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一週年》「否決權」成普丁護身符 聯合國安理會反成世界和平最大阻礙

國際政治

本文作者為:

伊藤隆敏,日本經濟學家,現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國際公共事務學院教授、東京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GRIPS)資深教授,在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第一次任期(2006-2007)擔任內閣府經濟財政顧問。

前情提要:

俄烏戰爭已逾一年,戰事仍無平息跡象,俄方指控烏克蘭無人機深入該國領土進行攻擊,據稱一架無人機在距離莫斯科100公里處墜毀,聖彼得堡機場一度關閉。同時,芬蘭加強邊界巡防,避免俄羅斯非法移民入境。

外交方面,俄羅斯致力鞏固己方陣營,美國則試圖削弱俄國聯盟。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近日出訪中亞五國,而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Aleksandr G. Lukashenko)正在訪問中國,預計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一週年,是反思這對全球影響的絕佳時機。除了造成人們數不清的苦難,俄國的侵略行為帶來歷史性的糧食和能源危機,導致全球通膨飆升,危及世界自新冠肺炎搖搖晃晃復甦的經濟。俄烏戰爭也凸顯出二戰結束以來奠定的國際安全秩序基石並不穩固,撼動全球並鼓勵德國、日本等國重新武裝

有些人仍試圖為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辯護,聲稱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東擴」某種程度上挑釁了俄國,然而事實上普丁揮軍烏克蘭時,烏國對俄國並不構成威脅。普丁並非試圖在烏國和西方逐步侵蝕之下捍衛俄國領土完整,他只是想追求自己的帝國野心。

俄羅斯戰勝烏克蘭的可能性,在其位於中東歐的鄰居之間激起恐慌,中亞、東亞國家也不例外。如果核武強權俄國能進犯並拿下比自己小得多的鄰國,還有什麼事情能阻止普丁下一步進攻波蘭,或者阻止中國侵略台灣?

安理會成為維持世界和平最大阻礙?

當世界亟需一致戰略,聯合國卻分裂又失能。俄烏戰爭爆發之初,俄羅斯否決了安全理事會譴責其侵略行動的決議,之後聯合國大會通過多項沒有約束力的決議,包括2月23日呼籲俄羅斯立即撤兵的決議。面對這個世代威脅全球穩定的最大危機,為監督、捍衛國際自由秩序而創建的聯合國,看來無法阻止自己邁向崩解。

問題在於聯合國的治理結構。建立安理會的目的是維持世界和平,然而5個常任理事國(美國、俄羅斯、中、法國和英國)擁有否決權,一直是達成這項目標的最大障礙。如今其中一個常任理事國對鄰國發動侵略戰爭,公然違反國際法和《聯合國憲章》,安理會卻完全無力實施經濟制裁或提出和平解方。

北韓一再違反安理會決議,同樣進一步侵蝕它的權威。2月18日北韓發射的一枚洲際導彈落在日本專屬經濟區(EEZ),而且據稱平壤正在準備進行第7次核武試驗。去(2022)年北韓對東海及日本海發射90多枚飛彈。美國領頭欲對北韓施加新制裁,然而由於中國和俄羅斯投下否決票,安理會對此一直保持沉默,引起美方批評

日、德應成具否決權的安理會常任理事國

聯合國無力處理這些對全球穩定日漸嚴峻的威脅,促使德國和日本擺脫他們數十載來避免發展強大軍力的方針。隨著歐洲爆發陸地戰,德國矢言增加1000億歐元(約新台幣3.25兆元)的國防預算,且(勉強)同意給予烏克蘭14輛豹2坦克(Leopard 2)。至於日本,深受俄羅斯侵略之舉震撼下,他計畫2027年將國防支出提升為兩倍(雖然日本首相岸田文雄首先必須想出如何支付這筆錢),並重新審視其國安戰略,好讓自衛隊在面對攻擊或攻擊發生前夕,能直接打擊位於海外的目標。

儘管日本對重整軍備許下新承諾,他仍維持其和平憲法,並因廣島與長崎的創傷而持續反對核武。雖然大部分日本民眾支持提高防衛支出,許多人仍相信美國主導制定的和平憲法是對的,該憲法限制日本軍事角色僅限於自衛。然而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加上北韓挑釁行為頻仍,還有中國愈來愈具攻擊性,在在凸顯強化日本威懾能力的重要性,並加快他放棄「和平理想主義」的腳步。

同時,保護自由式民主免受俄羅斯、北韓等侵略者傷害,需要一個有能力處理對世界和平威脅的多邊組織。為了履行和平捍衛者角色,聯合國安理會必須進行重大改革,例如日本和德國至少應成為擁有否決權的常任理事國。或者,如果某一常任理事國像俄羅斯一樣成為侵略者,應該暫停他的否決權。世界正處於災難邊緣,除了大幅改革全球治理的基礎以外,別無他法。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是由《信傳媒》洪培英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