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訪美隔空喊話 藍白合會讓台灣走向內閣制、聯合政府?

政治

藍白「合」還是「和」,進入最後緊要關頭,民眾黨主席柯文哲在美國隔空喊話,在藍營內部掀起波瀾,大家瘋狂猜心,因為藍白合能否成局,全繋乎柯文哲一心。

藍白合怎麼合?比民調之外還要有配套

民眾黨喊話,要用民調決正副,但現階段侯友宜正用力催足馬力往上爬,加上國民黨「家大業大」,在地方還有14位縣市長,在國會有38席立委,對比民眾黨成立1年,只有1位弊案纏身的新竹市長,加上5席不分區立委,所以藍白雙方到底要用什麼基礎去換算彼此的政治實力,來決定該怎麼合作,成為最困難的突破點。

一般認為,用民調決定誰正誰副,是最後不得不、也相對合理的手段,因為藍白合作前提就是「要贏」,民調支持度高的比較有贏面是基本常識,但一定會有其他「配套」和「附加條件」,否則民調落敗的一方必定心有不甘,大家現在不把話說清楚,日後糾紛恐怕沒完沒了。

柯主張內閣制、閣揆同意權,走向聯合政府方向

目前民眾黨跟柯文哲陸續開出的合作條件、放釋出的訊息包括:

1. 贏的人當正的,輸的人退選。

2. 輸的人可以決定副手。

3. 柯文哲如果不是當正的,也不會當副的,而會選擇當行政院長。

4. 藍白地方先合。

5. 國會三黨不過半,藍白國會合。

從民眾黨提出的這些要求,隱約可見他們內部主戰、主和兩派意見相持不下,但這也是一種兩面手法,可以讓國民黨讓步讓得多一點。

不過,柯文哲二度訪美期間,接受媒體訪問時把話講清楚了:藍白合可能會失去部分票源,但政治是說服的過程,很難期望1加1等於2,但有6成以上的人希望政黨輪替,應該要遵從最大民意;他主張「內閣制」與「閣揆同意權」,「聯合政府」終究是要走的方向。至於該怎麼合?他拋出他的方案:藍白比民調,由高的一方當正的,低的一方推薦副手,雙方審慎評估協調,組成勝率最強的一組人馬。

柯二度訪美期間,周榆修繼續藍白談合

其實,柯文哲不在國內時,藍白雙方還是持續進行接觸談判,由柯辦主任周榆修主談,再由周榆修時時回報進度給遠在美國的柯文哲。目前看來,民眾黨主和派略占上風,主戰派持續觀望。

國民黨那邊則不斷「堆疊善意」,澄清民眾黨的疑慮,包括操盤手金溥聰公開受訪,澄清他沒堅持侯友宜要當正的、不當副的,他也不是藍白合的破壞者,明著說選舉隨時在變化,不同情境有不同因應方式,政治不是死板板、是有彈性的……最後更直接點破這是有人故意挑撥、捏造事實,居心叵測,就是希望藍白破局。

「黨對黨談判」朱立倫主談、金溥聰拒當破壞者

從歷次國民黨主席朱立倫的公開談話,不斷強調這是一場他與民眾黨主席柯文哲,各自代表所屬政黨進行「黨對黨」的談判,一來確保不會是政治收買、裂解民眾黨的手段;二來他們不想變成私相授受、權力交換,毀了朱立倫跟柯文哲的政治信譽,而且這次的黨對黨談判可以為未來籌組「聯合內閣」培養默契,也為未來三黨不過半的國會建立合作規則。

可是柯文哲現在唯一的優勢,就是民調支持度暫時高過侯友宜。只不過他的支持群眾,也正好是投票率最不穩定、甚至是最低的年輕人,因此國民黨才有跟民眾黨討價還價的空間。

花式民調、特調民調決定藍白合總統候選人?

而且民調該怎麼做,「學問」很大。尤其從各家排山倒海做出手機、市話、用手機發送簡訊連結網路問卷,還有直接在網路上做問卷等「花式民調」,另外還有用不同方式搭配不同比重的「特調民調」趨勢看來,做手機、簡訊民調的結果明顯有利於柯文哲、也對侯友宜最不利,做市話民調則正好相反;而且手機、發簡訊連網路民調的成功樣本,做出來的民調學歷普遍偏高,因此也有利於柯文哲。

這使得「計量政治學」在產出2024總統候選人過程中,工具價值大爆發,充滿挑戰性和實驗性,讓民調成為政治顯學。因此,選擇什麼方式進行民調,或用不同方式、不同比例去特調出最貼近現況的民調,成為「藍白合」成功與否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