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in台灣》以毒攻毒?西方的魔鬼交易 拉攏其他獨裁者打擊普丁

國際

本文作者為:奇希羅斯基(Maciej Kisilowski),匈牙利知名私立大學「中歐大學」(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法律與公共管理學副教授。

西方領導人爭相對抗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殘忍的復仇主義(revanchism)時,似乎愈來愈樂於與其他專制政權展開浮士德式的交易。因此,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3月16日前往沙烏地阿拉伯會見該國實際掌權者,王儲穆罕默德.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這使強生成為2018年沙國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被殘忍殺害以來,願意和沙爾曼會面的少數西方領導人之一。

強生是為了尋找俄羅斯石油的替代品,而他的行程與美國國安會拉丁美洲首席官員龔薩雷茲(Juan Gonzalez)之前訪問委內瑞拉非常相似,龔薩雷茲同樣與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Nicolas Maduro)的政府展開會談。美國也允許土耳其當「和事佬」協調烏克蘭和俄羅斯,儘管這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國家的民主紀錄相當糟糕。

西方與專制政府的「浮士德交易」

最令人震驚的,是歐盟和北約願意讓波蘭的「非自由政府」身負重任。波蘭實際領導人、執政黨法律正義黨(PiS)黨魁卡臣斯基(Jaroslaw Kaczynski)之前作為波蘭、捷克漢斯洛維尼亞政府領袖代表團的一員,前往飽受戰火蹂躪的基輔,並因此登上全球頭條,西方媒體盛讚其「勇敢姿態」。

然而,由卡臣斯基代表西方民主發言實在是很超現實。1989年起卡臣斯基整個政治生涯都是在挑戰歐洲的民主秩序過去7年來,他的政權將波蘭從中東歐的民主前鋒,變成全球「專制化」最快的國家之一。

西方新進對波蘭的依賴,令人不安地想起2015年難民危機期間西方同樣仰仗土耳其。如同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同意以阻止敘利亞難民前往歐洲交換60億歐元(約66億美元)金援,卡臣斯基儼然成為西方最新「專制掮客」。土耳其與波蘭,這兩件事的根本原因完全一致:西方嘴巴上講的原則與其願意做的事情之間,存在無法協調的矛盾

2015年歐洲人逐漸失去接受尋求庇護者的耐心,1951年《難民公約》的明確規定卻又迫使他們接納任何「生命或自由面臨嚴重威脅的人」,而與土耳其達成的協議似乎解決了這項困境。與其公開藐視《難民公約》,歐洲人寧願將確保難民停留原地髒活留給土耳其人。

現在,相似的道德承諾「非常規引渡」(extraordinary rendition正在波蘭上演。西方堅定支持烏克蘭維持領土完整,視俄羅斯入侵威脅整個歐洲秩序,卻不願派兵來保衛這個秩序。

波蘭躍升西方的「專制掮客」

由於另一個「準專制」北約國家匈牙利已拒絕對烏克蘭運輸的軍援途經該國領土,波蘭與烏克蘭邊境的狹長地帶便成唯一可行路線。波蘭確實是冒著巨大風險讓軍援借道此處進入烏克蘭,因為俄羅斯已指軍事補給車隊是合法攻擊目標。而且如同2016年的土耳其,面對數百萬烏克蘭人逃離戰火,波蘭預計收容一大部分難民。

現在西方需要波蘭幫忙,而恢復友好關係則從「繳納頭期款」開始。正如美國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es)對卡臣斯基的魁儡、波蘭總統杜達(Andrzej Duda)所說的那句妙語「患難見真情」,而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駐波蘭大使莫斯巴赫(Georgette Mosbacher)更進一步表示,歐盟和美國應當為過去批評波蘭民主倒退「向波蘭道歉」。

歐盟之前因波蘭公然違反法治而合理凍結要撥給他的資金,但有傳言指波蘭已經收到這筆款項。外界推測,歐盟提供這些資金是為了交換波蘭在法律上做出一些虛有其表的改變。

然而,這些做法不僅不會讓波蘭政府致力貼近歐洲價值觀,反而是為它壯膽、賦權──尤其是法律正義黨將能用新的資金收買選民支持。值得一提的是與歐盟達成協議不過短短幾個月,2016年7月土耳其反對派政變失敗後,艾爾段開始大肆肅清司法機構、公務機關、媒體和大學,約4萬人被捕入獄,而歐盟基本上只是袖手旁觀。

與土耳其類似的發展已在波蘭出現。3月10日波蘭憲法法庭宣布《歐洲人權公約》(Europe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有幾項關鍵條款違憲,這個法庭是一個充滿卡臣斯基死忠支持者的「偽機構」。至此,波蘭成為俄羅斯以外唯一一個拒絕歐洲1950年劃時代人權公約的歐洲國家。波蘭政府下一步很可能是提前舉行大選,目的是鞏固權力至2026年。

西方決定將可憎的專制政權納入西方聯盟,波蘭、土耳其和委內瑞拉民眾不會是唯一因此付出代價的人。浮士德式交易往往會產生意想不到的後果,而把獨裁者當成解決問題的答案並不可靠。卡臣斯基及其隨行人員前往烏克蘭,據悉布魯塞爾的歐盟代表對該訪問一度可能成為「第三次世界大戰導火線」感到憤怒,而卡臣斯基隨後表示應在烏克蘭部署北約地面部隊,並未緩解這些憂慮。

為了團結迎合獨裁者

儘管危機當前,西方政治人物實在不必為了實現團結而去迎合獨裁者。考慮到波蘭國內對烏克蘭的支持早已無處不在、自然發展,卡臣斯基永遠也不敢阻擋歐盟或北約的援助,而任何額外讚譽和慷慨都是讓他在政治上不勞而獲。

此外,幾乎永遠都存在其他選擇。2016年美國金融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等知名人士提出建立歐盟難民永續制度嚴肅建議,若能確立這項制度,與艾爾段達成協議便不再那麼必要、迫切。歐洲人同樣不必接受俄烏戰爭勢必是一場持久戰,相反地,歐洲和美國都能竭力支持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政府一再嘗試和普丁尋求談判解決。

如果我們必須在道德上有所妥協,與行為不檢的政府合作,我們就應專注於能解決危機的協商本身,而不是恐怕會在未來造成問題的附帶交易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校稿潤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