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需求弱、廠商撤離中國 蘋果供應商:今年招聘員工太容易了

中國經濟

由於海外需求疲軟,以及供應鏈離開中國轉到東南亞,導致今年夏季中國電子供應商多半沒有大舉徵才,也沒有招募高時薪的臨時工。

富士康工廠時薪僅約台幣85元

之前幾年,蘋果最大代工廠商富士康給臨時工的時薪高達35元人民幣(下同)(約150元台幣),外加額外獎金。但是近期根據《日經亞洲評論》對多個在線招聘廣告的分析,今年給的最高時薪僅25元人民幣(約105元台幣)。

消息人士指出,在中國兩個重要的科技製造中心東莞和蘇州市,一些小型電子製造商的每小時工資低於20元人民幣(約85元台幣)。

再舉例來說,東莞一家揚聲器製造商通常在每年夏季,該公司經理告訴《日經亞洲》,他忙著招聘臨時工,應對傳統的生產旺季。

東莞揚聲器工廠時薪台幣68元

這與正常的一年相去甚遠,現在這家亞馬遜供應商無需特殊的招聘,其臨時工的時薪仍保持在16元人民幣(約68元台幣),這是東莞今年最低基本工資。

「傳統旺季不需要聘僱任何額外的工人,這很不尋常,但今年的需求確實很弱。」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經理說。

以前,中國龐大的科技製造業通常會在夏季加大招聘力度,招募數十萬名臨時工,應對年終假期購物季前來自蘋果、亞馬遜、惠普、戴爾等美商大量訂單。

電子廠的人力仲介紛紛倒閉

現在,電子廠商不用額外支付更高的時薪、簽約獎金和其他福利,也不需要向外部人力仲介公司支付費用。

今年招聘異常疲弱,原因是全球和中國的電子產品需求銳減,以及供應鏈不斷撤離中國,這種淒涼與人工智慧(AI)投資熱潮,形成鮮明對比,AI是科技業的一個領域,吸引大量投資,未來增長。

蘋果供應商的一位高管告訴《日經亞洲》:「今年招聘員工太容易了,工資一點也不貴。」

另一家蘋果供應商的高管表示,過去該公司常常向人力仲介公司另外支付4.5億元人民幣(約19億元台幣),幫助該公司在夏季用人高峰期間找到足夠的工人。

中國遲緩需求將持續到明年

「但是今年,我們沒有在這些人力仲介上多花一分錢,以前每年招工和工資上漲都是讓我們頭疼的問題,但今年沒有這些問題了。」這位主管說。

晶片開發商凌陽科技的高管對《日經亞洲》表示:「儘管有一些急單,但我們認為,到今年年底和明年,中國的需求仍將相當遲緩且不確定,消費和信心尚未恢復。」

這位高管表示,「我們還發現,有一些美國、日本和南韓客戶,由於地緣政治風險,要求他們的產品不要在中國生產,這也衝擊中國的科技製造業和就業。」

蘋果、谷歌、微軟、亞馬遜等公司都要求供應商在中國以外的其他地方建設產能,其中大部分在東南亞設廠,蘋果還公佈在印度大量生產iPhone的計劃。

蘋果供應商大舉擴張印度產能

蘋果供應商的經理表示,已停止增加中國產能,該公司正在印度擴張。由於供應鏈轉移到其他國家,許多以前為中國大型電子製造商提供服務的中小型衛星工廠已經倒閉。

電子業外移造成青年失業飆升至數千萬人。中國政府從8 月15日起暫停發布7月份青年失業數據,理由是需要重新審視數據收集方法。中國青年失業率今年已經連續6個月攀升, 6月份創下21.3%的歷史新高。

雪上加霜的是,近日北京突然以違建為由,下令大半個京城的園區和企業在無補償下騰空搬遷,大批中小企血本無歸、陷入倒閉,料導致百萬人失業。

北京發起騰退運動,百萬員工恐失業

很多小企業老闆搞不清楚,為何辦公室一夕變成「違建」,面臨倒閉,百萬員工即將失業。有分析指出,北京領導有意要將低端人口轉移至雄安新區,以免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千年大計」雄安新區淪為「鬼城」。

《自由亞洲電台》及中媒《財新》陸續披露北京發起「騰退」運動細節。

北京朝陽區近日連續實施嚴苛的封控措施,以北京市統一規劃為名,要求轄區內多個工業園區的企業無條件騰空搬遷,僅僅朝陽區銘基國際一個園區,就有上百企業被迫歇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