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一線城市民眾夢醒....連金飯碗的金融業高層薪酬都被大砍40%

中國議題

《彭博》9月13日一篇長文報導,中國工廠普遍裁員和減薪的現象延燒到科技與金融業的白領階級,連知名金融機構的高級銀行家薪酬(包括基本薪資、福利等)都被大砍4成,使一線城市居民的中國夢慢慢醒了。

上海和北京招聘新員工的薪酬下降9%

幾十年來,中國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曾是全世界經濟發展成功的典範,市民所得和生活水平持續提高,數百萬人進入中產階級。

如今這種榮景即將畫下句點,使習近平國家主席提倡的中華民族復興運動備受威脅。

《彭博》整理公司的數據顯示,上海和北京市企業招聘新員工的薪酬平均下降9%,創下2015年開始統計該數據以來最大跌幅,與政府數據形成鮮明對比。

很多白領感受寒冬來襲,企業悄悄削減旅行和膳食津貼等福利支出,對白領上班族的打擊加深,凸顯中產階級也未能倖免全國減薪潮。

中國勞工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儘管北京試圖恢復經濟增長,但消費支出仍進一步縮減,使中國勞工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政府須控制社會動盪,須想辦法創造更好的城市居民的工作。習近平的簡單解決方案應該是推行財政振興措施,然而,中國債務驅動經濟的空間有限。

「除非我們看到可支配收入穩定增長,否則我認為中國的消費不會隨時改善。中國人不愛消費,是因為他們覺得有太多不確定。」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 SA)的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埃雷羅(Alicia Garcia Herrero)表示。

彭博訪問18名民營企業員工,其中大多數人以話題敏感拒絕透露真名,他們談話透露中國就業市場痛苦的程度遠遠超出創紀錄的青年失業率。

儘管不滿情緒日益高漲,許多各個年齡段的城市勞工願意接受大幅減薪、更少的裝飾和更長的工作時間,只是為了保住工作。

地方政府財政赤字創下歷史新高

在2020-2022年,這3年官方花費巨資,清零嚴控新冠疫情,使地方政府財政赤字去年1-11月高達為7.75兆人民幣(近新台幣34兆元)創新高。

即使中國今年解封,許多企業老闆都在苦苦掙扎,應對經濟放緩造成的緊張預算。就算有錢的企業,也面對習近平「共同富裕」政策所帶來的挑戰。

中國大型券商中信證券將一些中高階員工的基本薪資調降15%,中國國際金融公司(簡稱中金公司、CICC)更是將旗下高級銀行家薪酬(包括獎金)大砍逾40%,中金還指示銀行家乘坐長途汽車,並預訂最便宜的火車票。

上海一家銀行主管的薪酬被下調10%

Eason是上海一家商業銀行的業務主管,令他沮喪的是,去年他的薪酬下調10%,他抱怨說,當局一邊鼓勵家庭增加消費,企業卻拼命減員工薪水,可支配所得跟著減少。

有內地客戶的香港銀行家表示,中國財政激勵措施較少,更多強調減輕風險,消費者對於花錢保持冷漠,使金融業形成「躺平」的現象。

一家國際公司駐上海的顧問表示他每日伙食津貼被大砍近80%,剩下27美元。杭州一家新媒體公司的黃經理說,公司不再支付深夜叫車費用,也停辦自助餐與海外旅遊團。

他說,現在公司的共識把握每一個活下去的機會,該公司過去3年大幅裁掉三分之一的員工,可能未來要裁掉更多的員工。

新經濟產業員工也難逃減薪厄運

電動汽車、電池或太陽能等新經濟產業的員工也難逃減薪厄運,6月份低階員工的平均基本薪資比去年同期調降3.6%,至13,755元人民幣(約5.8萬元台幣)。

中國龐大的科技業2022年裁減數萬名員工,湧現前所未有的成本控制浪潮,光是網路雙星阿里巴巴和騰訊,就裁掉2萬多名員工,許多失業的科技人求職時願意接受最高50%的減薪幅度。

一名深圳騰訊員工被主管要求找一份新工作,老闆解釋人力資源部門會告訴她的下一個公司,結果她辭職了。這個策略奏效,她接受阿里巴巴北京新工作,她獲得加薪20%,但是還不到她期望值的一半。

中國公務員通常被保證終生適度穩定的薪水,現在連這種「鐵飯碗」都出現裂縫,因為地方政府紛紛削減公務員的薪酬(基本薪資與租金等現金補貼),彭博採訪10名地方公務員。

公務員薪酬被大砍15%-40%之間

作為廣東省北部某市的一名獄警,Jason Wu本來享受半年一次加薪,這樣過了10年,然而,自2021年以來,他的現金補貼一直縮水,官方沒有解釋原因,結果他整體薪酬減少15%。

Jason Wu薪酬直直落,象徵地方政府財政壓力的一個縮影,隨著中國房地產危機加深,各地方政府土地收入大幅下降,加上先前清零控制疫情成本巨大,政府都背負巨大債務。

較貧困的省縣市公務員遭受更為沉重的打擊,例如,一個負債累累的北方省政府官員表示,他總體薪酬被大砍35%,另一位公務員回報,他已經連續3年近乎沒有領過獎金。

持續城市化是經濟轉型的關鍵,可以推動高價值服務和生產。但是如果承諾大城市美好生活的願景失去了吸引力,那麼,想要扭轉中等收入陷阱,只會變得難如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