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小農》溯源、透明才能正本清源 雞蛋是從明萬曆十五年來的

努力小農

終於不缺蛋了!

最近進口雞蛋沸沸揚揚,好處是貨架上滿滿的蛋,再也不缺蛋了,下架了上任才51天的第一任農業部長,和中央畜產會董事長,在野黨高興了。壞處是,我也買不到進口蛋,進口雞問題引起的骨牌效應,並將危害到國內的蛋農。不過也還好,因為冬天馬上來了,台灣的禽流感伺機爆發,接下來蛋雞又不夠了,又缺蛋了,然而民眾又擔心染疫禽流感,又不敢吃蛋了……。

政黨輪替以來,深層的食安問題都沒有做好,因為很多金流都無法公開,金流不公開,物流、資訊流就無法公開,再加上無知的媒體只會報導表面的政治鬥爭,根本無能觸及核心的問題,政客也樂於隨著膚淺的主旋律起舞,人民又非常信賴政府,所以就像一個永無止境的死循環,每天都會看到「回收」的新聞輪流播出,大家都省事,這些新聞不用看就懂:這個國家沒救了。

「我進口的蛋是在國外出口前就包裝好,本來在出口國檢疫好了,進口後就直接拉到簽約的超市就好了,怎麼會有問題?可是台灣還要檢疫,所以還要存關拖上幾天。」一位進口蛋商如是說。

為什麼不按照WTO協定檢驗檢疫?

的確,按照WTO的SPS(動植物檢驗檢疫和食品安全協定)的規定,會員國彼此間要有食品、農產品的檢驗協定,沒有必要逐批重複檢驗,特別是農產品、水產海鮮、食品都有很短的保鮮期,WTO是促進國際貿易順暢進行的組織,要的就是貨暢其流,但是台灣的檢疫、食安單位疊床架屋,增加了許多非關稅貿易障礙,也苦了消費者、進口業也,還有本國的農漁產銷系統,因為所有的問題,都發生在官僚系統不守國際公約,擅自加上奇怪的要求,我們不能不懷疑這些博士、碩士不是笨,而是壞,因為這樣他們就可以無限制的擴權,產生諸多弊端。越不確定的,就會有更多的後門、貪腐的機會。

為什麼蛋進口還要檢疫、分裝、洗選?難道存心就是想進壞蛋,這麼簡單的事,為什麼會變得這麼複雜,而且國際行之多年,若無弊端,就說不過去了。

這本來是事務官僚的事,但是飽讀詩書、學富五車的博士政務官們,大多在學校教書,學生都必須聽命於他們,才能通過考試、畢業;這些政務官可能有很多鬥爭經驗、複雜的算計,但是對市場的社會事,就涉世未深了,再加上他們習於只看PPT簡報,不會深入去溯源事務官或委辦單位提出來數據的真實性、可靠性、不確定性,只要簡報合意,就批准下去;而且他們的官轎還是要這群事務官來抬,如果事務官不配合,怠惰,甚至給政務官穿小鞋,向在野黨或敵對派系通風報信,沒有政務官吃得消。

這30多年來,我冷眼旁觀這一幕幕的鬧劇,演員(官員、商人),報幕(媒體),觀眾(人民、消費者)無不賣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所以鬧劇總是不會停止。

1987年我在民生報報導馬肉冒充牛肉,原因很簡單,我從海關查到進口的資料中,每個月都有數十貨櫃馬肉從加拿大、美國進口,但是市面上竟然看不到馬肉產品(食品或飼料),所以引起我追查的興趣,按照進口資料一一拜訪進口量最大的幾家,新聞見報後,引起檢調單位的重視,介入調查,調查局去查這些進口商的帳簿,不久就水落石水,進口飼料用馬肉被賣去軍營、攤商…因為馬肉只有牛肉價格的5分之1。

地方政府都已經拿不到雞蛋進口資訊!

過了36年,也解嚴了,電腦資訊更是發達,但是這些進口資料竟然成了政府官員的禁臠,理由是「保護廠商個資」,就連地方政府要求索取,都吃了閉門羹,實在是不可思議。所有人只能拿農業部或衛福部公布的資料,其真實性、時效性如何,又是一個問題。

我們應該看到的是隨時可以在網路上查到的進口報關資料,如果這些資訊公開透明,我相信弊端、弊案就能減少。按照《政府資訊公開法》,這些政府主管的資訊,都必須主動公開,誰進口的,從哪裡進的,到岸價格,批號都應該公開。如果這裡就沒有資料,接下來就全是「無頭公案」了。

過去不是有「食安雲」嗎?這些資料就該上食安雲,而且後面的流向也要公開透明。

現在進口萊牛、萊豬、核食、核魚,我一再要求應該按SPS協定與出口國建立「決戰境外」的制度,在出口國就做好生產、銷售履歷,以及檢疫、檢驗,做好責任制、信任制,進口後除了第一次進口、高風險的需要逐批檢驗,其他就該直接送到物流中心,因為台灣的進口、內銷冷鏈也沒做好,大家都是不乾不淨吃了不病的心理。

明神宗(萬曆)早年勤政愛民,晚年帶頭怠惰,當皇帝又貪污,30年不上朝,是歷史上的奇葩皇帝,我相信今天的雞蛋風波的蛋是來自400年前明朝官僚體制。(圖片來源/故宮典藏資料)

因為我們的政黨政治、官僚系統、大學、學術界、商界都沒有溯源和公開透明的習慣,更沒有公平競爭的環境,遇事硬抝,抝過就沒事了,大家都努力了,大家都沒錯,自然就會形成「劣幣逐良幣」的系統,所以小事不解決,大事解決不了,無論食安、環安、農安、土地正義、世代正義、低薪問題,沒有人能夠找到原因、源頭,只能這樣沈淪下去。

明神宗(萬曆)早年勤政愛民,晚年帶頭怠惰,當皇帝又貪污,30年不上朝,是歷史上的奇葩皇帝,我相信今天的雞蛋風波的蛋是來自400年前明朝官僚體制。

日前花了一小時看完了「山道猴子的一生」,深刻感覺到年輕人的膚淺悲哀,當然當年輕人從小都在沒有正常公開透明的資訊環境下,只能活在自己創造的小小舒適圈(其實是非常拮据痛苦的),沒有過去,當然沒有未來。

如果要溯源這場「蛋蛋風波」,應該是中華民國112年的「明萬曆十五年」的翻版,我可以保證,113年、114年、115年…,再怎麼政黨輪替,甚至獨立、被統一,還會停留在萬曆十五年,因為現在的官府全是復刻當年的官僚思維、心態。因為他們從來沒有打算好好把資訊溯源、公開給人民,剩下的只是明神宗萬曆帝愚昧、專制的體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