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萬安拆文湖線座位惹議 港湖區議員立委全反對 民眾反而認為可試試

交通

捷運文湖線是在台北生活的民眾都知道的地獄上班路,一到上下班時間就會人潮眾多,造成列車到站後卻有民眾擠不上去的情況發生。為了舒緩這個狀況,台北捷運公司在3周前就將文湖線中間兩節車廂的座位區拆除,只留愛下博愛座,讓人覺得這是一個治標不治本的政策。

文湖線拆座位,開學後會再視情況調整

捷運文湖線的車廂只有4節,且每節車廂只有20個座位,載運量本來就有限,再加上上下班時間人潮眾多,導致常常發生民眾擠不上車或是擠上車的民眾被擠到無法移動的情況發生。為了要舒緩這個問題,台北捷運公司6月就在符合車廂原廠規範的前提下,將鎖定其中3輛捷運的第2、3節人潮較多的車廂,保留位於車廂前後端的8個博愛座,拆除中間區域的12個座位,且原有的行李架一併拆除,並於車廂兩側增設橫向扶手,車廂頂部加裝16組手拉環供旅客使用。

至今已經試辦3週,台北捷運公司表示目前評估成效不錯,會在9月、10月開學後觀察尖峰人潮的狀況,不排除進一步擴大實施政策。台北捷運公司董事長趙紹廉表示目前會試辦到年底,但除了考慮到尖峰時段的人潮,也會考量到離峰時段會有較多需要座位的需求,因此會考慮增加列車班次。

台北市長蔣萬安也在12日表示,當初拆座椅是希望民眾不要擠在月台上,車來了還上不了車。現在拆座椅有效消化了尖峰人潮,而且博愛座還從每節車廂4個博愛座座位增加到8個,未來將會依照試辦運行狀況彈性調整。

柯文哲:內湖交通問題是都市計畫的問題,需要分短中長期計畫

但其實內湖的交通問題除了捷運很難搭之外,路面上的交通應該更是所有在這一區上班的上班族的噩夢。

而這一切可以追朔到民國79年8月9日,發佈實施的〈台北市內湖輕工業區輔導管理辦法〉,這部管理辦法讓輕污染製造業開始可以在內湖區內進駐。而民國80年11月11日,基隆河截彎取直工程正式動工,於是就進行內湖第六期土地重劃工作,將港墘、北勢湖兩處老街市剷平,經過了三年的整地、溝渠管線及道路闢建工程就緒後,「內湖輕工業區」雛型已逐漸形成中。

那時主要是引進台北市當時最迫切需要的工業種別,包括印刷出版、電子機械器材、修理服務業(如:汽車修理)、金屬製品、服飾製品、機械設備製造修配業等。

原本被規畫成一個輕工業區的內湖,卻因為擁有便捷的交通網路和台北都會區的優質人力等條件,很快地就吸引到高科技產業的目光以及國内外大廠的進駐,在民國90年12月26日成為現在的內湖科技園區。

前台北市長柯文哲在2022年8月受訪時就曾經說過,他認為內湖的交通問題並不是只是交通問題,而是一個都市計畫的問題。人口從當初的7.5萬人增加到30多萬人、原本的900多家公司也增加到3000多家,但台北市的道路面積是很難再拓寬了,要解決內湖的交通問題應該要分成短中長期的計劃、以及儘快完成捷運環狀線還要加蓋社會住宅,讓在那裡上班的民眾可以住在那裡就好。

港湖區議員立委全反對,民眾反而認為可以試試看

而針對這次捷運拆除座位的政策,台北市議員何孟樺表示,北市府突襲拆掉文湖線的座椅,不僅讓捷運更加不友善,也是治標不治本。她認為文湖線每車本來就只有4節車廂,把其中2節車廂的座椅全部拆掉,對身心障礙者、長者更加不友善,解決內湖交通也只是治標不治本。

何孟樺指出,根據統計內科民眾不願意使用公共運輸的原因,除了場站不多、通勤不便外,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位置可坐或過度擁擠,然而市府拆座位的舉動反而變本加厲,讓捷運舒適度大大降低。

她也指出,經過她的了解,目前針對拆除座椅一案,捷運公司除了靜態測試以外,只有進行無人運行測試,但文湖線當初設計的運量本來就比較低,如果因為拆除座椅突然增加載客量,煞車系統會不會有問題?會不會發生任何危險?她希望北市府出來說清楚講明白。

最後,何孟樺表示,要紓解內科交通,北市府要做的,應該是讓東環線儘速完工、加強內科通勤公車的宣傳和品質、提升系統技術以加掛文湖線車廂。她直言,解決內科交通,不該還沒學會走路就想飛。

而南港內湖選區的立法委員高嘉瑜也在臉書表示,蔣萬安市長不解決一人一車的問題,卻解決搭乘文湖線通勤的民眾。市府不強力實施高乘載、分流上下班的制度、不增加內湖直達公車的班次,卻懲罰搭捷運的通勤族通通罰站,是要鼓勵更多人開車通勤嗎?

但也有民眾表示,其實原本不拆也坐不到位置、站著的確是可以塞更多人、對趕時間的上班族來說這個方法的確可以試試、捷運都是短途以方便快速為主,這樣可以消化更多人流未嘗不可、需要座位的老人家或是孕婦之類的可以宣導在1、4節車廂上車,是可以嘗試的方式等等正面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