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約峰會》烏克蘭加入再等等 前總理「烏版鐵娘子」:烏軍能成北約重大戰力

俄烏戰爭

本文作者為:

尤莉雅.提摩申科(Yuliya Tymoshenko),前烏克蘭總理(2005、2007-2010)。她是充滿爭議的天然氣寡頭、知名女企業家,也是烏克蘭2004年橘色革命領導人之一,被暱稱為「天然氣公主」、「烏克蘭鐵娘子」。2019年她投入角逐總統大位,但輸給素人出身的現任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

前情提要:

7月11-12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召開領袖峰會,烏克蘭爭取加入北約。儘管有波蘭和波羅的海國家支持,北約各國僅同意在「具備合適條件時」邀請烏國入會,但未對烏國入會方式和時間提出具體承諾。

相形之下,由於土耳其終於點頭,瑞典加入北約指日可待。土國態度放軟後,美國表示將進一步推動與土國的F-16戰機軍售案。再加上土國表明將重啟加入歐盟程序,外界預期該國和西方的關係有望回暖。

這星期幾乎每個烏克蘭人都對立陶宛的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望穿秋水,我們在歐洲和西方的位置,將在那裡舉行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領袖峰會決定。

幾乎所有烏克蘭人都夢想加入北約,不過一年半前俄羅斯入侵我們的國家,迫使我們進入一場殘忍的戰鬥後,我們學到了現實主義嚴酷的一課。因此我們很清楚,實現我們的北約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自己也非常清楚,畢竟2008年我就是向北約秘書長遞交烏克蘭入會申請信的聯署人之一。至今烏克蘭仍在北約之外,並因此面臨災難性的後果。

烏克蘭盼戰後加入北約

當戰爭繼續在烏克蘭的領土上肆虐,沒有人預期我們能在此刻加入北約,畢竟根據北約第5條款(Article 5),這會迫使北約介入這場衝突。沒有人樂見北約和俄羅斯──一個魯莽輕率到令人髮指的核武國家──全面開戰,烏克蘭人也不例外。

但是這場戰爭不會永遠打下去。我們有能力又英勇的士兵,再加上我們的盟邦和朋友──除了北約成員外還有其他好幾十個國家,遠及日本──承諾提供我們所需的工具把俄羅斯趕出我們的領土,因此我們終會看到終戰的一天。烏克蘭加入北約一事,是攸關「戰爭結束後的需求」,是攸關「恢復還有維持歐洲和平」,落實北約最重要的目的

然而,北約內部有質疑讓我們入會的聲浪,且讓我試著消除這些疑問。

經戰場淬鍊烏軍將是北約重要戰力

一些人似乎擔憂烏克蘭會變成「搭便車仔」,只會給北約惹麻煩卻不會帶來任何好處。要反證這件事,沒有什麼比我們有效抵抗──且最終擊敗──俄羅斯更有說服力。事實上未來幾十年,我們經過沙場考驗、深具自信的軍隊將成為捍衛跨大西洋安全的重要資產

一種新戰爭型態在烏克蘭戰場上誕生,而且是烏軍──而非俄軍──設計出具有巧思的新戰術。幾乎所有北約國家在21世紀都缺乏參與大規模戰事的經驗,而烏軍從新兵到職業軍人都明瞭,科技和個人決策(甚至在排級層級上)將是未來數十年獲得軍事勝利的關鍵。在訓練、戰事和每位士兵所擔負的責任方面,我們將是歐洲想要仿效的新軍事模範

事實上就可預見的未來而言,烏軍是目前歐洲所能找到的最佳戰力,而北約能因此確保自己時刻處於最佳備戰狀態。2014年克里米亞戰爭,我們因準備不足而付出慘痛代價,當時俄羅斯首次入侵我們的領土並奪走克里米亞。我們不會讓這種事重演。從我們加入北約的第一天起,我們將是一個做好準備且有能力捍衛北約每一寸領土的盟友

我肯定烏克蘭會恪守捍衛盟友的神聖誓言。北約國家應該還記得,俄烏戰爭開打時,我們就和1940年春天前英國首相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的英國一樣「孤立無援」。然而我們毫不猶豫地站出來戰鬥。在那些黑暗的時刻我們仍保有團結、韌性且堅定不移,這應能贏得所有北約國家的敬重。無論獲勝的可能性有多小,烏克蘭是一個會為自由而戰的國家

戰後烏克蘭應是新俄羅斯的典範

至於核子威脅,正因烏克蘭不是北約國家,克里姆林宮(Kremlin)才敢訴諸核武恫嚇。2022年俄羅斯全面侵略烏克蘭之前,歐洲已經數十載沒有面臨核武威脅。然而由於烏克蘭不屬於北約,俄羅斯領導階層才不斷威脅在當前衝突中部署戰術核武。

烏克蘭會是北約的寶貴資產,還有另一個理由:當戰爭結束,俄羅斯依然會待在隔壁。我沒有水晶球,我無法預知屆時會是誰統治俄國。但我知道一般俄國百姓──他們已經忍受數十年的專制暴政,在一場失敗的侵略戰爭中失去10萬名或者更多身為人子的士兵──將會為自己盼望的社會尋找一個典範。

一個民主蓬勃發展、完全加入北約和歐盟的烏克蘭,可以也應該是那個閃耀的典範。我們付出的代價過於高昂,已經無法再接受任何讓步。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是由《信傳媒》洪培英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