不認同的接受、不反抗的清醒……既然我們在國內被變成了老鼠,為什麼不打個洞出去呢?」

海外華人面臨抉擇,但也獲得「機會」

一些人批評「大翻譯」會加深國際社會對中國人及亞裔的歧視,志願者回應,既然基於種族或國籍的歧視一直都會存在,海外華人不妨把「大翻譯」當作一個「機會」。

志願者坦承,「大翻譯」幾乎是半強迫地讓海外中國人不得不面臨抉擇:支持國內反人道主義言論和宣傳機器,或者支持人道主義及普世價值

志願者明白一些中國人是為追求更好的生活,所謂「歲月靜好」而來到歐美國家,並未清楚定義自身政治立場,但盼「大翻譯」能讓他們意識到中國的意識形態變化,而如果他們選擇支持人道主義,將更有機會融入當地社群、破除刻板印象

但倘若這些人自己正是「被翻譯」的對象,「那麼我們對他們可能受到的關注沒有遺憾,因為這是他們本就應該受到的待遇」志願者說。他指出,美國高等教育機構及企業審核錄取者時也經常進行社群媒體調查,不過僅限於英語平台,「我們只不過是完成他們本該做的工作」。

志願者也強調「大翻譯」支持言論自由,他們絕非號召剝奪某些人的基本權利,只是選擇利用翻譯帶來的「社會壓力」來推動變化。

不是「小粉紅」的海外華人成重要戰力

出於安全考量「大翻譯」參與者無法透露自己的背景,不過能想見,其中有頗為重要的一部份是由海外中國人及其他國家的華人組成,《信傳媒》採訪的兩名志願者也是其一。

外界或許會想像中國留學生可能較開放、親西方,期待他們成為中國改革的主要動力,然志願者坦言,大部分人其實仍支持中國政府,也經常使用微博、知乎等中國社群媒體。

「他們一方面在海外離岸愛國、支持CCP、發表反人類言論,另一方面又喜歡扮成一副和善的樣子給外國人看」其中一名志願者說,「哪怕脫離了這片土地(指中國),雞和蛋的聯繫並沒有消失,反而還因為和家鄉的距離而有所加強」。

然而「大翻譯」的成員顯然有別於上述這些人,是什麼因素讓他們抱持不一樣的想法?《信傳媒》聯繫的志願者指每個人經驗不同,傾向自由化的家庭環境、曾在中國受到不公平待遇、獲得良師啟蒙等都是可能因素,而他們將自己的情況歸因於在國外接受教育。

最後談及「大翻譯」接下來可能發展,受訪的志願者表示他們會繼續按目前模式營運,也鼓勵有志參與的網友一起使用「#大翻譯運動」標籤,使它能持續下去,不被有心人士汙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