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小農》循環農業與循環經濟 有健康的土地才能餵養健康的人

努力小農

環保老三樣永不過時

日前訪問循環台灣基金會董事長黃育徵,討論到工業革命後的「線性經濟」,就是從自然中取得能源、資源、材料,製造成產品,然銷售,消費,到丟棄,最後成為「無用」的垃圾,甚至是有毒有害的物質,長期危害人類。這是全人類面臨的共同難題,如何系統性的思考、轉型,或許回到農業做起,有機會找到解答。

正如人類還沒有想到如何回收、重複使用核廢料的既安全又經濟可行方法,就大規模使用核電,以為不會有副作用,可以恣意使用;福島核災後,要開始排放核輻射污染的廢水,各國才開始注意到這不只是一個偶然的「蝴蝶效應」,而是註定的宿命。

環保的3R老三樣:減量(Reduce)、重複使用(Reuse)、回收(Recycle)是永遠不會過時的。減量(Reduce),同時也具有拒絕(Refuse)之意,重複使用(Reuse)也有修復(Repair)之意。總的加起來,就是Regenerative或Recircular循環之意。

在古老的農業,其實是自然奉行了3R,除了沒有浪費外,還利用太陽能產生食物,供養了古代的人類,而且可以自己自足,生養更多子女。

目前的經濟走向快速生產、快速換代,快速消費、快速丟棄,快得讓人喘不過氣,這樣的生活、生產的產業生態,相信很快大家都受不了而崩潰、過氣。

Regenerative還有再生之意,由於我們生處於如此線性的快速消費的旋渦中,所有事務都快速、廉價、破碎化,很像是在太平洋出現的塑膠微粒的旋渦,同時地球人口密集的地方,陸地、淡水也充斥著這些塑膠微粒形成的巨大污染。

這是由科學家繪製出的塑膠微粒分布圖,顯示全球各地的海洋、淡水、陸地都充滿了無法回收處理用後即丟的塑膠微粒。資料來源

線性經濟伊於胡底?

無法回收、再生,也反映到我們的社會,台灣、中國、韓國、日本正面臨嚴重的少子化,即使各國政府都花上數以兆計的預算來鼓勵生育,防止人口無量下滑,但是整個快速消費型的社會、經濟、財政、政治、文化形成了一個沈重的網,讓人不想生,或是生不了。這是更深層的結構性問題,等到發現問題了,已經積重難返,反而是以更多的快速消費政策來「搶救人口危機」,例如大撒幣、社會住宅等揚湯止沸的立法、政策上,讓資源更集中在少數人手中,只是讓更多人絕望,形成惡性循環。

這是線性經濟惡果的一部分,其他支撐社會的產業也是如止。在「摩爾定律」下,晶片不斷加快處理速度,從數百奈米,到今天的數奈米,似乎沒有極限,但是這些晶片生產耗能且有無數毒性化學物質在製程中生產、使用、廢棄,也無法處理,未來的結果是什麼?

摩爾定律的晶片每2年速度翻倍,這麼快的結果,伊於胡底?(取材自維基百科)

移民外太空吃什麼?

農業是人類1萬多年前開始的產業,原來是循環再生的,即使是火耕刀耨,放火燒山,但在有限開發下,大自然仍能回復,從總體來說,也是一種循環作用,除非戰爭人禍,即使有自然大災難,人口還是可以保持成長。

農業提高了單位土地人口承載能力,但是也成為維繫人口成長的懸頂之劍。即使今天,仍有10億約1/8的人口在飢餓中,這數字在2019年因為新冠疫情和氣候變遷而上升。這也預告地球人類將面臨一波飢饉的衝擊。

我非常不了解,世界的頂尖富豪亞馬遜的貝佐斯,特斯拉的馬斯克,在地球賺了錢,留下一大堆問題,卻倡議、執行移民外太空的計劃,為何沒有人問一問,連地球的糧食問題都沒解決,移民外太空吃什麼?

我相信,到了外太空的人,應該是「易糞相食」,是一種「循環食品」的概念。

再生有機農業促進土壤碳匯

這些年談有機農業,往往限縮在不使用農藥、化肥上,近年也有許多國家興起討論「循環農業(Regenerative Agriculture)」,將農業的方向推向循環經濟的一部分,甚至也發展出了「循環農業認證」或是「循環有機認證(Regenerative Organic Cerified)」,而且和減碳認證結合,形成一股新興趨勢。

循環加上有機的農業,再加上土壤碳匯,或許農業永續會更完整。(照片來源/方儉提供)

參加國際減碳認證與交易的「小農種碳專案」,目的在增加土壤有機碳,而有機碳的來源是土壤中的微生物,而且是活的微生物,因為死的生物留下的死的有機碳,在土壤中很快就會轉化成二氧化碳而消失,唯有我們恢復自然循環再生的力量,讓土壤中的微生物、蚯蚓、昆蟲等自然興盛,才可能讓土壤微生物成長,如果只是人工添加有機肥,不但昂貴,且沒有效果,甚至過度施肥反而「鹹死」了土壤中的微生物。

不論農友使用何種農法,唯有土壤中微生物的生機蓬勃,才能有健康的土壤、土地,然後才能產生健康的食物,餵養健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