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和美、澳達成互惠准入協議 特殊戰略夥伴關係成形 應對中國威脅

國際軍事

《The EurAsian Times》(歐亞時報)周三報導,日本與澳洲互惠准入協議(RAA)於8月13日生效,因為澳洲和日本對中國在印度-太平洋地區有侵略性圖謀感到擔憂,毅然決定建立的特殊戰略夥伴關係。

RAA促進澳洲和日本軍隊之間更密切合作

RAA促進澳洲和日本軍隊之間更密切的合作,包括訓練、軍事基地准入和後勤,RAA為澳洲國防軍和日本自衛隊加強防務合作提供法律架構。

繼美國之後,日本與澳洲達成的第2份部隊訪問協議,允許澳洲武裝部隊進入日本領土的國家,就實際成果而言,該協議將見證兩國之間更多軍隊培訓和演習。

例如,日本F-35將於8月底首次部署到澳洲皇家空軍廷達爾基地;澳洲F-35 戰鬥機將於9月初首次部署到日本,參加「武士保衛士演習」(Exercise Bushido Guardian);12 月,澳洲將首次正式參加美日「山櫻花」(Yama Sakura)演習,澳軍將有超過150名人員前往日本。

日本外相林芳正指出,RAA有助加强2國之間合作。日本首相岸田表示,RAA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協議,將把日本與澳洲的安全合作提升到新的水準。

日本只有和美國、澳洲達成互惠准入協議

《日經亞洲評論》當天也報導,在坎培拉和東京軍隊互惠准入的安全協議周日生效後,美國寄望最值得信賴的印太盟友日本和澳洲推動「改變遊戲規則」的防務合作,應付中國帶來的安全威脅。

澳洲和日本軍隊的互惠准入協議周日生效,兩國放寬部隊出入境管制、簡化武器彈藥運輸程序,減輕雙方展開聯合軍事訓練和演習的負擔。

該協議代表日本和澳洲的特殊戰略夥伴關係進入新的階段,澳洲與美國一起成為與日本達成這類安排的「唯二」國家。

日本航空自衛隊周一(8月14日)表示,日本將於8月下旬派遣4架F-35戰機、3架運輸機和一架加油機前往澳洲,進行機動部署訓練。 另外,澳洲預計本月將派遣6架F-35戰機前往日本進行聯合訓練。

日本軍隊將更容易利用澳洲培訓設施

事實上,在《互惠准入協議》簽署僅一天後日、澳就採取上述行動,這表明2個合作夥伴國在加強防務關係方面的認真執行態度。

上周,日本防衛大臣濱田靖一對記者表示,「我們會透過該協議加強日本自衛隊和澳洲軍方之間互操作性,並深化雙邊防務合作。」

根據互惠准入協議,日本將更容易、更多使用澳洲的培訓設施,並且大規模展開活動所需的文書工作更少。

五角大廈(國防部)副新聞發言人辛格周二對記者表示,「該協議顯示對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的支持,這顯然是我們的盟友和合作夥伴的共同願望,這樣的協議有助我們執行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並繼續為該地區提供安全與繁榮。」

澳洲加入美國、日本的軍事聯盟

華盛頓和坎培拉約定,7月底舉行的澳美部長級雙邊論壇上增加與日本在澳洲北部舉行的3邊聯合演習。為此,這3個國家在制定詳細的軍事活動行動計劃,包括F-35聯合訓練。

美國、澳洲和日本也努力尋求綜合防空和導彈防禦。 隨著中國擴大導彈的射程和精準度,三邊合作可能有助於美國加強對西太平洋戰略島嶼關島的防禦,日本與澳洲將探討開展相關三邊演習的機會。

「我確實認為與日本的三邊合作非常重要,將帶來非常寶貴的長期利益,我們相信,我們在顯著增強3國軍方的綜合能力,為印太地區的威懾做出貢獻。」美國高級國防官員強調。

在綜合空中和飛彈防禦方面,澳洲可以提供預警系統,並幫助偵測飛彈發射器,來為美國和日本做出貢獻。

美日澳在台海爭議方面可以發揮作用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防務研究副主任布里斯托(Alex Bristow)表示,三邊合作對於地區安全至關重要,並補充說,這三個國家可以在台灣海峽和南海爭議方面,推出應變方案和釋出威懾信號。

拜登政府正在擴大印太地區的多邊安全對話,但這些安排都不是為了針對中國潛在衝突,而採取行動協調和互操作性。

由美國、澳洲、日本和印度組成的4方安全對話不涉及軍事議題。

美國、英國和澳洲建立AUKUS安全架構,推動先進防禦技術方面合作,而美國、日本和南韓主要致力於應對北韓的核武和飛彈威脅。

美日澳積極拉攏菲律賓軍方

另一位美國高級國防官員表示,「我們看到澳洲在地區安全架構當中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我們的目標是在未來幾年共同努力,特別是與日本合作,這將為加強地區穩定改變遊戲規則。」

這3個國家正在努力拉攏菲律賓納入軍事聯盟。今年6月,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參加與澳洲、日本和菲律賓國防部長的首次接觸。

潛在的合作領域集中在南海的聯合海上行動,中國經常騷擾菲律賓船隻,馬尼拉提議不僅和美國進行聯合海上巡邏,還要與澳洲和日本進行聯合海上巡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