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俄羅斯女網球星難過在休息室裡遭受西方選手的「辱罵和仇恨」

國際體育

去年2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大多數國際體育比賽禁止俄國及其盟友白俄羅斯的運動員參加國際比賽。然而,網球協會採取不同的立場,允許他們在「中立的旗幟」下比賽。

莎芭蓮卡很難過自己被那麼多人仇恨

白俄羅斯的球星麗娜·莎芭蓮卡(Aryna Sabalenka)今年1月在澳洲女網公開賽贏得生平第一座大滿貫,球技一流,但還是被西方選手討厭。

英國《每日郵報》報導,24歲的莎芭蓮卡3月19日在加州印第安維爾斯大師賽中輸給艾琳娜.雷巴金娜後,抱怨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有些球員之間關係緊張,她無法理解為何自己在更衣室裡飽受網球界人士的「辱罵和仇恨」。

這位世界排名第二的女網選手以前曾表示,她對烏克蘭人沒有任何敵意,在莫斯科攻擊烏國時為他們感到難過,但是白俄一直是入侵俄國部隊的集結地,

「我真的很難過,因為我從來沒有在更衣室裡面對這麼多的仇恨。」「每當我輸掉比賽,IG上通常會有很多仇恨言論,但是在更衣室裡我從未面對過這種情況,真的很難理解為何有這麼多人無緣無故恨我,我什麼也沒做。」莎芭蓮卡在參加邁阿密公開賽之前表示。

烏克蘭選手朱蓮科恐慌症發作,退出比賽

「我有過一些類似經驗,不像吵架,但是我聽過其他球員講一些奇怪的談話,讓我難過的話,那段時間很煎熬,但是現在情況漸漸好轉。」莎芭蓮卡指出。

最近在印第安維爾斯大師賽上,緊張關係繼續存在,因為烏克蘭職業網球選手莉希亞.朱蓮科(Lesia Tsurenko)恐慌症發作,退出與莎芭蓮卡的比賽。

朱蓮科聲稱,她與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執行長史蒂夫西蒙會面後恐慌症發作,指責該組織對烏克蘭球員提供的支持極少。

職業女網世界排名第一的伊加·斯威雅蒂(Iga Swiatek)呼籲對烏克蘭球員提供更多支持,她譴責網球領導層做得不夠,但是2屆大滿貫冠軍得主白俄羅斯選手多利亞.亞薩蓮卡(Victoria Azarenka)表示,情況並非如此。

溫網老闆即將取消俄國和白俄選手的禁令

另外,在本賽季開幕的大滿貫比賽中,烏克蘭駐澳洲大使Vasyl Myroshnychenko看到比賽期間交戰國的觀眾揮舞俄國國旗,他呼籲主辦單位應採取行動。

2021年,莎芭蓮卡曾打入溫布頓網球的半決賽,但是由於SW19 (為溫布頓網球錦標賽的別名)老闆禁止俄羅斯和白俄羅斯的球員參加比賽,莎芭蓮卡被迫錯過去年比賽。

但是她今年夏季有望重返全英草地網球俱樂部(All England Club),因為溫網老闆即將取消禁令;莎芭蓮卡、俄羅斯球星梅德韋傑夫、魯布列夫等人都樂見網球賽解除俄國和白俄的禁令。

不只白俄球星莎芭蓮卡被西方球員討厭,俄國足球隊更火速被歐洲足球聯賽(UEFA)踢出去。

俄國隊火速被歐洲足球聯賽(UEFA)踢出去

俄烏戰爭歷經1年多後,俄羅斯足球隊3月23日晚間首次重返國際足壇,在伊朗首都德黑蘭與伊朗足球隊舉行友誼賽,終場以1:1踢和。

俄國隊被UEFA禁止參加2024年歐洲杯,但是目前俄羅斯足球聯盟 (RFU) 與國際足總(FIFA)、UEFA重新談判,希望保留參加已經排定的友誼賽資格。

烏克蘭隊提前幾日抵達倫敦,為3月26日溫布利(Wembley)足球場舉行的2024年歐洲杯資格賽做準備,正當俄烏戰爭持續13個月期間,烏克蘭選手譴責繼續與俄國隊進行體育比賽的國家。

烏克蘭足球隊長羅坦發表感性聲明

「與侵略者俄羅斯踢球的國家支持俄軍的侵略行徑,也支持俄國對烏克蘭的暴行。」烏克蘭足球隊長羅坦(Ruslan Rotan)22日譴責說。

「我們不必考慮那些國家,我們得忽略他們的存在,他們不值得關注。但凡尊重他國主權獨立的國家,都受到我們的敬重,忘掉俄羅斯的存在吧。」羅坦指出。

「你們是地球上對烏克蘭最友好的人,溫布利的比賽不僅是烏克蘭球員或教練的比賽,也是整個烏克蘭的比賽,我對支持烏克蘭抗擊敵人的盟友表達感激之情。」羅坦感性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