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牙醫爭議》放寬「波波」大門能補足偏鄉醫療缺口?現況是:76%海歸牙醫都集中在六都

醫療政策

「波波牙醫」爭議延燒,自去年《醫師法》修法的7項附帶決議,要求政府對海歸牙醫學生全面開放名額引發爭議外,其中提案立委本身就是「波爸波媽」,也遭外界批不懂利益迴避。

女兒在波蘭讀牙醫的「波媽」、民進黨立委賴惠員今年4月在臉書上發文指出,在國外就讀牙醫系的學生跟國內經歷一樣專業、標準的培訓流程,返台後也都須經同等嚴格審查檢定,並未有特權,直言不要讓威權時期「白色恐怖」統治下發生過的「海外黑名單」事件再度重演。

對此,本土小牙醫聯盟回應表示波波牙醫學生們並未「被禁止回國」,只是不能「無限制人數」直接回國執業,必須和本國學生一樣受到人數管制,才能確保訓練品質和國人就醫安全。「賴委員去年趁《醫師法》修法時順帶提附帶決議要取消國外學歷審查和大開波波牙醫實習大門,為護航自家波波牙醫而消費台灣民主先賢的努力,令人遺憾!」

波波牙醫開放議題牽涉到的不只是醫療資源分配、牙醫市場就業衝擊的問題,對於民眾就醫權益更是本土牙醫所擔心的。雖國際牙醫校友聯合會強調,引進海外牙科留學生,有助解決偏鄉醫療人力不足的問題,「但其技能是否能順利轉化成實際的醫療服務,使公眾的醫療需求得到妥善滿足?」本土牙醫質疑。

究竟對於波波牙醫開放名額爭議,朝野各黨派有何看法?如果不開放會衍伸哪些問題?若真的開放,是否能解決偏鄉醫療人力不足的問題?

藍委提修《醫師法》限名額:不得超過國內總額1/10

去年還是立法院社福及衛環委員會召集委員、現任台北市市長蔣萬安,於去年9月底接獲幾十位本土牙醫系師生陳情後,明確承諾「反對民國111年(2022)5月30日通過之7項附帶決議」,並強調現行管控制度,是確保醫療品質及避免崩壞醫事人員市場的把關機制,表示未來會協同黨團同仁,站在保障民眾健康的立場嚴格把關,「希望讓台北市民可以安心看醫生。」

國民黨立委王鴻薇也在今年3月23日召開記者會,偕同立委游毓蘭、李德維、高金素梅共同提案,呼籲《醫師法》修正第4-1條,將外國牙醫實習(適應訓練)接受申請訓練人數,應不得超過國內牙醫系學生總招生容額1/10,希望未來將辦法制度化。

王鴻薇強調,本次修法就是考量衛生署(現衛福部)2009年跨部會會議決議,國外醫學系畢業生實習容額總容量為國內醫學生招生容額1/10。「現況下牙醫師醫病比已呈現飽和狀態,牙醫市場需求不足,應優先保障本土牙醫就業,但衛福部所提出新公布的草案,針對國外學歷實習名額,通篇未提及總量管制及人數上限限制,確實給予行政機關權力過大。要直接提在母法裡提案修正,才能從法源上確保本土牙醫的權益。」

她表示希望衛福部能聽到大家的心聲,「並不是要把這個門完全關起來,但必須考量到牙醫師市場及國內牙醫系學生的權益。過去行政院衛生署已經有相關討論跟研商,所以制定為招生容額的1/10,是一個比較平衡的考量。」

而國民黨立委林奕華去年11月11日在立法院質詢問到波波牙醫爭議時,前行政院長蘇貞昌答詢道,「考量到國內醫療資源供給及能量,每年維持50個實習名額,不會增加。」衛福部長薛瑞元也承諾7項附帶決議暫時不會執行,回歸正常體制。

國民黨立委王鴻薇(左)偕同游毓蘭(中)、李德維(右)共同提案,呼籲修正《醫師法》第4-1條。(攝影/陳稚華)
蔣萬安於去年9月底接獲幾十位本土牙醫系師生陳情後,承諾反對通過醫師法修法的7項附帶決議,表示希望讓台北市民能安心看醫生。(圖片來源/蔣萬安FB)

