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滿月 普丁若跨越「這條紅線」北約就該出兵

國際

本文作者為:葉禮庭(Michael Ignatieff),俄裔加拿大學者,目前是匈牙利知名私立大學「中歐大學」(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歷史學教授,他曾任該校校長、加拿大現行執政黨自由黨黨魁。

我們知道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想要什麼:把烏克蘭從地圖上消除。我們也知道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想要什麼:讓烏克蘭繼續以民主國家方式存在。問題在於西方陣營想要什麼,他們的戰略目標為何?

截至目前為止,西方的目標框架是消極的:避免與俄羅斯開戰,同時盡力幫助烏克蘭人。這代表他們必須拒絕澤倫斯基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設置「禁航區」的要求,然而,西方的戰略不能建立在「它不會做的事情」上面,北約及其盟邦必須制定一項積極目標

普丁節節敗退?下定論為時尚早

烏克蘭被入侵之初,許多人預測俄羅斯會快速取得勝利,西方陣營本能堅持「鍵盤嘴砲」(virtue signaling),一方面大讚澤倫斯基及其政府英勇無比,一方面悄悄準備讓他們撤離流亡,但澤倫斯基拒絕了這項提議。現在,烏克蘭人展現出他們的能耐,而北約正對烏克蘭輸送反坦克和防空導彈,並和烏克蘭指揮官分享軍事情資。

西方正在打一場「代理人戰爭」,而在這樣的戰爭中,是由代理人決定戰爭目標。當代理人戰況順利時,從迫使對手落入丟臉的僵局到政權更替,設想一個更具雄心的目標顯得相當吸引人。但這也可能帶來戰略傲慢的風險,忽略俄羅斯對陷入經濟困境早就經驗老到,俄羅斯民眾起而反對克里姆林宮之前,它還能承受許多經濟制裁。而預期普丁的「小圈圈」會起而罷黜他,也是過於自大。

普丁正節節敗退,要下這個定論還為時過早。隨著馬立波(Mariupol)和哈爾科夫(Kharkiv)遭到重創,普丁轉向更具毀滅性也更有效的的策略,或許就是在為攻擊基輔(Kyiv)做準備。西方及其代理人都沒有宣布「政權更替」為戰略目標,畢竟這種目標可能會刺激普丁進一步將暴力和危險升級。

西方為其嚴厲制裁沾沾自喜,但制裁畢竟是把雙面刃。每位西方領袖都清楚,高油價代表國內會出現政治麻煩,尤其是在選舉年。如果西方進一步減少俄羅斯能源進口,或者如果俄方自己關閉油氣管線,經濟衰退甚至蕭條的陰影就在眼前。

保護澤倫斯基政府,就是拯救烏克蘭

西方領袖或許擔憂制裁可能帶來的長期經濟影響,但他們也知道以烏克蘭人為代價,只關心自身經濟──也就是他們自己的政治前途──是非常可恥的,而且不只有烏克蘭人會這麼覺得。當俄烏戰爭前所未見地掀起西方選民的怒火,犧牲烏克蘭人拯救西方經濟,將是非常糟糕的政治及戰略操作。如果俄羅斯的勝利仍可避免,西方必須加強對烏克蘭軍隊的援助,把普丁逼到損失慘重的僵局,然後藉由談判達成某種協議,讓烏克蘭至少有一部份完好無損、掌握在澤倫斯基政府手中。

即便現在,西方仍須做好最壞而非最好的打算。最糟糕的局面就是基輔經過長期圍城和砲擊之後,澤倫斯基政府陷落。提供烏克蘭軍火以提升其防空、反導彈和反砲擊能力是突破包圍的關鍵,然而如果這些無法抵擋俄軍,西方必須面臨抉擇:是否袖手旁觀俄羅斯轟炸烏克蘭總統府,摧毀一個民選政府。澤倫斯基政府垮台將是普丁夢寐以求的勝利,如此一來,普丁將能把烏克蘭作為主權國家的存在從地圖抹除,並開始把他新征服的人民「俄羅斯化」。

這項最糟的可能發展,應該讓西方領袖採取「戰略清晰」和「道德清晰」──西方在俄烏戰爭的戰略目標,應該是「保護並維持澤倫斯基政府運作」。捍衛澤倫斯基政府就是捍衛烏克蘭,俄羅斯任何摧毀澤倫斯基政府的意圖都應視為踩到西方紅線,此時他們應向普丁傳遞一個訊息:如果他不住手,西方將以武力回應

西方政治領袖正好有個機會,在本週舉行的北約峰會決定他們的戰略訊號。如果他們能達成共識,北約軍事領導階層將負責制定戰略計畫,以大聲且清晰地傳遞訊息。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是由《信傳媒》洪培英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