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馬汽車燒光350億元人民幣、裁員4成 中國5年逾200家電動車商倒閉

中國企業

中國電動汽車發展如火如荼後,一些傳統車企華泰、眾泰、力帆、海馬汽車黯然離場,進入2022下半年,「賣一台電動汽車車虧損10萬元人民幣」,新能源車商也出現倒閉潮,其中威馬汽車裁員4成、主管薪資砍半,燒光350億元人民幣,最受市場矚目。

250家電動車商倒閉或燒光資金

中國汽車市場的競爭激烈,2019年有500多家註冊的電動汽車製造商,其中許多是尋求政府補貼的小型企業。隨著特斯拉和比亞迪公司等本土製造商佔據主導地位,超過一半的公司倒閉或資金耗盡,分析師預期3年內將死掉90%電動車商。

2023年2月14日,中國《新浪網》率先報導,曾獲騰訊、百度等金主投資的威馬汽車燒光350億元人民幣(約1540億元台幣),爆出欠薪和裁員,有些員工被無償勸退。

威馬是中國最早一批打造電動汽車的新勢力,曾經和蔚來、小鵬、理想一起被網友並稱為「新勢力四小龍」,如今銷量低迷、債務纏身。雖然威馬仍在努力借殼上市,試圖力挽狂瀾,但負面傳聞頻現,不可否認的是,威馬汽車正陷入困境。

威馬3年累虧超174億元,

威馬汽車醜聞連環爆,例如,該公司2021年巨虧82億元人民幣(約360億元台幣),即便3年(2019-2021年)累虧超174億元人民幣(下同),管理層2021年薪資仍高達17.5億元人民幣,其中董事長兼執行長沈暉當年薪酬高達12億元(約53億元台幣),占了72%,其中,薪金及分紅約200萬元,剩下的均為受限股份。

沈暉坐領天價薪酬,但是威馬2019-2021三年的電動汽車出貨量總和不到7.9萬輛,低於3家對手一年的出貨量,2021年小鵬汽車交付98155輛,蔚來汽車交付91429輛,理想汽車交付90491輛。

《彭博》23日報導威馬落難的消息時指出,前Volvo高管沈暉於2015年創辦上海的電動汽車商威馬汽車,現在,它有可能成為中國僧多粥少電動汽車市場緩慢洗牌的犧牲品。

威馬汽車3年出貨量不如小鵬一年

本月稍早,沉暉在一份員工備忘錄中寫道,公司需要削減成本才能生存。11月21日另一份備忘錄顯示,已經全面減薪,10月份員工工資減少30%,一些管理人員減薪50%。

知情人士告訴《彭博》,自去年11月以來,威馬汽車至少解雇20%的員工,加上自願離職,導致員工總數減少約40%,約2,000人離職。被解雇的工人仍在等待遣散費,一些供應商和承包商的付款已被推遲或是僅部分支付。

幾年前相比,情況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當時威馬汽車被譽為中國最有前途的電動汽車初創企業,創造交付記錄,2020年計畫在上海科創板上市,這從未實現,它現在籌畫借殼上市,讓公司股票在香港上市。

零跑汽車香港IPO後股價狂瀉43%

同為電動汽車製造商的浙江零跑汽車去年在香港上市時遭遇了災難性的後果,9月29日首日上市,盤中卻狂跌42%,收盤大跌28%至34.55港元。

先前該公司首次公開募股(IPO)集資7.72億美元,每股發行價為48港元,2023年2月23日盤中股價約為27.6港元,比去年9月IPO發行價狂瀉42.5%。

隨著市場的成熟和競爭變得更加激烈,越來越多光鮮亮麗的電動汽車商被清洗出去。

富士康注資的拜騰汽車倒閉

例如,由騰訊和富士康資助、歐洲車商前高管成立的拜騰在大流行初期暫停電動汽車製造業務;恆大新能源汽車是另一家落難的新能源車企業。

根據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的保險數據,自2018年以來的5年內,威馬汽車的電動汽車僅售出約10.8萬輛。相比之下,市場巨頭比亞迪表示僅2022年一年就交付91萬1,140 輛純電動汽車。

上個月,威馬汽車有希望獲得新的資金來源,當時香港的汽車設計師和製造商Apollo Future Mobility Group宣布旗下子公司將以價值20.2億美元的股票,收購威馬汽車所有股權,為借殼上市鋪路,如果成功,它可以使威馬汽車利用資本市場籌集資金。

威馬汽車獲得12輪注資,虧損仍膨脹

但是當時Apollo Future Mobility也說,這筆交易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並指出籌集資金以增加電動汽車製造商的現金儲備,為重要關鍵。

財新網當時報導,到2021年10月為止,威馬汽車經過12輪的籌資,包括來自香港電訊盈科和信德控股的資金,但是虧損仍迅速膨脹。上汽集團的母公司2020年安排5億元人民幣(7300 萬美元)的投資,百度持有威馬汽車約5%的股份。

知情人士稱,最近被威馬汽車解僱的一些員工正在尋求法律援助,希望拿到遣散費,遣散費應該是他們的年資成以月薪,外加一個月薪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