波蘭議員盼蔡英文解決「波波」爭議,本土牙醫批干涉我國內政

沉寂數月後,總統蔡英文於6月19日上午接見波蘭眾議院外委會副主席芭菟煦(Barbara Bartuś),議員當面遊說表示波蘭有大量來自台灣的留學生,尤其是讀醫學方面的台灣留學生,在台執業卻出現問題,希望蔡英文可以「稍微解決」。

針對波蘭議員的要求,本土小牙醫聯盟召集人、台灣基層牙醫師協會理事長黃映綺提出嚴正抗議,並強調「這是對我國內政的干預!」

黃映綺進一步指出,根據2022年歐洲衛生系統和政策觀察站的資料顯示,波蘭是全歐洲牙醫最少的地方,「每10萬人口只有35位牙醫師,而台灣則是接近有70位,這意味波蘭牙醫人力的需求極為迫切,我們認為波蘭政府應該非常歡迎台灣留學生留在波蘭就業。」

她表示,既然芭菟煦議員如此關心台灣留學生的就業發展,應在國內議會提案,為台灣留學生在波蘭執業提供更多支持,以利其順利發展,同時也解決波蘭醫缺問題。「除非是波蘭政府對『波波醫生』和『波波牙醫』的行醫能力沒有信心,或者他們根本不具備在當地執業的資格?」

黃映綺呼籲政府對《醫師法》施行不可有任何退讓,「醫師法施行細則目前修得如何我們不知,但今年2月4日衛福部預告的草案被大家罵翻,公共政策平台擠進3萬多則留言,衛福部回應表示在整理民眾意見中,應該不敢就這樣貿然實施吧?」

不過她也感慨表示,「波波們在立法院裡有波媽立委護航、在衛福部和口醫會裡有波爸委員、在牙醫全聯會裡有更多波爸理監事,與基層嚴重脫節,不知利益迴避為何物。之前薛瑞元部長已經說過不執行附帶決議,而學歷採認的事,106年(2017)學歷採認原則是應考資格的把關 ,理論上要很嚴謹執行,但不曉得考選部、衛福部是否仍會偷偷執行附帶決議。」

6月19日波蘭眾議院外委會副主席芭菟煦(Barbara Bartuś)(左)表示波蘭有大量來自台灣的醫學留學生,在台執業出現困難,希望總統蔡英文(右)可以「稍微解決」。(圖片來源/總統府)

是否增開波波名額?柯文哲:若不缺,政府就不應再開放

至於問到總統候選人對於波波牙醫議題的看法,若當選是否增開名額?

同樣是醫師出身的民眾黨總統候選人柯文哲於7月8日出席活動,接受本土牙醫詢問時表示,「現在國內醫師已經過剩,若牙醫也是同樣狀況,政府就不應該再開放。」

針對現行牙科國外學歷開放每年50個實習名額,比國內5所大學的牙醫系招生名額還多,明文入法限制名額上限為國內招生總量之1/10,問柯文哲有何看法?

柯文哲回應表示,「這牽涉到2個問題,一是台灣牙醫師到底有沒有缺?如果都已經飽和了,還讓這些人進來目的是什麼?」他提到美國的做法是若有缺才會開放外國醫師,若不缺就不開放,「 另一個是社會剝奪感和公平正義的問題,政府應評估牙醫人數,若已經足夠、不缺了,就應該(把門)關掉。」

台灣基層牙醫師協會表示,根據國衛院研究資料顯示,國內牙醫診所比便利商店 7-11還多,且台灣人口已連續3年呈現負成長、嚴重少子化,顯示國內牙醫師已過剩,「政府的施政應『當為則為』,不應面對壓力就大開實習後門。」

本土牙醫表示,2023年台灣每萬人口的牙醫師人數已到達7.1,數量已瀕臨飽和崩潰邊緣
國內牙醫診所數量超越便利商店,數量飽和、新診所開設不易。

假如不開「波波大門」會產生哪些問題?

但假如不開放波波大門,會產生哪些問題?

