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香格里拉對話》美中需要更多對話 東南亞避險 中國不以為意

國際

本文作者為:理查·毛德(Richard Maude),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作為亞洲地區規模最大的安全會議,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2023年度的香格里拉對話剛剛在新加坡落幕。今年峰會的背景並不喜慶:俄羅斯對烏克蘭血腥入侵仍在持續,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則繼續對全球事務採取不妥協態度

美中關係需要更多對話

要說在這兩天的國防外交活動中最顯而易見的事,那就是中美競爭還遠遠得不到有效的管理。兩國之間幾乎不存在積極有效的部長級雙邊對話,而兩軍之間的接觸則更為有限。今年年初,一個中國的間諜氣球在美國領空被擊落,美國總統拜登為重啟對話所做的努力也隨之泡湯。雖然有一些高級官員正在進行接觸並有可能為高層訪問鋪路,但就目前而言中國並不急於恢復接觸

美國警告,在臺灣緊張局勢升級的情況下,中國軍機和船隻極易擦槍走火的攔截行為正在令人不安地增加,美國的夥伴們希望中國能夠坐下來談談。他們認為重點應該放在改善兩軍之間的溝通以建立信任。在今年的香格里拉主題演講中,澳大利亞總理安東尼·阿爾巴內斯(Anthony Albanese)認為,兩國間更多的對話就是美中關係中「首要且最根本」的護欄。

美國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丁(Lloyd Austin)也在會議發言中強調了雙邊對話,特別是軍事領導人之間的對話。他表示正確的對話應該是「隨時且每次都能實現的」。 他繼續表示對話不是一種獎賞,而是必須要做的事。也許是顧及到兩國的鷹派勢力,他還補充說「晚宴時的友好握手」並「不能替代實質性的接觸」。

中國對「美中對話」不以為意

儘管發出了這樣的呼籲,中國國防部長李尚福依然回絕了奧斯丁的會晤請求。這並不令人感到意外,因為李尚福從2018年以來,就一直因採購俄羅斯武器而受到美國制裁。然而中國堅決反對更廣泛的國防外交關係是不可原諒的,當被問及是否要採取對護欄和建立信任措施,包括管理海上與空中的對抗時,李尚福說答案不是兩軍之間的對話;相反,西方應該「管好自己的事」,不要進入中國附近水域和空域。

李尚福認為,美國及其夥伴正在利用自由航行權作為「霸權」的藉口。他明確表示中國沒有興趣審查自身在印太地區的行為,並且重申了當前人們耳熟能詳的說法:「中國永遠不會欺淩或脅迫他人,不會尋求稱王稱霸。」但很多與會代表卻對這一言論的諷刺性並不陌生,比如菲律賓就針對中國近年來,尤其是在中國南海的言行不一向李尚福提出了質疑。

李尚福對此不以為然,中國的敘事針對的是國內聽眾以及所有對西方感到幻滅並條件反射懷疑美國的地區精英。主要由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官組成的中國代表迅速鼓勵東南亞自治,並將四方對話和AUKUS安全集團描述為東盟中心地位和地區穩定的破壞者。同樣,李尚福將矛頭指向美國的「例外主義和雙重標準」,他知道這一指控必能引發一些聽眾的共鳴。

西方國家注重俄烏戰爭

會議的第二個要點是關於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雖然這場戰爭令美國及其親密夥伴坐立不安,但東南亞卻對此漠不關心。在會議中不厭其煩地重複著必須反對俄羅斯的侵略,尤其是要防範亞洲出現類似情況的可能性,其重要性對西方來說是不言而喻的。

但俄羅斯和中國對戰爭及其原因的敘述,包括北約的「挑釁行為」,在亞洲許多欠發達的地區已經獲得了相當多的認可。比如印尼國防部長和總統候選人普拉博沃·蘇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就發表了一份看似即興的和平提議,呼籲「在當前的位置」實現停火,建立非軍事區,並在「有爭議的領土上」舉行由聯合國監督的全民投票。

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何塞普·博雷利(Josep Borrell)、烏克蘭國防部長阿列克謝·列茲尼科夫(Oleksii Reznikov)和其他許多人迅速譴責了該提議,認為它將導致不公正的和平。但中國代表對該提議表示歡迎,而一些抱怨因為呼籲談判就被自動視為親俄的東南亞與會者也回應了這一想法。

同樣引人注目的是拜登政府所描述的「夥伴關係的力量」在會議上得到了充分展現。來自美國、歐洲、英國、日本、澳大利亞和加拿大的領導人和部長們在俄羅斯和中國問題上異口同聲,圍繞對話和威懾發出了一致的呼籲。

東南亞追求「假和平」

此外美國領導的三邊會議也在會外舉行,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和菲律賓的「新四方對話」會議也召開了,五眼情報聯盟(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紐西蘭和加拿大)的國防高級官員也進行了討論。但引人注目的是印度卻不在場,其國防部長再次缺席了此次活動。 

然而,如果把美國與其印太地區和歐洲的盟友在香格里拉會議上表現出的強烈一致等同於東南亞的廣泛情緒那就錯了。

在發表會議總結講話時新加坡國防部長黃永宏再次對美中緊張關係,印太地區軍事化程度提升和發生衝突的風險提出了警告。一些東南亞代表悄悄地表達了自己圍繞美國對華政策的矛盾心理以及對川普可能在明年美國總統大選後回歸的擔憂,而印尼對四方對話和AUKUS的關切雖然隱晦,卻確實存在。

儘管東南亞在悄悄地避險,但它仍然擔心戰爭的風險。無論美中兩國之間的競爭是如何影響議程和主導討論,但地區領導人已經決心避免在兩國之間做出「容易招惹麻煩的選擇」。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林伶潔編輯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