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川普翻版?阿根廷最有望勝出的總統候選人米雷狂批中國是刺客

國際政治

阿根廷國會議員兼自由進步黨(LLA)黨魁米雷(Javier Milei)原本是一位自由市場主義者和政治素人,沒想到,周日(8月13日)舉行總統初選投票,米雷成為黑馬,意外得到超過30%的選票,分別勝過左派執政黨的27%和保守反對黨候選人的28%,有望在10月22日總統大選勝出。

米雷:「你會和刺客做交易嗎?」

《彭博》報導,米雷誓言若他當選總統,將冷卻阿根廷與中國之間關係,也將退出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r,成員包括阿根廷、巴西、烏拉圭和巴拉圭4國),這些外交政策建議與他的經濟政策一樣激進。

8月16日,他接受《彭博》訪問表示,「中國人民不自由,他們不能做想做的事,如果想做的話,可能招來殺身之禍」,「你會和刺客做交易嗎?」他指的是北京政府。

國家主席習近平領導的中國共產黨通常會長期監禁異議人士,來打壓異己,並被指控在新疆集中營拘留100多萬維吾爾人等少數民族,美國痛批這是種族與文化滅絕,而北京辯稱這些設施為職業培訓中心。

中國也被指控從泰國等海外領土綁架了一些中國異議人士,但是不同於俄羅斯的是,中國沒有面臨暗殺的指控。

周日初選米雷得票第一,成為大黑馬

在周日初選上,米雷獲得的選票超過親商的反對派和裴隆主義(Peronist)執政聯盟,震動阿根廷政壇,米雷最有機會成為阿根廷下一任總統。

他全面拒絕與「社會主義者」做任何生意,即使巴西為阿根廷最大貿易夥伴,但是米雷將巴西左派總統魯拉與中共歸為同一夥。

中國是阿根廷出口產品的第二大買家,曾向阿根廷央行提供重要的180億美元互換額度(swap line),用於支付國際貨幣基金(IMF)的款項。

與中國關係的破裂,可能對阿根廷造成損害,布宜諾斯艾利斯央行越來越依賴貨幣互換來支持披索匯率。上個月,因為美元供應減少,阿根廷政府使用人民幣償還欠IMF的部分款項。

米雷外交政策是對抗社會主義和集權主義者

如果北京決定像對付澳洲一樣,對付這個南美國家,並在關係惡化時停止購買阿根廷肉類和其他食品,阿根廷對中國的貿易逆差也可能擴大。

米雷形容,他的外交政策路線是在全球「對抗社會主義和集權主義者的鬥爭」,並透露他將任命值得信賴的經濟顧問蒙迪諾(Diana Mondino)為最高外交官,她是信評機構標準普爾前阿根廷董事,目前正參選國會議員。

這不是阿根廷知名政治人物第一次挑釁中國,2015年,時任總統德基西納在推特上嘲笑中國口音,引發軒然大波,她是在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尋求投資時發表上述言論。

後來,米雷似乎軟化他刺耳的言論,澄清說他認為,應該由阿根廷的民營部門自行決定是否與中國等他不喜歡的國家繼續生意往來。

米雷尊重中企在阿根廷簽署的協議

「我不必介入,但我不會鼓勵和那些不尊重自由的國家發展關係。」他說,他會尊重中國公司已經在阿根廷簽署的協議,包括在巴塔哥尼亞建造雙水壩和建立核電站的協議。

米雷意識形態的最大地緣政治受益者顯然是美國,他堅信自己會與2024年當選的美國總統合作,無論他們的政治立場如何,但是他更偏愛保守派的總統。

人們經常將米雷與美國前總統川普相類比,目前在共和黨內部民調當中,川普支持度遙遙領先,有望獲得共和黨提名,參選美國總統。

但米雷不特別喜換經常被比喻為「阿根廷版川普」,當被問及是否希望川普重返白宮時,米雷謹慎回答:「這由美國人民決定。比起美國民主黨,我更喜歡共和黨的形象,但無論那一黨當總統,美國都是我們重要的戰略夥伴。」

米雷是電視名人,偏愛美國共和黨

《華盛頓郵報》形容米雷是經濟學家、電視名人,也是自由主義的追隨者,自由主義是主張國家對經濟實行最低限度干預的政治哲學。他對左翼和右翼主流政客普遍感到失望,米雷怪罪這些政客讓阿根廷陷入嚴重的通貨膨脹和經濟危機。

「把他們全部除掉」,這是他最重要的競選口號,2年前,他正式以議員身份進入政壇。

米雷主要的政見是削減政府支出,棄阿根廷貨幣改用美元,以及開放貿易。米雷表示已制定經濟美元化計畫,這會是他當選總統後最先採取的行動:阿根廷將效仿薩爾瓦多模式,允許人們自願選擇貨幣,假設三分之二的貨幣基礎發生轉換,經濟就會完全美元化。

他還痛批阿根廷央行是「地球上最糟的垃圾」,他宣稱自己主張的政策將結束無止盡的經濟混亂,並幫助資源豐富的阿根廷發揮潛力。

阿根廷即將迎來10年來第6次經濟衰退,面臨高達100%的通貨膨脹。米雷還對犯罪採取了強硬立場,並提議放寬槍枝市場管制。他希望考慮降低監禁未成年人的最低年齡。 並且表示支持出售人體器官,以及譴責墮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