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富豪私人飛機繼續飛往外國 但避開歐洲領空 怕被查封資產

俄烏戰爭

《路透》11月9日報導,即使烏克蘭戰爭打了2年期間,但是俄羅斯寡頭葉夫圖申科夫(Vladimir Yevtushenkov)的私人波音737飛機照樣來去自如,縱橫全球,飛越法國里維埃拉、馬爾地夫、非洲島國塞席爾(Seychelles)、世界各國首都和金融中心。

過去一年歐美查扣580多億美元的俄國人資產

但是Flightradar24的航班追蹤數據顯示,今年,這架飛機不再飛往俄國富人傳統的遊樂場歐洲,而是多次訪問前蘇聯國家吉爾吉斯、哈薩克和白俄羅斯、以及中國。

俄國飛機避開歐盟領空,大概是害怕飛機遭到扣押或沒收。俄羅斯精英、代理人和寡頭(REPO)工作小組統計,過去一年,美國與其盟友查封或扣押受制裁的俄羅斯人擁有或控制的580多億美元資產。

REPO工作小組查扣俄國人金融資產,並扣押豪華遊艇、高級豪宅、無價藝術品,美國官員去年夏天從一名俄羅斯寡頭扣押的遊艇發現一顆罕見的法貝熱彩蛋(Fabergé egg)珠寶。

俄羅斯一些富人和權貴想辦法讓自己的私人飛機進出俄國空中飛行,這表明自莫斯科入侵烏克蘭以來,西方制裁的局限性和影響範圍有限,但這些制裁仍大大限制還是俄國飛機的飛行範圍。

《路透》查閱截至8月初的國家飛機登記數據顯示,自2022年2月底俄軍入侵烏克蘭以來,至少有50架私人飛機重新登記在俄羅斯國旗下,富豪葉夫圖申科夫的波音飛機是其中之一。

根據俄羅斯航空業2位資深消息人士透露,幾架被遣返回俄國的私人飛機與知名政界人士、商界人士有聯繫,消息人士沒有被授權接受媒體採訪,因此不願透露姓名。

2022年英國對葉夫圖申科夫實施制裁

Jetphotos網站的圖片顯示,2位消息人士稱,葉夫圖申科夫親自坐過波音737,直到去年,這架飛機還帶有他創立的電信、木材集團AFK Sistema (AFKS.MM)標誌。

葉夫圖申科夫表示,他不會回答有關這架飛機的問題,包括他是否搭乘這架飛機。2022年英國對葉夫圖申科夫實施制裁後,他正式放棄對Sistema的控制權,不過他仍然是該集團的大股東。

俄羅斯航空管理局和交通運輸部沒有回應置評請求,也沒有跡象表明與這些飛機有關的公司在遣返過程或目前航班違反西方的制裁措施。

包括阿魯巴島和馬恩島在內,許多司法管轄區(部分飛機先前已在這些地區註冊)遵守西方的制裁國措施。其中一位消息人士透露,制裁使得懸掛俄國國旗飛行的俄羅斯飛機很難獲得保險、燃料和許可證。

即使飛機掛上俄羅斯的國旗,它們還是可以往返於未實施飛行禁令或個人旅客不受制裁的國家,包括土耳其和杜拜。

俄羅斯飛機被禁止進入歐盟27個國家

消息人士根據對航空業的了解,初步估計,儘管採取一些舉措,但俄羅斯約400架私人和企業噴射客機當中,有一半以上仍然滯留在國外或是已經被出售。

目前清單顯示,俄羅斯旗下的公務客機總數目前為145架,而2022年3 月上旬,共有97架。

受限於歐美的制裁,俄羅斯飛機被禁止進入歐盟27個國家,俄羅斯富豪此前經常飛往歐盟進行商務和休閒活動,他們許多私人飛機在俄烏戰爭前就已在歐盟註冊。

管理公務機的航空消息人士表示,俄烏戰爭後,一些富豪的私人飛機經常從俄羅斯飛往土耳其或前蘇聯國家,然後包租不同的飛機飛往歐盟機場,前提是這些富豪本人沒有受到制裁,這種轉機的做法至少每周發生一次,但沒有給出具體例子。

部分私人飛機被遣返回俄羅斯

根據海關統計的數據,部分私人飛機被遣返回俄國,是因為飛機的擁有者(國營企業和商界領袖)在俄烏戰爭當中支持普丁總統或與普丁有聯繫。

其中包括一架Bombardier Challenger 650,數據顯示該飛機是由烏拉卡利公司(Uralkali)進口,該公司是一家大型化肥生產商,其老闆事馬澤平(Dmitry Mazepin),今年早些時候,馬澤平是參加普丁領導的企業家聚會的商界大亨之一。

一架Bombardier Global 6000客機則是由前第一副總理Igor Shuvalov領導的俄羅斯國有開發銀行VEB.RF進口。

海關數據顯示,俄烏戰爭爆發後,被遣返的俄國私人飛機大部分都是從前蘇聯國家、阿聯酋和土耳其返回俄羅斯的。

Flightradar24的數據顯示,和葉夫圖申科夫的波音飛機情況一樣,其他重新註冊的俄羅斯飛機也避免進入歐盟領空,直接飛往被認為對俄羅斯友好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