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潘孟安檯面上真正的接班人?徐富癸臨危受命出戰屏南立委的內憂外患

政治

2024年立委選舉,屏南選區 (屏東第二選區) 民進黨原本提名有「潘孟安接班人」之稱的許展維議員,因被檢舉少報政治獻金及違反政府採購法,於7月底宣布退選。經過半個月多各種勸進、婉拒、徵詢及推薦多位人選後,終在8月16日經中執會通過徵召人選,確定提名時任屏東縣政府民政處長徐富癸參選。

民進黨推派潘孟安-周春米系統核心幕僚戰屏南

徐富癸是屏東人,在他去年底擔任周春米縣長的民政處長前,即是前縣長潘孟安的民政處長,更是潘孟安自先後當選立委和縣長以來的服務處主任、縣長室主任,徐富癸作為潘孟安的幕僚幾乎長達20年。而徐富癸與屏南地區的淵源,則要回顧到從事政治工作前,在恆春半島當記者跑新聞,以及後來身為潘孟安立委潮州、東港、恆春服務處主任的日子。不過話說回來,以經歷背景看來,民進黨重新徵召的徐富癸更無疑是貨真價實的「潘孟安接班人」。

屏東縣自1997年由蘇嘉全當選縣長開始,民進黨已連續在屏東執政26年,是民進黨在南部重要的票倉。其中2014年縣長選舉,潘孟安大贏國民黨對手簡太郎12萬多票,創下民進黨在歷次屏東縣長選舉中贏最多的紀錄。潘孟安聲勢水漲船高,更在民進黨面臨「韓流」侵襲的2018年縣長選舉,成功連任且仍贏國民黨對手蘇清泉6萬多票。到了2022年兩任縣長屆滿前,潘孟安在黨內縣長初選中,力挺時任不分區立委周春米,周春米最後在縣長選舉以1萬1千多票險勝,算是讓潘孟安在屏東經營的系統得以延續。

屏東蘇嘉全家族、潘孟安各霸一方

其實,屏東綠營地方派系及脈絡錯綜複雜,過去蘇嘉全在擔任縣長前即以國代、立委等公職在屏東累積厚實的基礎,侄子蘇震清則在2002年當選屏東北邊鄉鎮選區的議員,在2008年立委選舉改制後,一舉當選屏東第一選區立委,並在後來2012、2016年兩次立委選舉,幾乎皆以一倍之多的選票大贏對手,在屏北地區實力雄厚。屏東南邊則有車城鄉民代表出身的潘孟安,自2004年連任三屆立委,且也都是大贏。潘與蘇在屏東南北各霸一方。潘孟安擔任縣長後所留下的立委選區缺額,在2015年進行補選,由莊瑞雄勝出,然而,潘孟安在該次補選前的黨內初選及2016年大選前的初選,兩次皆支持2008年曾有意與潘孟安競逐立委的黃昭展,而非莊瑞雄,似乎讓屏南地區產生不同的化學變化。

2020立委選舉席次減少,綠營地方系統質變前哨戰?

然而,到了2020年立委選舉前的2018年底,經過時任行政院長賴清德與立法院長蘇嘉全會商同意,通過中選會提案屏東縣立委席次減少1席,這樣一來衝擊原本三位立委蘇震清、鍾佳濱及莊瑞雄能否投入2020年選舉的資格。2019年,蘇震清突然退出屏北選區的初選,禮讓鍾佳濱參選;到了2019年11月,黨中央突然決定將已準備參選屏南區域立委的莊瑞雄改列不分區,取代原本可列不分區、但涉有掏空案嫌疑的蘇震清,蘇震清則參選屏南區域立委。

2020年屏南立委這一戰,由於臨時「莊下蘇上」的風波讓地方嘩然,不僅國民黨候選人找到機會見縫插針,時代力量也推出恆春在地人張怡律師參選,甚至更有前綠營議員鄭朝明以無黨籍加入戰局。

選舉結果蘇震清僅以1萬6千多票勝出,擊敗時任屏東縣議長周典論的女兒周佳琪。而泛綠陣營的張怡和鄭朝明兩人共得到2萬6千多票,對於當時蘇震清選情不無影響。

然而,綠營在屏東因選舉所造成的恩怨並未終止,在2022年的縣長初選中繼續擴大裂痕,即便周春米有潘孟安大打政績牌從初選挺到大選,但或許綠營內部的裂痕,加上受到對手操作周春米父親曾任國民黨議員的影響,周春米贏得驚險。

2024年大選是泛綠團結還是分裂?

