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她創的「揭露22K」網站 讓無良企業無所遁形

焦點人物

跨性別者吳伊婷其實本身是金融科技新創公司的資安工程師,各種電腦疑難雜症幾乎都難不倒她。(攝影/陳怡樺)

在網路搜尋引擎中鍵入「吳伊婷」三個字,網頁上出現的不外乎是「跨性別」、「同志」等關鍵字。身為「台灣性別不明關懷協會」理事長,和台灣首對合法結婚跨性別伴侶的其中一方,「性別」兩字一直和她扣在一起,吳伊婷卻很想大聲告訴眾人,「我不是只能談性別!」

「跨性別」這個名詞去年在數位政委唐鳳入閣後,一時之間成為社會中最熱門的話題,不過就如唐鳳曾經說過,「我的性別其實不是一個問題。」

沒有高學歷,自學成為電腦、資安高手

吳伊婷除了有協會理事長頭銜外,她的正職其實是台灣知名區塊鏈和比特幣新創公司的資安工程師,負責維護客戶交易安全等。擁有資訊能力的她,過去還曾在施明德欲競選總統時,擔任競選團隊的資安主任,保護施免於受到政敵竊聽或網軍攻擊。

此外,目前她也同時擔任幾家小眾媒體的網站工程師,業餘時間則在外頭向一般大眾教授比特幣原理和貨幣學,「最多的時候,我同時有6張不同的名片」。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以為,她是哪個知名大學畢業的碩、博士生,又或是國外留學回來的。確實,吳伊婷喝過一點洋墨水,國、高中的學業是在大陸廣東的國際學校完成,但她的學歷也就僅僅停於此。「我從小就是大人眼中的問題兒童、問題學生,小學念過三間、國中也念三間,後來爸媽就把我帶去大陸。」

事實上,她從小被診斷有俗稱天才病的ADHD(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小時候最喜歡說的話除了「為什麼」還是「為什麼」。然而,她5歲的時候就開始看讀者文摘、小牛頓科學雜誌,9歲時學會拆解電腦再組裝起來,國中時期把倪匡的系列小說整整讀完4遍,高中創立校園廣播電台、揭發福利社收回扣的事實......。

天才與眾人眼中的怪咖只有一線之隔

她聰明過人、觀察力敏銳,但思想跳躍、無法專心在一件事情上,這都是ADHD的特徵,但在華人社會,天才卻往往被當成怪咖對待。

高中畢業後吳伊婷隻身回到台灣,因為跨性別或是沒有大學學歷的關係,工作到處碰壁,最窮的時候身上就只剩下88元,更一度罹患憂鬱症想要輕生。「不過,就一念之間,很難解釋,我突然就想通了。」

現在聽起來有些輕描淡寫,但這過程肯定不輕鬆。吳伊婷略帶自嘲地說,經過那段黑暗期後,自己可說是有點「矯枉過正」。也許是本身曾受到家庭、學校、社會的各種不友善,吳伊婷血液中不怕死的基因愈來愈發彰顯,而從高中開始,那份想要揭發不公不義的欲望也愈來愈膨脹。到最後,多年好友對她的評價也只有兩個字:「無畏」。

「我發現,有問題的是這個社會,不是我,為什麼我要負責?」

所有社會議題背後更深層的是人權

「我認為對的事情,在盡量不要影響到其他人的前提之下,我就會去做。」舉例來說,2013、14年喧騰一時、專門將只付22K的企業名稱曝光的網站「揭露22K」就是吳伊婷的作品。

她說,其實當初只是很簡單地想說運用自己的電腦資訊能力,把各大人力銀行22K的工作匯集公布,沒想到引起很大的迴響。之後她每天幾乎都會收到上百封郵件,有些是自己的公司沒有「上榜」,希望她能加上;有些則是感謝她,因為有了輿論壓力之後,老闆終於願意調薪。

現在在各大社會運動場合中其實都可以看到吳伊婷,從跨性別、教育,再到低薪議題等,她體會到,各項社會議題其實都有著關連性,那就是人權。「與其說是跨性別團體,我會說我們的協會是關心跨性別議題的人權團體,」吳伊婷表示,像是當一名跨性別者遭受到職場歧視,背後更深的其實是勞工人權問題。

吳伊婷過去曾經向媒體投書表示,「如果一個人不懂得尊重差異、包容他人、關懷弱勢,只曉得充實自己的財富、欺壓排除異己、沒有同理心、縱容錯事發生(甚至發生在自己身上也無彷)。他已經不是人,已經失去靈魂,變成了一個資本主義下短視近利的傀儡而已。」

吳伊婷笑說,要不是責任感使然,或許她早就去國外有更好的發展了。「在台灣確實有一些人需要我的幫助,我的信念是,只要有一個人受益,這就是對的。」她不想只談性別,因為其實她還有很多話想要告訴這個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