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完美主義的性格 把自己的期望降到最低 憂鬱症的治療需要個人化策略

醫療保健

憂鬱症發病原因受到個人基因、成長經驗,以及現實生活環境壓力多重影響,在不同人身上表現出不同樣貌,因此需要有不同治療策略。

21歲的小凱,明星高中畢業進入國立大學,參加幾個社團活動,充分享受豐富的校園生活,卻也忙得不可開交。到了一下期中考之後,才猛然發覺自己成績有落差,一方面要補課業,一方面要準備社團的成果發表會,經常熬夜。考完期末考後,整個人崩潰,變得易怒哭泣,整天臥床,足不出戶,對事情都失去興趣,連平日喜歡的美食,都覺得味同嚼蠟。

兩個禮拜瘦了4公斤,在家人勉強之下到院就醫,診斷為憂鬱症,處方抗憂鬱劑,醫師同時也發現,小凱高中階段有被同學背叛的事件,沒有得到好的處理,影響他現在的人際關係及自我價值感,所以同時安排心理治療。經過一年的治療,小凱完全恢復原來的自信,在二升三的暑假,報名中研院的研究計劃,穩步朝著自己的人生目標邁進。

一向嚴謹、做事認真的小芳,在40歲的時候得到晉升機會,擔任主管,同事都覺得她實至名歸,享受努力成果。但是很快的,因為她的完美主義,工作無法交付給其他人,自己常常超時加班,也因為她的高標準,造成和屬下之間的摩擦,不到半年時間,小芳發現身體非常疲憊,注意力不集中、沒辦法思考,無法完成職場上的任務。一天早上醒來,流淚不止,無法上班,被家人帶到門診就醫。醫師診斷為憂鬱症,小芳和家人都無法接受罹患憂鬱症的事實,也顯得無助,所以除了藥物治療外,也安排團體心理治療。經過一年半的時間,小芳再度回到職場,這次她不但有好的工作表現,待人處事更多了一份彈性與同理心,享受工作中的成就感及滿意的人際關係。

55歲的林老闆,事業有成、家庭圓滿,唯一遺憾的是家中獨子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無法獨立生活。受疫情影響,林老闆結束自己的事業,待在家裡的時間多,才發現面對兒子的處境,總是無法停止擔心兒子的未來。雖然已經做了最好的安排,但是擔心害怕像泉水源源不絕的冒出。最後林老闆也罹患憂鬱症,換了幾種抗憂鬱的藥,症狀沒有得到改善,醫師安排經顱磁刺激治療,約半年後,林老闆重新找回生活掌控感,過著正常生活。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一般精神科主任詹佳真提出以上案例,提醒憂鬱症的患者,不要停止尋找最適合自己的治療模式,放棄完美主義的性格,把自己的期望降到最低,找回真正的自己,活著就有希望、求助就能得到痊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