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過1800億美元資金逃離中國 人民幣下探16年低點 牽動亞洲貨幣走跌

金融市場

美國聯準會(Fed)周三(9月20日)維持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維持在 5.25%-5.5%,合乎市場預期,但是暗示預測今年還會再升息一次,刺激美元指數衝高至位105.439,上探7個月高。

人民幣逼近16年低點

周四人民幣應匯率聲倒地,離岸人民幣兌美元一度貶破7.32元人民幣,連4黑,接近9月7日創下的16年新低7.345元。今年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累計下跌超過5%,為2023年表現第二差的亞洲貨幣,跌幅僅次於馬來西亞吉林特。

其他亞幣連動走貶,台幣周四重貶1角多,貶破32.1元,低點下壓到32.132元,創10個半月新低;日圓兌美元貶破148日圓,下探11個月低點。

Fed年底前可能再升息一次,帶動美國2 年期公債殖利率彈升至5.18%,創下2006年以來新高;10年期公債殖利率升至4.43%。

美國2年債殖利率為中國2倍多

中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只有2.683%,2年期公債殖利率也只有2.249%,加速資金流出,中國經歷8年來最大規模的資本外逃,給經濟與人民幣帶來下行壓力。

《彭博》近日報導,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的數據統計,8月份資本外流高達490億美元,創下2015年12月以來最高水準,主要是由於8 月份有價證券賣超290億美元,以及8月份外商直接投資變成赤字168億美元,創2016年以來最大跌幅。

從2021年12月的歷史高峰到今年6月底,外資持有的中國股票和債券大減約1.37兆元人民幣(1,880億美元),相當於大砍17%。

一年多資本外逃1880億美元

隨著資金撤離中國金融市場,國際公司找到中國替代品以及海外旅行復甦,衝擊中國服務貿易,使得人民幣受到各方面打擊。

由於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成長緩慢,以及與美國的利差不斷擴大,大量資金外逃,導致人民幣逼近16年最低點。當前風險在於,人民幣疲軟,進一步削弱吸引力,導致資金更加速外流,進而破壞金融市場的穩定。

2015年人民幣大幅貶值,以及川普政府領導下的中美貿易戰期間就是這種情況,當時北京需要收緊資本限制,並提高人民幣在香港的融資成本,這次當局也採取各種措施,希望遏止金錢疲軟,但是資金外流趨勢似乎很難扭轉。

外資持有的中國公債規模跌至4年新低

法國外貿銀行(Natixis SA)高級經濟學家Gary Ng表示,由於貨幣政策和當前整體環境呈現分歧,中國不可能達到拐點並有足夠的激勵措施吸引資本回流。

由於中國房市場崩盤和出口重挫,北京將無法實現今年5%左右經濟成長目標。8月份,外資持有的中國公債規模跌至4年新低,同一月份,外資賣超120億美元中國股票,創下單月新高紀錄。

自2022年中期以來,由於中國房億封鎖限制和監管鎮壓民營企業,使投資人對中國資產退避三舍。今年解封後,中國經濟復甦薄弱,消費者信心下滑,導致投資回報緩慢。

由於中國公民出境旅遊的人數超過入境遊客人數,使中國服務貿易長期逆差。加上外國遊客避開中國,中國人暑假出境旅遊激增,中國服務貿易逆差更為嚴重,也造成8月份服務逆差擴大。

分析師指出,「過去12個月裡,大量看跌中國經濟成長和人民幣前景的資金已經逃離中國,未來資本外流情況應該會放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