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地馬拉總統大選》台灣友邦蒙專制陰影 媒體創辦人被關3坪牢房如「瓜版黎智英」

國際

本文作者為:

德洛瓦(Christophe Deloire),無國界記者組織(RSF)秘書長;

荷西(José C. Zamora),他的父親是瓜地馬拉新聞媒體《日報》(El Periódico)創辦人、資深記者薩莫拉(José Rubén Zamora),2022年薩莫拉因洗錢指控被捕入獄。

前情提要:

8月20日,台灣中美洲友邦瓜地馬拉舉行總統決選,中左翼進步派的阿雷巴洛(Bernardo Arévalo)以58%得票率大勝已經執政多年的右翼保守派對手,前第一夫人托瑞斯(Sandra Torres)。

7月底阿雷巴洛表示他不會和台灣斷交,希望和中國發展更密切的關係。

投票前夕,瓜地馬拉的專制傾向愈來愈明顯。不僅有正副總統候選人被取消競選資格,許多法官、檢察官和記者也遭到逮捕甚至被迫流亡海外,他們指控政府是因他們之前審判、偵辦和調查貪汙案而迫害他們。

7月29日是瓜地馬拉記者薩莫拉(José Rubén Zamora)被捕一週年,他是瓜國新聞媒體《日報》(El Periódico)創辦人暨編輯,數十年來致力揭露瓜國政治腐敗現象,2022年他被羅織洗錢罪名並因此入獄。今(2023)年6月他被判處6年有期徒刑,不過我們預期堅持求刑40年的檢方將提出上訴。檢察官表示,嚴懲才能補償那些因薩莫拉及其刊物而名譽受損的人,但他們真正的目的在於嚇阻其他記者追隨薩莫拉的腳步。

「台灣之友」賈麥岱也涉貪汙醜聞

檢方指控薩莫拉試圖洗錢3.8萬美元,然而這筆款項是他收到作為《日報》營運經費的的捐款。1996年薩莫拉創辦《日報》,近20年來這家報紙面臨種種威脅、恫嚇、任意專斷的司法指控及網路攻擊,終於在2023年5月被迫停刊。除了薩莫拉,與《日報》有關的另外9名記者也被控妨礙司法。由於擔心自身安全他們大部分已經逃離出國,而兩名薩莫拉的律師也遭到逮捕,他們被控提交非法證據。

2023年5月,當無國界記者組織(RSF)代表前往探視獄中的薩莫拉,66歲的他生心理都十分虛弱。他被單獨關在一間僅10平方公尺(編按:約為3坪)的牢房裡,每天只有一小時的光照時間,他的體重因此驟減16公斤。從睡眠剝奪到蚊蟲成災,經過種種身心折磨,現在他只放心食用冰箱裡家人探視時帶給他的食物。然而薩莫拉的妻兒由於擔心自己也會遭到逮捕,已經離開了瓜地馬拉。

多年來瓜地馬拉記者一直在日益敵對、暴力的環境中工作,那些調查政治貪污的媒體經常受到騷擾恐嚇。2022年7月被捕前,薩莫拉曾因調查工作而多次遭到威脅和襲擊。2003年他揭露瓜國軍方和犯罪組織的關係後,他在自家被扣為人質;2008年《日報》報導某大黨一直接受毒梟金援,不久薩莫拉遭到綁架、下藥和酷刑,然後被丟在馬路邊。

自從2016年瓜地馬拉總統莫拉萊斯(Jimmy Morales)上台,對該國記者的攻擊就不斷惡化。目前瓜國在RSF的「新聞自由指數」排行中,在180個國家之間名列第127名。2021年《日報》報導現任總統賈麥岱(Alejandro Giammattei)收受俄羅斯企業家賄賂,給予對方採礦許可。更多內幕隨之揭發,並演變成一場稱為「俄羅斯陰謀」的國際貪汙醜聞。這起事件激怒了賈麥岱,《日報》和薩莫拉本人因此成為新一波攻擊和恣意司法訴訟的靶子。

反貪腐法官、檢察官和記者紛紛出逃

瓜地馬拉政府日益專制,薩莫拉為證明自己清白而不斷戰鬥,讓他成為民主抗爭運動的有力象徵。從扎根社區的原住民記者到和《日報》競爭的媒體同業,所有記者都認為薩莫拉被定罪,是政府在限制新聞自由。正如一名瓜國記者對RSF所言,「如果一家大報的老闆遭到迫害並在不公正的情況下被判刑,那麼我們所有人其實都陷於危險之中。」

隨著瓜地馬拉知名記者入獄,政府勾結司法部門將媒體入罪,「自我審查」可能很快就會變成常態。畢竟,審判薩莫拉的真正目的在於打壓媒體獨立性,還有維護菁英「有罪免責」的文化風氣。《日報》曾發表150多篇政府貪汙腐敗、國家和私人企業關係匪淺的報導,而迫害《日報》就是要恐嚇其他媒體「守規矩」。

RSF參與並撰寫了2023年5月瓜地馬拉新聞自由國際觀察報告,文中清楚說明當局如何利用薩莫拉案,警告勇於挑戰當權者的所有瓜國記者。報告重點概述了記者因報導政治人物、知名人士的貪汙案或相關審判而被起訴的數個案例。根據「瓜地馬拉記者協會」統計,近年來威脅與恐嚇迫使至少20名記者逃離該國,而反貪腐的法官與檢察官也難逃相似命運

瓜地馬拉第一輪總統選舉因多名候選人被撤銷資格、各種司法操弄而蒙上陰影,導致該國政治陷入動盪。例如,反貪腐候選人阿雷巴洛意外在首輪選舉獲得第二名好成績後,法院裁定他所屬的種子黨(Semilla)不合法,而顯然是賈麥岱盟友的警方突襲了該黨黨部(編按:此事激起廣大民憤,後來憲法法庭撤銷了中止種子黨活動的禁令,阿雷巴洛得繼續參選)。瓜國民主面臨威脅,而迫害新聞業正將其民主制度推向危險邊緣。

當新聞自由受損,其他自由也有危險

在此關鍵時刻我們敦促瓜地馬拉政府停止把新聞從業人員當作罪犯,對於遭到追殺的記者,撤回所有對他們的指控,撤銷對薩莫拉的判決並立即釋放他。

同時,我們呼籲世界各地的記者和新聞自由倡議人士為他們的瓜地馬拉同業發聲,並要求釋放薩莫拉。針對《日報》記者進行迫害、強迫該報停刊,嚴重傷害瓜國民眾了解政府作為的權利。我們絕不能容忍公然濫用司法以扼殺新聞獨立性的行為。當政府以系統性方式破壞新聞自由時,其他所有自由也都處於危險之中。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編輯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