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小農》世界地球日 想想人類如何面對下一場大流行

努力小農

去年4月22日地球日,蔡英文總統宣布台灣正在積極布署2050年達到淨零排放的可能路徑,今年3月30日國發會也公布了2050台灣淨零排放路徑圖。我們真能解決未來的問題嗎?2050年還有28年,每一年、每五年、每十年的里程碑是什麼?至少我還看不到2025非核家園的路徑圖,核電廠燃料池中超載的核廢料如何清出,都沒有解決方法。

地球環境生態是多個龐大複雜的系統組成,系統性的問題,不是靠單一的解方,就能一勞永役,我個人相信,溫室氣體全球暖化的問題,不是減碳一個選項或標準答案,需要系統性、多層次、多元的解決問題。

救火的把我家拆了

這幾天台灣的新冠染疫每日確診人數破千,很可能迅上萬,造成很多人的驚恐,許多活動暫停,剛有點起色的餐飲、旅遊業的生意再度重創。看看上海,更慘,封城封到許多人餓肚子,生病沒得醫。有些人自我嘲諷,可惜沒得新冠,得到至少不會餓肚子。

今年是第52屆地球日,這個半世紀前由美國嘻痞發動的環境覺醒運動,現在成為眾多企業的「漂綠日」,「保護地球」形成牢不可破的口號,然而46億年的地球需要人類來「保護」嗎?

2021年地球日,蔡英文公開宣布台灣要正在規劃2050碳淨零。(圖片來源:蔡英文臉書)

從其實不怎麼厲害的新冠病毒,帶來全球的大流行病,顯示人類的脆弱與無能,有人形容:家裡的廚房失火了,救火的破門而入,跑來把客廳、臥室、浴室都拆了,但是廚房的火還越燒越旺。

回顧SARS、新冠病毒,其起源是野生動物,棲息地破壞,病毒逸出,再加上農糧系統成為傳染源的載具,和全球化的人流、物流加速傳播,形成了完美瘟疫風暴,24個月席捲全球,考驗的不只是人類的公共衛生,更是政治領導力、以及對人權的定義;是不是單一的病毒疫病可以無限上綱的限制人民的思想、行動、言論自由?

新冠病毒有很多不確定的,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如果我們不能誠實面對地球生態,未來還會有其他的大流行,病毒不一定能消滅人類,但是人類已能能力消滅自己。

10%的我,怎麼可能打敗90%的我?

如果從生物學、生理學來看,人類身體細肥的構成,10%是人類,90%的細菌(包括病毒)。從許多現代科學、神經學、生理學的證據顯示,人的思想、行為、外貌,甚至命運都是由身上的細菌所決定的。如果了解這一點,你就釋懷新冠病毒的衝擊,這根本不算回事。

我們可以化約的這麼看,新冠是微生物對人類下的一份戰書:如果你們再肆無忌憚的破壞生態環境,最卑微的細菌會重新拿回地球主宰的地位。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現已佔據西方國家的媒體版面,歐美紛紛解封,人們已經開始走出對新冠的恐慌,反而更擔心俄羅斯會不會動用核武,有些人開始搶購碘片,以備不時之需。如果看統計數字,歐美國家罹病、死亡人口,以及死亡率都遠高於亞洲國家,看似與文明民主化程度成正比。

目前大家只在談UNFCCC(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去年12月英國格拉斯哥召開COP 26第26次會員國大會,台灣人只擔心會不會被其他國家徵收碳邊境稅。台灣在3月30日拿香跟拜的淨零路徑圖,只有耀眼的70%綠能,其他乏善可陳,但是台灣電網能否調度、如何調度 70%綠能,根本沒有人關心。(在這裡我可以預言,沒有充分溝通、諮商,盲目的發展的路徑圖是不可行的。好在,台灣人沒有人會當真的。我也可以預言,2025非核家園註定跳票 – 該負責的人只做到2024)

