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崑玉特稿》以色列有事台灣也會有事?其實2024才是台海最危險時刻

國際政治

烏克蘭、以色列、台灣海峽,世界三大火藥庫已經爆了兩個,台灣許多人剉著等。戰略專家們也警告,烏克蘭已經消耗了不少美國的戰爭資源,如果以色列與哈馬斯之間的戰事不順,陷入阿富汗反恐戰爭那種不贏不輸,不死不活的低強度戰爭泥沼,勢必進一步消耗美國戰爭資源,那如果台海有事,美國還有力氣支援台灣嗎?

以色列若戰事不順,勢必消耗掉美國的軍事資源

以色列是個資源不多的國家,雖然全世界猶太族群很有錢,也會支援母國,但除了錢以外,戰爭當下打的是手邊僅有的戰爭資源,裝備彈藥油料,飛彈炸彈子彈之類的。

50年前,1973年第一次贖罪日戰爭,當時以色列已經有相當國力,儲備了不少彈藥武器,但開戰7天內,以色列的彈藥庫存便已降到危險程度,在10月14日美國開始空運前,反戰車主力105砲彈的庫存,已經降到只夠再用48小時。於是尼克森下令,把所有一切能飛的東西都給我動起來,美軍把西德基地的庫存彈藥,用運輸機繞過葡萄牙,連夜急送以色列,據說前線士兵拿到彈藥時還是冰的。

這次對付哈馬斯,雖然不是當年那種,南北兩線分與埃、敘兩國,幾千輛戰車馳騁的國家級對戰,但若戰事拖延,以軍被拖進加薩城鎮戰,傷亡變大,裝備損耗,油價攀升,精準彈藥用光又來不及生產補充,甚至拖進伊朗或其他阿拉伯國家,演成另一次中東以阿大戰,最後以色列還是得靠美國支援,間接耗掉美國的戰爭資源。

而且,美國為穩定中東局勢,必須壓一支航母戰鬥群在地中海,甚至壓兩支航母在波斯灣對付伊朗,將使美國減弱其全球軍事調度能力,無暇他顧。

俄羅斯、中國、伊朗、北韓已組成「邪惡軸心」

國際政治的情勢也不容樂觀。俄羅斯、中國、伊朗,也許還可以加上北韓,顯然已形成某種戰略聯盟,姑且稱之為歐亞大陸陸權大國組成的「邪惡軸心」,而且其體量及戰力遠比希特勒或一戰時的德意志加奧匈帝國大得多,北韓在供應俄羅斯彈藥,伊朗供應無人機,中國供應民生物資,俄羅斯則報以糧食、油料、與科技。

這個四軸戰略同盟,各自有其關注的目標,俄羅斯是烏克蘭,伊朗是以色列,中國是台灣,北韓是南韓。前兩者已經爆了,後兩者蓄勢待發。

美國軍力一向是以打「一個半戰爭」為建軍基準,即歐洲打一場全面戰爭,亞洲或其他地區,還足以打一場有限戰爭。如果形勢演成四場有限戰爭,除了俄烏與中東,北韓攻擊南韓,拖日本下水,中國再在台海發動戰爭,日本兩頭都有事,便將使美國手忙腳亂,戰爭資源快速耗損,超出既有準備,平時擬定的戰爭計劃多半失效,因為沒有足夠的軍隊可以執行任務。'

其實2024的3到10月才是台海最危險時刻

照現在情勢看,這「陸權四軸」很可能已有這樣的戰略合作默契,且已著手實施。這四傻單獨對抗美國,必然活不久,但雙拳難敵四掌,單挑不過就玩圍毆,還是有機會扳倒美歐北約的。中東的生事,使俄羅斯在烏克蘭的壓力減輕不少,不論軍事或政治上都是。

當美國注意力被吸引到歐洲與黎凡特(編按:泛指地中海東部的以色列、約旦一帶),東邊再來給他生事,便會形成犄角之勢,令老美備多力分,首尾不相救,這是合理的戰略盤算。而且這種多點放火,顛倒正面的戰略操作,必須同時發動才能產生作用,一個一個來,沒有協調總攻,就無法讓老美手忙腳亂,左右不相救。

所以,擔憂最近台海會出事,並非無矢放地,喔!打錯字了,並非無的放矢,正因美國一直將戰爭準備目標線壓在2027年,中共若在2027年才發動台海戰爭,將無軍力與奇襲優勢,今年或明年,搭配著未完的俄烏,剛起的中東,才是最好時機。

