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員工相繼爆料 高虹安坦言會「虛心檢討」 前幕僚:「人和」有待加強

政治

新竹市長高虹安日前因遭資策會控訴博士論文涉嫌抄襲,今(12)日被台北地院傳喚出庭,高在市府發言人徐千晴、一名女隨扈陪同下現身地院,她委任的律師團成員則包含王世華、林冠佑、柯志諄,王世華是台灣高等法院前法官,也是高虹安涉助理酬金、加班費貪汙案的偵查中辯護人。

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除了上述這些案子,竹市府高層人士動盪,也讓高虹安再度捲入爭議當中。其中新竹市前文化局長錢康明日前無預警「被請辭」,就在11日正式卸任,連番在臉書發文指控,高虹安的「好朋友」常在外面找市府幕僚「談事情」是不對的,更說遲早會出事,而最近被爆料的豪車、豪宅更只是開始,暗喻高虹安男友李忠庭「後宮干政」。

高虹安庭審1小時,出面回應爭議!

台北地院法官楊世賢今天對高虹安進行調查程序,庭審約1小時結束,高虹安也在庭後出面,針對近日的一連串風波做出回應。

高虹安首先表示,她想跟社會大眾說聲不好意思,「我知道現在是總統、立委大選時間,因為我個人許多的事情,一直占用媒體版面」,希望後續可以回復到關心總統候選人的政見,或是真正影響到大眾巨大利益事件,包含超思進口蛋及綠能議題。

針對自身爭議包含男友李忠庭租5000萬豪宅爭議、前文化局長錢康明爆料「男友干政」等,高虹安一一澄清,她表示,租屋部分是「李先生來處理的,我自己是住在新竹市15年的社區大樓,後續如果有機會,會請他說明,我相信他會將租賃房屋的事情,跟相關檢調人員報告。」

自嘆處理「人事」不成熟,高虹安:我會虛心檢討

高虹安補充,今年她已經和新竹縣長楊文科達成共識,不會辦跨年晚會活動,「所以更沒有所謂的外人會去喬事情的空間,這些我也跟政風處強調,向處長表示在三天之內約談市府局處首長、機要秘書,來了解是否有接觸的狀況」。

最後,高虹安也說,自己在經歷過這一些事情之後,也更深自檢討,過去不管是學校、就業,一直以來希望把事情做好,但在處理「人的事情」上面,也許在處理事情前,處理人的心情更加的重要,她也虛心地檢討,希望自己能有所成長。

當高虹安結束聯訪後,匆匆地在律師陪同下搭計程車離開,不過陪同她出庭的市府發言人徐千晴卻沒有一同上車,反倒自行離開現場。據了解,高虹安今日有向市府請假一天,開庭結束後疑似在台北還有其他行程。

高虹安受訪後,匆匆搭車離開地院。(攝影/林哲遠)

高虹安爭議一籮筐...民眾黨「冷處理」?

值得探討的是,面對高虹安近日的一連串爭議,民眾黨、柯辦並未向上次高音涉貪遭起訴時,全面跳出來聲援高,這次似乎「冷眼旁觀。」

對此,民眾黨發言人楊寶楨今日受訪時表示,昨天第一時間他們也在等待新竹市政府的具體回應,畢竟很多細節他們無法了解,還是要等竹市府給出說法後,才知道後續該如何回應。

男友干政?楊寶楨:請拿出具體證據,別亂指控

楊寶楨強調,現在很多人提出的質疑都還停留在影射階段,如果真的有證據的話,請拿出來給政風、廉政署、檢調,該查就查,就事論事、憑證據說話,但若真的沒有發現任何不法情事,也應該還高虹安一個清白。

針對錢康明指控高虹安男友李忠庭「喬標案」,楊寶楨認為,在證據出來前,不該說人家在「喬標案」,對當事人非常不公平,昨天竹市府、李忠庭的聲明稿清楚說明,最後跨年晚會沒有舉辦,何來喬事情一說?此外,錢康明與李忠庭在高虹安擔任立委時期便已在地方認識,雙方在音樂、藝術創作方面本來就有交流。

楊寶楨今日在黨團記者會上回應,高虹安近日風波。(攝影/林哲遠)

被點名可勝任副市長,謝明珠澄清:不要亂點鴛鴦譜!

另外,談及謝立功昨日大力推薦,擁有豐富行政經驗的前柯市府辦公室主任、訪日團長謝明珠,來接任新竹市副市長,藉此來彌補市政。立委賴香伶回應,無論如何,也不該在此點兵點將,具行政經驗的人選很多,不覺得有必要在此時點名特定人士。

謝明珠今日也向《信傳媒》澄清並表示,以高市長的智慧應該有能力處理她個人的政治危機,「我跟她不熟,請外界不要亂點鴛鴦譜!」

此外,根據知情人士說法指出,目前副市長一直有在「徵詢一些人選」,可以確定的是,不會是柯文哲的妹妹柯美蘭。

幕僚:市府9成以上的人沒見過李忠庭

由於高虹安從過去擔任立委至今當選市長以來,許多的爭議、黑料都是被「前員工」所爆料,不難看出,高虹安不太會「分手」,容易與離職員工產生不愉快。一名前高虹安競辦幕僚向本報透露,她跟在高虹安市長近兩年的時間,很清楚高虹安是個完美主義者,儘管對屬下很「嚴格」,但高也不會去壓榨員工。

她坦言,也不是說每個離職的助理都會跟高虹安「不和平分手」,其實也有不少人離職後,還是站出來幫高說話。不過,「雖然我跟老闆在相處上非常融洽,但也必須要承認,高虹安在跟某些局處首長、助理分手時,處理得沒有很好。」

談及錢康明就任局長時期,是否有與高虹安起衝突?她回應,衝突沒有聽說過,但局長確實在議會的定期會上,備詢時沒有通盤掌握狀況,加上在文化局有一些前市府留下來的爛尾工程,在這方面錢可能處理狀況進度緩慢,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至於高虹安男友李忠庭是否真的有和市府人員接觸?另一名知情人士則表示,局處首長、市府的相關人士有9成以上都沒有見過李本人,她強調:「只有在去年選舉時就加入高競辦的人,才比較有可能認識李忠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