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央行是否該升息?經濟學家:通膨對日本是好事 不需採取貨幣緊縮政策

總體經濟

本文作者為:

伊藤隆敏,日本經濟學家,現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國際公共事務學院教授、東京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GRIPS)資深教授,在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第一次任期(2006-2007)擔任內閣府經濟財政顧問。

前情提要:

6月日本通膨率達到3.3%,8年來首度超越美國,激起日本央行是否該扭轉現行貨幣寬鬆,改採緊縮政策的討論。

近兩年來各國央行多次調升利率,然而日本央行不改其寬鬆政策,導致日幣不斷貶值。

7月28日,日本央行宣布不調升利率,但政府債券收益率採取「彈性區間」,准許十年期公債在目標水準正負0.5個百分點內波動。

2021年秋天美國貨幣經濟學家分為兩派,一派相信高通膨是短期現象(短期派),一派則堅稱通膨會長久存在(長期派)。今日,日本同樣可以看到類似的「黨爭」,但是在兩國發揮作用的因素並不相同。

美國「短期派」的立場奠基於對良性通膨的預測,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成員也抱持這種看法。2021年12月,美國預測2022年個人消費支出(PCE)指數──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傾向以此測量通膨──僅為2.6%。「短期派」因此總結,這樣的數據代表2022年利率會逐漸緩升。

然而「長期派」警告這不足以遏止美國通膨趨勢,並敦促聯準會立即開始激烈升息。聯準會最後採納了這項建議,2022年7度升息,一共升息4.25個百分點。不過聯準會是在通膨率被證明高於「短期派」的預測之後才這麼做。

儘管美國通膨現在似乎有所緩和,聯準會太慢開始升息,可能導致現在的升息幅度高於原本所需。聯準會當初似乎慢了半拍,日本銀行(BOJ)是否也會重蹈覆轍?

(更多相關新聞:日本央行擬再度升息 日圓跳升逾2% 日股應聲下挫437點

6月日本通膨率達3.3%超越美國

6月日本最新通膨率達3.3%躍升為頭條新聞,代表通膨率超過目標數字(2%)已經逾一年。「核心─核心」通膨率──追蹤消費者為消費籃(basket of goods)支付的價格,但不包含生鮮食品和能源──甚至更高,達到4.2%。這顯示推動通膨上升的主力不是能源或生鮮食品(這兩種商品的價格通常相當浮動),而是其他許多商品。對日本的「長期派」而言,這樣的理由已足以讓日銀考慮收緊貨幣政策。

日本多年來一直維持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自從2013年採取「質化量化寬鬆措施」(QQE),日銀買下超過5成的流通在外公債,這損害了債券市場的運作及財政紀律。

尤有甚者,美日利率差距擴大導致日幣兌美元匯率大幅貶值,從2022年1月1美元兌115日圓,到2022年10月1美元兌150日圓。此後日幣匯率一直保持在1美元兌135-150日圓。有人或許希望藉由強化出口競爭力刺激日本經濟,但這樣的事情並沒有發生,或說至少日本出口並未顯著成長。

通膨創新高是打破「通膨緊縮」僵局的良機

然而日本的「短期派」認為不需要擔心通膨會長期飆升。舉例而言,他們指4月日銀政策委員會預期2023財年的核心通膨率(排除生鮮食品,但納入能源價格)為1.8%、2024財年為2%、2025財年為1.6%;2023財年的雙核心通膨率為2.5%、2024財年為1.7%、2025財年為1.8%。中期來看,通膨預測值仍低於目標數字。日銀「7月展望報告」的預測將於本週進行修訂。

沒有理由認為日銀的預測有所偏頗。日本經濟研究中心(JCER)最近有一份調查顯示,儘管私人機構對2023財年通膨率的預測數值(2.6%)略高於日銀,它們同樣預期2024年通膨率會降回1.7%,也就是目標值以下。十年公債的平衡通膨率──6月底為1.16%──更鞏固了這樣的看法,即中長期而言通膨將衰退

「短期派」也強調,這是2013年日銀採取通膨目標機制以來,日本通膨率首次超過2%。事實上,儘管美國將其通膨預期錨定在大約2%,數十年來日本一直苦於通貨緊縮,日本的通膨預期未曾接近2%。

這對日本經濟造成嚴重後果。由於通膨率停滯在0%(或甚至更低),就算成本上升企業也不能漲價,因此就無法提高薪資,同時讓消費者對任何價格變動十分敏感。但是最近一波漲價某種程度上改變了這樣的僵局,促使調薪3%。對「短期派」而言結論相當明顯:日本應把當前的通膨視為一個打破通貨緊縮平衡的機會,把通膨預期提高到2%

YCC區間應擴大至75個基點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無須擔心落入「薪資─物價盤旋上升」(wage-price spiral)陷阱,該國接下來幾年得每年調薪2-3%,才能達到通膨率2%。此外,有鑑於通膨預期通常會走得比實際通膨慢,日本必須預期其通膨率會超過目標值一段時間,如同2016年時任日銀總裁黑田東彥誓言要做的那樣。根據此一邏輯,日本最不需要的就是抑制通膨的貨幣緊縮政策

然而「長期派」警告另一場危機正在蠢蠢欲動。日銀近日將發布下一期展望報告,內容包括上修通膨預測。如果日銀沒有隨著新通膨預測一起調升其債券「殖利率曲線調控」(YCC),投資者可能像2022年10、11月那樣開始做空公債。

一種折衷作法是將YCC區間從50個基點擴大成75個基點,但要堅持目標是維持日本公債市場運作,而不是邁向貨幣緊收政策,如同1月黑田的解釋

日銀無疑正在面對艱難抉擇,我們只能希望政策委員會7月27-28日下次開會將公布更明確的政策方針。(編按:原文發表於7月25日。)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是由《信傳媒》洪培英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