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衝突》哈瑪斯聲稱為巴勒斯坦而戰 卻害巴人的「建國夢」更加遙遠

國際

本文作者為:

彼得辛格(Peter Singer),澳洲知名哲學家、美國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生物倫理學教授,是推動「利他主義」和動物權的思想先驅,著作包括《真實世界的倫理課》、和台灣宗教學者釋昭慧的對談語錄《心靈的交會─山間對話》。

哈瑪斯猛烈攻擊以色列理當招致全球譴責,如果這如以巴雙方所說得那樣是一場戰爭,那麼哈瑪斯蓄意鎖定平民已經構成重大戰爭罪。

然而哈瑪斯的殘酷行為並非憑空發生。以色列和加薩走廊(Gaza)現在發生的事情帶來的教訓,就是暴力只會孕育更多暴力。以色列和哈瑪斯當前的悲劇原本是有機會避免,卻被28年前的一場謀殺給毀了,那就是1995年時任以色列總理拉賓(Yitzhak Rabin)暗殺事件。

2000年和談失敗,以色列極右派、巴勒斯坦哈瑪斯崛起

凶手不是巴勒斯坦激進份子,而是一名反對《奧斯陸協議》(Oslo Accords)的以色列極右派人士。拉賓希望透過協議建立「和平之地」,然而以色列極端主義者反對這項作法,對他們而言猶太人在聖地的主權是毫無商量餘地的。

拉賓在一場和平集會進行到尾聲時遭到刺殺,當時有10萬多以色列民眾參與集會,他們盼望終結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之間的敵意。那時這樣的希望似乎符合現實期待。

暗殺拉賓的最大受益者是以色列民族主義者,尤其是當今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Binyamin Netanyahu),當時他是右翼政黨「聯合黨」(Likud Party)的領袖。尼坦雅胡反對《奧斯陸協議》,因為該協議要求以色列撤出他在1967年六日戰爭後佔領的土地(編按:此指加薩走廊、約旦河西岸等巴勒斯坦領土)。為了反對《奧斯陸協議》和拉賓,尼坦雅胡嘲弄地率領眾人抬棺抗議,還秀出一副絞索。

拉賓死後,2000年大衛營(Camp David)以巴談判同樣以失敗告終,極右派自此在以色列佔上風,而巴勒斯坦在被佔領區建國的前景幾乎完全消散。同時,巴勒斯坦領袖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世俗化的法塔組織(Fatah)建國失敗,強化了主張伊斯蘭主義的哈瑪斯。哈瑪斯與其他巴勒斯坦民兵組織一起把自身合法性,建立在殺害以色列人(以及被控與以色列合作的人)上面。

哈瑪斯自2007年起控制加薩走廊,並從那裡擴張影響力、輸出暴力至以色列佔領的約旦河西岸。名義上,約旦河西岸是由法塔掌控的巴勒斯坦自治政府(Palestinian Authority)統治。而隨著哈瑪斯壯大,愈來愈多以色列人支持尼坦雅胡承諾的鎮壓措施。同時,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無法阻止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持續大舉擴張屯墾區(settlements,又稱定居點),於是極端主義和暴力的迴圈繼續循環下去。

以色列音樂節死者在人口占比是911事件十倍

尼坦雅胡現在領導的是以色列史上最狂熱的民族主義政府,其財政部長史莫崔赫(Bezalel Smotrich)負責管理大部分約旦河西岸占領地區,且多次煽動對巴勒斯坦人的暴力行為。

2023年2月,一名巴勒斯坦人槍殺兩名以色列屯墾區居民之後,數百名以色列人衝進約旦河西岸北部的巴勒斯坦城鎮哈瓦拉(Hawara),這幅景象讓人聯想到一百多年前俄羅斯的哥薩克人(Cossack)屠殺猶太屯墾者。以色列人縱火焚燒哈瓦拉,導致一名居民死亡、多人受傷。而且如同哥薩克人殘殺猶太人時俄羅斯警察袖手旁觀,駐紮當地的以色列軍方也沒有介入去保護巴勒斯坦居民或逮捕加害者。

儘管如此,沒有任何事能合理化哈瑪斯對以色列平民施以暴行。這次衝突哈瑪斯殺害了1000多名以色列人,其中大部分為手無寸鐵的平民,包括女性和兒童。許多影片顯示哈瑪斯士兵冷血地射殺參加音樂節的以色列年輕人。從人口比例來看,這場突襲的死亡人數是2001年美國911事件的十倍,當時蓋達組織(Al-Qaeda)攻擊了世貿中心和雙子星大樓。

當哈瑪斯攻擊以色列平民,它很清楚這將導致以色列對加薩走廊展開反擊,並造成許多巴勒斯坦民眾傷亡。哈瑪斯把軍事據點設在住宅區,希望這樣的戰術能遏止以色列的攻擊,或至少削弱國際社會聲援以色列。

據報哈瑪斯手上大約有150名人質,並稱以色列每無預警轟炸加薩走廊一次,他們就會殺掉一名人質。哈瑪斯的領袖肯定記得,2011年時任總理尼坦雅胡願意釋放1000多名巴勒斯談囚犯──其中一些人是恐怖份子──以交換一名被俘的以色列士兵沙力特(Gilad Shalit)。有這前例在先,哈瑪斯或許相信以色列不會為了達成軍事目標而犧牲人質的性命。

巴勒斯坦建國理想被哈瑪斯玷汙

如果哈瑪斯的領袖是這麼想的,他們或許會發現自己錯了。以色列是否能在軍事意義上消滅哈瑪斯還有待觀察,不過為了要達成這項目標,以色列將做好許多人會失去性命的準備,無論他是軍人還是人質。

以色列宣布對加薩走廊斷水斷電、停止供應燃料和糧食,很難知道他會做到什麼程度,畢竟那裡有2百萬居民和許多兒童。可以肯定的是,哈瑪斯的殘忍罪行也並不能合理化以色列迫使兒童挨餓

外界許多觀察者看來,巴勒斯坦自治和建國的理想長期以來一直位於道德制高點。如今,哈瑪斯以這個名義肆行恐怖謀殺和綁架──許多影片記錄下了他們的暴行──這個理想也遭到玷汙。矛盾的是,如果巴勒斯坦人想重新站回道德制高點,哈瑪斯就必須被摧毀。只要哈瑪斯還能宣稱自己代表巴勒斯坦人一日,巴勒斯坦建國理想就一日不能洗去這個邪惡汙點。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是由《信傳媒》洪培英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