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見台灣憲政異象 蔡英文「副總統化」 陳內閣與強勢蘇內閣形成對比

政治

陳內閣上台轉眼已三個月。與前任蘇內閣比較起來,顯得安靜許多。感覺上,還沒有任何一項重大政策或改革是源自於陳內閣。三個月來,最受國人關注的政府政策是「全民普發六千元」,但那是蘇內閣研擬推動制定的政策,陳內閣嚴格來講只是沾光而已。

一個安靜無聲的內閣,並不是好現象,因為這表示內閣沒有讓人民看得見的作為,更別說讓人民興奮的改革。施政沒有主軸,政治議程空空如也,沒有重大政策的推動,自然失去議程設定的功能,造成今日社會輿論「黃鐘毀棄、瓦釜雷鳴」的怪現象,也就失去了執政的主場優勢。

長期下來,政府弱勢將成人民刻板印象,尤其在總統大選年,勢必不利同黨總統侯選人,後果堪慮。

大仁哥與強勢蘇揆形成對比

蘇內閣是史上最強勢內閣,毋庸置疑。那是因為蘇貞昌院長個人的能力與特質。能力不必說,論政治輩份,他高於蔡總統,可大膽放手去做;論政務嫺熟,他從地方到中央一路歷練上來,誰能甲伊比?論風格,他一貫強勢,雷厲風行,手下戰戰兢兢,使命必達。蘇院長的特質恰好都不是陳院長所具備的。或許因為這樣,陳院長內心也承受了不少壓力。

值得一提的是,陳院長在立法院答詢表現,不論是政治立場宣示或即席政策反應,都還不算太差。但整體來說,還看不出他的代表作會是什麼。他會這樣一路平庸到明年嗎?令人好奇,也令人擔心。

陳建仁在行政院的表現,相當程度上應和蔡總統態度有關。去年九合一地方大選慘敗後,除了12月大陣仗開國安會議,決定兵役延長一年,以及今年3月底出訪,4月會見美國聯邦衆議院議長麥卡錫外,蔡總統平常在做什麼,已非媒體焦點,國人也不清楚,也慢慢不那麼關注。

蔡英文漸漸「副總統化」

當總統主要時間在處理日常公務,接見重要或不重要外賓,逐漸減少和人民互動時,這不就是副總統的日常嗎?這某個程度或意義上不就形成「副總統化」嗎?真是前所未見的憲政異象。

蔡英文總統任期還有整整一年,做為國家最高領導人,國家主權的化身,憲政體制的中心,政府的舵手,國家機器的引擎,位高權重,忠實履行憲政上的角色與責任,她責無旁貸。但現實中,未來一年她想扮演何種政治角色?會扮演何種政治角色?也牽動陳建仁內閣的動向和表現。

從蔡蘇體制到蔡陳體制,前者像超跑,藍寶基尼大牛,780匹馬力,猛爆力驚人;後者像國產,裕隆納智捷,外形尚佳、220匹馬力、爬坡力明顯不足。兩種體制,一前一後,對比強烈,也照見台灣民主憲政的多變。

本文授權轉載自游盈隆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