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一週年》西方制裁效果不如預期背後...逃稅與洗錢天堂仍在金援普丁

俄烏戰爭

本文作者為:

格羅德尼申科(Yuriy Gorodnichenko),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C Berkely)經濟學家;

索洛古布(Ilona Sologoub),烏克蘭智庫「烏克蘭之聲」(VoxUkraine)編輯。

逃稅行為自古有之,但全球化已將避稅、逃稅及洗錢變成一種有利可圖的商業模式。過去幾十年間,開曼群島(Cayman Islands)、百慕達(Bermuda)、賽普勒斯(Cyprus)和愛爾蘭等離岸逃稅天堂紛紛湧現,幫助企業和有錢人以前所未見的規模藏匿利潤和個人財富。

那些人存在離岸逃稅天堂的錢到底有多少,是出了名地難以統計,然而2018年一篇論文估算全球GDP有將近一成位於低稅率地區。近年諸如「巴拿馬文件」(Panama Papers)「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潘朵拉文件」(Pandora Papers)等遭到公布的機密文件,揭露了這個黑暗的金融系統,以及全球企業和政治精英們的避稅方法。每次揭露這類文件,都會引發民眾強烈抗議並要求改革,就連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都稱逃稅是一種罪惡(sin)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反映逃稅天堂對支持專制政權發揮了關鍵作用,凸顯管控離岸金融的迫切需要,同時也顯示我們在這方面的進展多麼微乎其微。

全球GDP近一成位於低稅率地區

例如,2013年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發起「防止稅基侵蝕與利潤移轉」(BEPS)計畫,該計畫是一套企業稅改革措施,旨在確保跨國企業支付公平、合理的稅金。儘管138個國家贊成這個計畫,迄今它卻沒能取得多少成果。正如2020年一篇論文所指,BEPS未能引入適當的會計準則,使它無法因應更惡劣的企業避稅、逃稅模式。

缺乏進展其中一個原因在於,BEPS和其他類似計畫勢必會遇到「集體行動」這個問題:若想有效改革稅制,就得徵求所有國家的同意。儘管一些國家試圖打擊逃稅,其他國家卻樂於透過降低稅率、阻礙資訊共享以吸引外資。許多西方國家多年來一直從非法財富中獲益──例如,允許非法財富透過購買倫敦、紐約等地房產的方式「洗白」──這項事實使問題更為複雜。因此,推動全球稅改的努力已經陷入停滯。

不過這場戰鬥還遠未結束。公債和赤字增加迫使西方政府四處尋覓新收入來源,而逃稅天堂成為顯見的目標。民眾對收入和財富不平等感到憤怒,同樣對決策者構成龐大壓力,讓他們不得不打擊海外逃稅產業。

俄國寡頭利用離岸財富攏絡西方極右派

然而,俄烏戰爭才真正改變了遊戲規則。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及其親信多年來一直仰賴位於離岸逃稅天堂的空殼公司提供資金,以公然貪污干涉選舉顛覆民主大外宣和散播假新聞

俄羅斯寡頭一直是上述行為的核心角色,長期以來他們被視為普丁政權的魁儡,利用隱藏在各大離岸逃稅天堂的資金拉攏歐美極右派極端份子。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前私人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2016年向成人片女星「暴風女」丹尼爾斯(Stormy Daniels)支付封口費時使用的空殼公司,據報曾從一家與俄國寡頭維克賽爾伯格(Viktor Vekselberg)有關的公司收到100多萬美元。2014年法國極右派政黨「國民聯盟」(National Rally,當時稱為民族陣線)從一家俄國銀行獲得1200萬美元貸款時,該黨創始人暨前領導人瑪琳.雷朋(Marine Le Pen)從一家與「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KGB)有關的賽普勒斯離岸公司得到另外250萬美元貸款。

去(2022)年2月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以來,那些原本貌似各自獨立的醜聞,已被認為是系統性攻擊西方民主制度的行動的一部份。多年來普丁的寡頭們大舉動用俄國的離岸資產──其規模估計比俄國官方外匯存底高出三倍──資助那些親克里姆林宮(Kremlin)的宣傳機構、智庫、極右派政治家和激進團體

逃稅天堂削弱歐美對俄制裁效果

為俄羅斯發動侵略感到震驚的西方政府,迅速對普丁的政治盟友施以各種制裁,像是凍結俄國寡頭的資產沒收他們的遊艇和別墅。然而這種做法僅觸及表面問題,如果西方政府真想保護自己和其他人免受俄國干涉,就必須認真打擊離岸逃稅天堂,這些地方正在限制他們實施經濟制裁的能力。還有一點也至關重要,那就是懲罰那些協助「俄羅斯洗衣店」(Russian Laundromat等洗錢機制的金融機構據報奧地利的美因爾銀行(Meinl Bank)及其他機構都牽涉其中。

烏克蘭總理什米加爾(Denys Shmyhal)等人提議,俄羅斯應該承擔重建烏克蘭的部分費用(總費用目前估計超過1兆美元)。為此,國際社會可以利用俄國寡頭在海外的財富。除了凍結屬於俄國政府及國有企業的資產,英國倫敦梅菲爾區(Mayfair)、法國阿爾卑斯山滑雪勝地古謝維爾(Courchevel)、義大利科摩湖區(Lake Como)也座落許多可供重建的資金。

俄烏戰爭凸顯離岸金融體系正在威脅以規範為基礎的全球秩序,為西方政府提供契機去落實更公平稅制、減少不平等、遏制貪汙,並消除對全球穩定的威脅。如果浪費這個機會,我們將在稅收損失、民主侵蝕和人員傷亡方面付出沉重代價。在此借用一句列寧(Vladimir Lenin)的名言我們絕不能讓俄羅斯賣給我們用來吊死我們自己的繩子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編輯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