一名本土牙醫向《信傳媒》透露,「有某黨的人直接跟我說如果不開放這些人進來的話,他們也是會當密醫,還是會在坊間繼續做,不管給不給(執照)他們都會進來,有些也都已經在做了。」

「他們有很多都是醫科、牙科、商界大老二代,賴惠員只是門面上的頭,當然她也是主要的簽投人,可以去推動行政、黨內利益交換等。每次議程快結束時,立法院桌上就會堆滿文件,到最後我們的法案就會連同被清倉,因為大家都沒時間多去研究,同黨的人鼓吹一下可能就簽了,且因為『後門』是開在附帶決議裡,不是開在《醫師法》母法裡,很容易就這樣帶過去。」

本土牙醫認為因為今年要選舉,大家關心的焦點都不在這件事上,比較關心是否連任,「等到今年結束後立委換屆,這些東西又要全部重新開始。今年有王鴻薇、國民黨聯合起來提案,說要把1/10名額上限寫入醫師法,還有高嘉瑜也有提案說醫師學歷應該要公布,但這2件事應該會在換屆後重新提,因為今年來不及通過。」

民進黨立委高嘉瑜接受《信傳媒》訪問時也提到,「波波牙醫草案後門關一半,讓人大失所望。」並提到草案不設「實習名額上限」,形同外包一間醫學院在東歐,「遺憾的是此次衛福部草案不僅未能痛定思痛,竟還欲重蹈覆轍,實在令人匪夷所思!」呼籲衛福部別再大開後門。

本土牙醫也強調,「其實反對附帶決議很重要的核心就是要維護總額管控,如果對國內要總額管控,對國外也應該要總額管控,這是一個基本的公平。」他無奈表示,若真的開波波醫師大門,權貴能用後門達到階級複製、破壞台灣教育翻身跟社會穩定性,會是最大的影響。

黃映綺補充表示國內一直以來都有名額限制,且衛福部一直以來的國外學歷名額限制都是有法源依據的。(圖片來源/黃映綺提供)

國外學歷者可去偏鄉?資料:76%海歸牙醫都集中在六都

關於偏鄉地區的人力,另一名醫學中心的本土牙醫也向《信傳媒》透露,全聯會跟牙科本就有政策針對偏鄉地區人力進行討論,「包含成大牙醫系當初成立時就有收非常多公費生,他們現在很多還沒畢業,就要把波波放進來,到時候這些公費生要去哪?且很多離島的缺也補滿了,有些甚至還要輪班。」

他指出,就過去資料顯示,最後真的會留在偏鄉的人,主要還是原住民公費生,「他們比較有意願回到自己家鄉,一般都市人最後大多還是想回到大城市。」他也提到,目前全台國外學歷者約有846人,約佔牙醫師總人數的5%,「但根據數據統計,這些國外學歷者去偏鄉的比例比國內本土牙醫更低,國內大約是4.6%的人在偏鄉服務,國外大約是2.8%,等於他們800多人只有24個人在偏鄉。」

國民黨立委游毓蘭表示,台灣牙醫跟牙科診所的現況,並非醫師人力不足或診所欠缺,「根據衛福部統計,78%牙醫資源集中在六都,也有76%國外(學歷)牙醫師也都集中在六都,目前國內牙醫環境已逐步朝向日本牙科過剩的情況。」

《信傳媒》也向牙醫校友聯合會創會理事長林宇晨詢問,對於偏鄉醫療是否有確切的執行層面?自己是否會想去偏鄉行醫?

林宇晨表示不排斥,但主要還是看衛福部的配套措施,「因為如何施政是主管機關的原則,我們能做的就是配合主管機關的政策,只要他的配套措施是合理公平的,我相信後面回來的學生也願意配合。」

牙醫校友聯合會創會理事長林宇晨表示不排斥到偏鄉就醫,但還是要看衛福部的配套措施如何。(攝影/陳稚華)

牙醫師全聯會青年委員、基層牙醫許明翰指出,過去30年政府都對醫事人力做總額管制,「這是因為台灣的教育訓練、健保都有一整套總額管制下的配套措施,對於偏鄉或醫療資源缺乏的地區,也用公費或醫療巡迴站、醫學計畫來彌補,過去30年一直是如此,但為何去年5月突然大轉彎,然後說台灣缺醫師?」

波波牙醫開放名額爭議引起各界關注,也引發對現有牙醫體系和患者權益的隱憂,政府和相關單位應透過與各方充分討論後,嚴謹評估其適切性,才能讓台灣牙醫體系更加完善,並真正為民眾提供優質的口腔醫療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