與UNFCCC同時問世的森林原則、生物多樣化公約,以及21世紀議程現已乏人問津。

1992年我和一群環保伙伴轉了5趟飛機到巴西里約,參加目擊了地球高峰會,UNFCCC就是在那時候簽署的,除此之外,還有一起相互配合,同步並進的《生物多樣化公約》、《森林原則》、《21世紀議程》,這必須要一起修練才有效果。在台灣對於這三項不具約束性的公約,更是乏人問津。

我相信如果只是談減碳,而不談台灣系統性架構問題,只是減碳、減碳、減碳嚷嚷上口,其實是捨本逐末的,反而浪費時間和資源在無用或無效的工作上,錯過了及時解決問題的時機,可能造成更大的環境生態危機。

小農種碳不只是種碳

最近研究農業減碳,按照聯合國農糧組織的研究,食物系統的碳排放佔人類活動的三分之一,比能源、交通運輸、工業排放的更多,這是很多人無法想像的,然而在國際碳稅或環境稅方面,並沒有人會對農糧課徵的,因為農民在各國相對都是弱勢,而真正的源頭是農業「綠色革命」後的大面積工業化耕作,使用大量的化肥、農藥,摧毀了土壤的微生物生態。

我們之所以從小農種碳開始做起,因為小農本身就是地區生態體系的一部分,也是全球碳、氮循環的一環,小農可以保留生態多樣化,也可以保護森林,這不是大規模機械化耕作所能做的。

小農多在城鄉交界處,野生動植物生圈和人類活動的交界處,也是人類食物鏈的供應地,這些地方更是生態敏感區,小農身負食物供應和保護生態的雙重責任。

食物是最好的教材,食物是知識的載具,讓大家知道生態、生活、生命、生產是一體 的,唯有健康的環境、土壤,才會有健康的食材、食物,才有健康的人,透過食物供應鏈,承載生態環境知識鏈,才是真正深入人心的教化。

減少剩食,減碳10%

此外,如何吃也非常重要,從很多的研究報告指出,剩食佔了食物碳排放的三分之一,如果農糧的碳排放佔三分之一,其中三分之一是剩食,光是解剩食,就可以解決11%的碳排放。

我審視我家,大約也有三分之一的食物被浪費掉,買得太多,吃不掉,壞掉造成浪費。如果吃了這些食物,碳就封存在我自己的身上(變胖、積食,不健康),所以我改變習慣,不去買太多的食物,減少剩食的浪費。

但是看到超市,很多即期食品賣不出去,也是註定被銷毀的,還有在田園無法上市的「醜食」,也是浪費。如果我們能夠好好減少剩食浪費,就能減少10%不必要的溫室氣體排放。

所以我們寧可選擇小農的食物,貴一點,但少買一點,吃的好一點,精緻一點,但是可以更健康,更能幫助保護環境的小農,才是正本清源的解決之道。

驅除恐懼勇敢面對

當然我們更要要求大企業、國家政府機關也要做到多層次的保護環境、減碳。相信淨零不是口號,而要形成政策、執行方法,以及改變每個人的思想觀念,審視自己生活、工作方式,如何更健康,更快樂的生活。

要讓新冠病毒清零,是不可能的,但是讓我們自己碳淨零,不是不可能的。做好碳淨零,則是面對下一場瘟疫大流行的最好解方。

上世紀的品管大師戴明的理論是「驅除恐懼 Drive out of fear」,品質就是解決問題,當我們遇到問題,不是恐懼,更不是指責他人,加強組織內外的相互恐懼,而是合作,審視系統、結構,找出問題的原因,利益相關人一起策劃,動手解決問題,再檢視問題是否真的解決,持續改進。

面對瘟疫病毒,全球氣候變遷給人類帶來可能滅種性的災難,我們不應恐懼,交相指責,而是認清問題的根源,協力消除問題的根源,才是面對下一場災難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