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情報官員:瓦格納政變令中國不安 普丁愈來愈像習近平的拖油瓶

國際

本文作者為:

哈靈頓(Kent Harrington),前美國中央情報局(CIA)資深分析師,他也曾任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ODNI)東亞官員、CIA公關主任。

根據報導,6月29日瓦格納集團(Wagner Group)首腦普里格津(Yevgeny Prigozhin)在克里姆林宮(Kremlin)與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會面。普里格津可能只是逢場作戲,然而,儘管刻意表現團結,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卻不會忘記6月普里格津高調公開叛變,已經深深削弱俄羅斯領導階層。隨著烏克蘭展開反攻,俄羅斯戰場上的損失不斷增加,習近平與普丁的「無上限」夥伴關係正迅速變成中國的軍事負擔。 

當然,中國堅持瓦格納集團流產的政變,並未威脅他與克里姆林宮的合作。普里格津停止進軍莫斯科幾個小時後,中共發表聲明定調這場叛亂為「內政」。中國國內少有關於普里格津起義的消息,因為審查人員已經消毒過社群媒體,掃除任何暗示普丁可能下台的訊息。中國官媒適當地重申中國對俄羅斯的支持,指西方的反應是誇大其詞,並宣布普丁的地位安全無虞。 

習近平想保持這樣的假象是可以理解的,畢竟他常過度吹捧中俄關係以及他與普丁的個人關係。過去十年間兩人約會面過40次,一再宣稱他們擁有共同的世界觀。習近平宣布中俄「無上限」夥伴關係後不久,普丁展開入侵烏克蘭的行動,而今(2023)年3月習近平訪問莫斯科期間兩人握手的照片──就在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以戰爭罪起訴普丁並發出逮捕令三天後──傳達出他們的聯繫仍然穩固。

中國無法忽視俄羅斯這個拖油瓶

在中國宣傳的「多極世界」,俄羅斯一直是限制美國及其盟國的關鍵。3月習近平和普丁宣布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包羅萬象,從「去美元化」合作到在伊朗、敘利亞和非洲推行平行政策──中國在這些領域的投資及不斷上升的影響力,與俄羅斯日益增長的軍事和政治勢力相輔相成。儘管面臨俄國侵烏的後果,習近平強調,中國對俄戰略「不會因任何事態轉變而改變......不管國際格局怎麼變化」。

習近平也時刻注意維持國內穩定。中國經濟面臨日益加劇的逆風下,對俄關係不容有失。工業產出疲軟、消費需求萎靡、出口不振在在阻礙了中國疫情後的經濟復蘇。儘管俄羅斯僅占中國貿易總額3%,2022年雙邊貿易卻成長了30%,截至今(2023)年5月又成長了41%。 中國正以跳樓價購買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而對中出口有助俄國繼續打仗並保持該國經濟運轉。

此外,習近平投入大量資金至中俄軍事合作。在他領導下,2014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Crimea)並入侵烏克蘭東部後,中俄防務關係快速升溫,儘管俄羅斯隨後受到國際制裁。雖然2020年後兩國國防合作停滯不前中國仍受益於獲得俄國先進武器、軍事交流、聯合演習、高科技海空及預警系統。

然而,上述有形回報固然重要,中國也無法忽視他與俄羅斯的關係帶來的無形負擔不斷增加英軍指揮官估算歷經16個月的戰場失利後,俄國武裝部隊已經失去50%戰鬥力;去(2022)年12月以來,美國將俄羅斯傷亡人數定為超過10萬人

瓦格納政變俄軍態度微妙

中國將領想必對這樣的結果既震驚又失望。中國上一次打仗已是將近50年前的中越戰爭。而想從「俄羅斯戰勝烏克蘭」這套劇本中有所領悟的希望,現在都化為了泡影。

普丁失敗的背後成因,應該讓習近平個人深感困擾。想想俄羅斯的表現,指揮鏈互相競爭、在烏克蘭前線的將領不斷換人。中國軍事高層想必想知道,如果東亞爆發衝突,而他們需要和俄羅斯展開聯合行動時會發生什麼事?

美國政府資助的海軍分析中心(Center for Naval Analyses)認為即使克里姆林宮沒有那麼無能和混亂,中俄在建立有效軍事夥伴關係方面也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就目前來看,「不定期建立聯合作戰中心、不時使用對方的軍事設施仍是發展先進軍事合作的唯一途徑」。

對習近平而言更重要的是,俄羅斯的混亂決策並不僅限於戰場。正如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的寇明(Mikhail Komin)所說俄軍對普里格津發動政變的反應遲緩,不禁令人懷疑俄軍的忠誠度。習近平很熟悉這類問題。2010年代他全面進行打貪運動,其中一部份就是眾所皆知的肅清中國軍隊,以根除競爭對手和批評者。當瓦格納集團向莫斯科進軍,而俄軍什麼也沒做時,我們不禁好奇習近平的腦子裡在想什麼。

俄指揮鏈受打擊可能影響習戰略布局

中國無疑對普里格津和他試圖挑戰的俄軍領導人有自己的看法,也就是俄羅斯國防部長蕭依古(Sergei Shoigu)及參謀總長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但他們也不過是克里姆林宮裡互相殘殺的眾多玩家之一。

其他玩家還包括前俄羅斯國防部長謝爾久科夫(Anatoly Serdyukov)、前參謀總長馬卡洛夫(Nikolai Makarov)。寇明提醒,十年前這兩人推動了一項軍隊改革計畫,最終遣散了約8成的陸軍上校和7成的少校。那次「大清洗」為一批新軍官打開大門,他們不是受到現任高層的恩庇,這些人駐紮在俄羅斯全國11個時區及俄軍指揮鏈上下游,他們向誰效忠並不好說

同樣地,俄羅斯指揮鏈的一體性受到質疑,這是否會從根本上改變習近平的戰略考量或全球布局還有待觀察根據報導,普里格津叛變後俄羅斯安全部門逮捕至少13名高級軍官,另有15人遭停職或開除,這只會讓北京感到更加不安。然而就目前為止,習近平似乎仍離不開遭到削弱和羞辱的普丁。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編輯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