換句話說,明年才是台海最危險的時刻。1月大選完,中共大可以臺獨份子當選總統為藉口發動戰爭,而1月當選到5月底就職,其間有四個月的憲政空窗期,政府高層正在準備換代。3到10月又是台海海象與氣候適合登陸船團進發的時間,台軍與美軍的各項裝備都還沒完全就位,對於一個野心家而言,這簡直是放在嘴邊的肥肉,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

美國海軍最好表現的地方就是台海,也早已看出陸權四國的戰略企圖

問題是,這四隻怪獸都是旱鴨子,陸地上很威,出海就不行了,但打台灣非得調動大規模海、空軍出海不可,陸軍再強也沒用。

對一個海島國家而言,只要沒被佔領,苦一點跟你耗到底,還是能做到「不死就能贏」的,英國、日本都是這麼活下來的。而俄烏、中東,甚至朝鮮半島,主要打的都是陸戰,美軍就算介入,消耗的也是陸軍裝備與人力。

也就是說,即使開打三場陸戰,美國海軍還是閒得很,至少是可進可退,自行決定他要在某場戰爭中的介入程度。美國海軍與部份空軍,加上盟國的海空軍,可以好好表現的地方就是台海。

現在美軍在西太平洋的戰略布局,明顯是以台灣本島為鐵砧,日本與菲律賓為鐵槌,只要中共敢出海,便可像坎尼會戰一樣中間頂住,兩翼夾擊,務求在一天一夜中,全殲中共海空軍和登陸船團,使其往後三十年都無力進出西太平洋。也就是說,即使美國陸軍與空軍在全世界忙得焦頭爛額,美國海軍仍能調集大部份軍力,在西太平洋打一場海上的全面戰爭。

因為在其他陸戰戰場上,海軍是後衛與支援,但在西太平洋,海軍是主力,其他地區消耗美國再多戰爭資源,海軍仍有能力經營某一方向的海空主戰場。二戰美軍就是這麼幹的,陸軍與空軍在歐洲打得天昏地暗,但海軍和陸戰隊仍足以在太平洋戰場上一路輾壓日本帝國海軍,美軍從來不想跟中共再來打一次長津湖或上甘嶺,他們想的是在台灣海峽製造無數的人工漁礁。

美國也不是沒看出陸權四軸的戰略企圖,與真的同時爆發四場戰爭所帶來的具大麻煩,所以極力嚇阻最壞狀況的發生。

去年的火箭軍爆料,接著是裝備部,現在是中共海軍也出問題,美國充份利用了情報優勢與習近平多疑性格,造成了解放軍高層團滅,間接進行了軍系的斬首行動。這便使得中共在未來兩、三年內,難以展開一場大戰,拖緩了四戰併發的危機,讓美國有時間,一個一個的搓掉各個「老筍」。

台灣處在海權陸權的交界上,處變不驚才是安身立命最好的選項

所以,台灣人也不必太過恐慌。台海打不打,不是我們決定的,而是國際大戰略博奕決定的,甚至是那四個邪惡軸心一念之間決定的。只要戰略時機對其有利,咱們選誰當總統,他們都還是要打,不想打就只能投降,不投降就得挨打。

但老美也不是吃素的,你有你的千條計,我有我的好主意,情報先行,海軍在後,想在台海生事?老美也只好請出南無加特林菩薩,對中共海空軍進行「物理超渡」。反正閒著也是閒著,中共若想趁亂出動海空軍與火箭軍,老美海軍可是點煙翹腳搓著手在等你了。

老美面對戰爭與危機的態度是值得台灣學習的。台灣人民的集體性格,太過婆婆媽媽,切菜切傷一個口子,便全家哭天搶地的叫救護車送急診室,其實只要備好醫療急救用品,學過基本急救知識,瞭解事情的輕重緩急,做好最壞狀況下的應急準備,大多數的危機,都是可以安然度過的。

我們無法預知那一天會有什麼災難降臨,只能設想最壞的狀況,做最好的準備,然後繼續去大吃二喝,過自己的小確幸。我們身處的時代,是海權與陸權間的世紀對決,台灣正是處在海權陸權的交界上,站穩腳跟,處變不驚,也許才是安身立命最好的選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