面對2024大選,現任屏南立委蘇震清在爆發涉嫌SOGO收賄案時退黨,此案今年遭判刑10年,加上選罷法修法增加排黑條款的影響,已無法參選,他改推兒子蘇孟淳參選。

對民進黨來說,曾任屏南選區立委的莊瑞雄,目前僅任一屆不分區,按照黨的規定可連續再當一屆,莊瑞雄今年初也未投入黨內初選。原本被提名的許展維7月因案退選後,雖有人勸進莊瑞雄,但莊以2020年選舉曾任蘇震清總幹事為由,無參選意願,誰來出戰一度難產,甚至還曾驚動蔡英文總統提出用協調的方式,希望泛綠只推一人、保住民進黨的贏面。

然而,在賴清德任黨主席後建立黨內高道德標準的形象,恐無法同意把這席立委禮讓給有涉貪爭議的蘇震清家族,因而還是選擇盡力尋找能戰的人參選。

民進黨中央黨部在中執會開會確定提名人選的前一天即透露,「提名小組認為莊瑞雄是屏南選區最適合的人選,也經過努力協調。之後徵詢周春米縣長的意見,最後決定將徵召徐富癸參選。」顯見屏南一席協調莊瑞雄出馬的結果未能成功。

此外還有一個值得關注的地方,那就是上次投入屏南立委選舉、並囊括1萬9千多票的時代力量,是否還會派人參選?若民進黨在屏南能整合其他親綠、泛綠陣營支持,對徐富癸這場險戰將增加一些利多。

徐富癸將面對哪個國民黨的「蘇醫師」?

另方面,主要對手國民黨目前雖尚未提名候選人,但2020年僅輸1萬多票,且眼看泛綠在屏東的兩大勢力將在屏南區對撞,自然會多加盤算尋求翻盤可能。而蘇震清為了提高勝選籌碼,甚至找了曾多次與潘孟安對陣的蘇清泉談合作整合的可能,但被藍贏認為有難度而沒有下文。不過,國民黨已表態此戰不會缺席。

至於徐富癸可能面臨的藍營對手,據推測,如果不是2022年縣長選舉以些微票數落敗的蘇清泉,蘇清泉的太太蘇主榮或許也是可能的人選。即便蘇清泉之前表態希望爭取不分區立委,但國民黨黨部確實也認為他是最強人選,並希望能挾上次競選再戰屏南立委。另一方面,和蘇清泉一樣具有醫師背景的蘇清泉太太蘇主榮,曾擔任位於東港的安泰醫院執行長一職。在醫療資源較不發達的非都會區,醫生社會地位備受尊崇,過往蘇清泉在單一選區的選舉雖都落敗,但2022年蘇清泉加強「蘇醫師」的宣傳形象大有斬獲,而就在立委屏南選區的東港鎮,蘇清泉就以2千多票之差贏了周春米,終結東港過往都由民進黨勝出的局面。以此觀之,如果國民黨繼續派出另個曾在屏南服務的「蘇醫師」,恐對民進黨來說更是一場硬仗,對近年來潘孟安在屏東所打造「潘孟安一周春米系統」勢力是一大挑戰。

而過去沒有參選經驗的徐富癸,能不能通過選票的考驗,在這場充滿內憂外患的選戰鞏固「潘孟安一周春米系統」勢力勝選,走出幕後,成為檯面上「潘孟安的接班人」,備受各方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