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數位監管將上路!「矽谷眼中釘」EU副主席:科技巨擘正在威脅民主

社群媒體

本文作者為:

維斯塔哲(Margrethe Vestager),歐盟執行委員會副主席。

她主管市場競爭,素有「矽谷最大敵人」(silicon valley’s worst enemy)、「課稅女士」(tax lady)之稱。2021年她在歐洲議會公開支持加強台灣─歐盟關係,並關切台灣安全及民主。

未來幾個月一系列新法將在歐洲生效,要求科技巨擘對其所在並經營業務的社會承擔起責任,這類法律是全球首創。我們都聽過大型網路平台對我們的生活、民主制度、兒童心理健康經濟競爭構成危險,如今歐盟正著手應對這些問題。

上述每項威脅背後,都是相同的程序在發揮作用。演算法將對話範圍縮小至由數據決定的一小群「好友」之間,那些「守門員」則縮小線上市場範疇好為自己牟利。這種限縮帶來的風險,導致我們難以察覺自己身邊有更廣泛的世界和市場。

數十年來各國大多放任科技平台肆意行事,隨著它們日益控制全球資訊管道,卻幾乎沒有法律加以限制它們的行為。不過這種情況在幾年前開始出現改變,歐盟領銜全球致力透過確保公平及對民眾的基本保護措施,恢復數位經濟的平衡。

《數位服務法》將揭社群平台「演算法」神秘面紗

隱私問題首先受到關注。隨著各大平台藉由收集使用者資料,將其收入推至歷史新高,我們的隱私概念顯然也得與時俱進。因此,隱私應該是每個歐洲人所擁有之不可讓渡的權利。身為公民我們有權,而且「只有」我們有權畫下自己願意或不願意分享什麼資訊的界線

將隱私視為一項基本權利,體現在歐盟2016年頒佈的《一般資料保護規則》(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中。憑藉制訂該規則,歐洲為民主提出一個跟上科技發展的方法。今日我們已無法再退回提出該法令之前的狀態。而歐盟這一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立法行動,同樣啟發世上其他有司法管轄權實體(jurisdictions)的地方提出類似框架。

這一數據隱私倡議剛誕生不久,便爆發英國「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公司醜聞。我們獲知,臉書(Facebook)和該公司一名研究員分享了8700萬名使用者的個人檔案,接著這名研究員又將資料提供給為前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角逐2016年總統大選服務的政治顧問公司。突然間,我們全都開始懷疑自身數位生活的安全性,以及我們在網路上被監視、影響和操縱到何種地步。

網路平台隱身幕後──它們常聲稱自己只是傳遞資訊的「管道」──這面偽中立圍牆正被一點一滴拆除。有件事愈來愈明顯,即大型科技企業必須對它們及其演算法向全體用戶推播的內容負責。作為回應,2020年12月我們首次提出《數位服務法》(Digital Services Act,清楚明白地確立這一責任。

《數位服務法》是歐盟相關立法的核心,這些立法很快將規範大型數位平台如何處理它呈現的內容。法令將要求平台移除所有非法內容,同時確保用戶的言論自由不受影響;法令還會涉及平台如何使用演算法,決定我們能和不能看到什麼內容。法令將於今秋生效,目前我們正在決定哪些大型平台和搜尋引擎適用《數位服務法》。

《數位市場法》保障小公司能與大企業公平競爭

歐盟新數位法令要解決的最後一項重大問題,在於科技領域缺乏健康競爭。過去幾年監管機構對大型網路平台發起多項重要訴訟,其中一些案件讓民眾更認識到平台的不當市場力量。然而隨著數位市場日益複雜,我們需要新的系統性工具來完善一般的反壟斷措施。

《數位市場法》Digital Markets Act就是為了滿足這一需求而起草。該法列出一份「注意事項」(dos and don’ts)清單,旨在防止所謂「守門員」平台濫用它們在數位市場的地位,並確保市場仍有空間讓新進者能根據自身實力和現行「玩家」展開競爭。如同《數位服務法》將正式闡明平台對用戶有何責任,《數位市場法》將確立平台對其他市場參與者(通常是較小的公司)的責任。這將帶來一個更具活力、創新和公平性的科技市場。

我們在創紀錄的短時間內通過這項法案,並確保我們的工作是由「價值」而非科技。這點相當重要,因為儘管技術一直在變,價值卻不會輕易變動。

歐洲儼然成為全球科技監管的搖籃,令我們感到自豪。我們很高興看到,其他與我們共享相同民主和人文價值的國家正在起草類似的法律,我們依然希望能與其他國家協調我們的監管和規範制定工作。2021年發起的「歐盟─美國貿易與技術委員會」(EU-US Trade and Technology Council),是我們深化國際合作、確保科技是為所有人服務的一個初期例子,現在我們也與印度、日本、新加坡和南韓建立了類似的夥伴關係。

民主蓬勃發展需要開放的空間,在這個空間人們可以彼此交談、抱持異見、互相反駁並找到共同的解決方案。過去我們有公共廣場、民選議會、大學和咖啡館,當網路問世,它本有望將這些公共論壇拓展到全球。然而大型平台的崛起構成阻礙,將我們的對話分割為一個個不透明、受圍牆阻隔的空間,並因此對我們的民主造成威脅

如今,全球各地公民的任務就是讓這些高牆倒下。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編輯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