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幣大反攻》新台幣升破31.5元關卡 創下近4個月新高 專家:大選前夕增不確定性

金融市場

近期美元指數大幅回落,市場普遍預期美國聯準會(Fed)升息循環已經走到盡頭,再加上外資連續買超匯入,帶動新台幣表現強勢,新台幣兌美元21日「連七升」,早盤一舉衝破31.5元關卡,截止午盤,盤中一度最高來到31.44元,升值超過2角,改寫近4個月來新高。

另外,亞洲主要貨幣兌美元也展開大反攻,包括日圓及人民幣近日同步走強,其中日圓兌美元已連續三日走升,從151價位升破148價位;人民幣包括在岸、離岸也同步走強,21日雙雙升破7.14元關卡。

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見頂回落、外資買超台股,帶動新台幣大反攻

國泰世華銀行資深策略分析師王玠仁指出,這一波台幣升值最主要是來自於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見頂後出現反轉,關鍵點就在於上周美國公布10月CPI年增率為3.2%,這樣的數字讓市場普遍預期美國通膨問題已逐步解決,聯準會已沒有升息的必要性,因此帶動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往下走,美元指數也出現回落,使得市場資金開始向外流動,「我們認為美元指數應會走向震盪轉弱的格局。」

再者,新台幣之所以特別強勢,包括11月中旬時台積電公布10月營收創下單月歷史新高,顯見台灣出口逐漸好轉,因而支撐新台幣走勢;而新台幣升勢最關鍵的原因仍在於外資買超動向。

王玠仁指出,當市場風險趨於樂觀,近期台股的外資買超金額持續增加,也讓新台幣相較於其他亞幣更為強勢。

但王玠仁認為,究竟新台幣是否會一路衝向31元整數關卡,必須還是回歸觀察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的走勢來決定,「聯準會明年3月或是6月降息,我認為還是稍微有點樂觀,我們認為最快可能是明年下半年的事情」,因此現在至年底的樂觀情緒可能會隨著後續的經濟數據公布、12月份聯準會議前的官員談話而有所影響。

新台幣走勢看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年底進入橫盤整理態勢

王玠仁說,目前聯準會暫時沒有降息的打算,導致市場有點過度樂觀,儘管目前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超漲後拉回,但並不代表利率現在就會開始往下走,原因在於,聯準會逐漸明確將維持較高利率更長時間(Higher for longer),再者,一旦美國經濟數字強於原先預期,屆時可能還會有升息的可能性。

王玠仁也指出,「我們認為新台幣現在急升的情況不會延續很久,大概會呈現大幅波動,傾向進入橫盤態勢,或許台幣不會貶至這一波最差的情況,但是現在看到台幣往31或30元靠近,我們認為稍微早一點。」

2024總統大選前夕,新台幣走勢增添不確定性

另外,由於台灣總統大選將在2024年1月13日舉行,根據過去的六次大選當中,僅有2016年那一次新台幣兌美元在大選前三個月內是貶值,其餘五次新台幣皆為升值;以這次選舉前三個月來算,台幣也已升值上漲超過1%。

不過,王玠仁認為,大選帶動資金流入這件事情較為中性看待,畢竟大選前容易產生不確定性,由於台海關係也是全球投資者極為關注的焦點,當越靠近大選日,若不確定性增加,外資就容易先落袋為安,採取觀望態度,不見得是對台幣有利。

值得注意的是,當新台幣兌美元匯率貶值時,有利於科技業、壽險業獲利進補;一旦新台幣兌美元快速走強,對於壽險業、電子出口大廠來說,也將會是一大壓力。

日圓再貶空間不大,但人民幣仍有貶值空間

至於對日圓及人民幣的後續看法,王玠仁認為,日本央行在未來一段時間可能會緩慢調整提高日本十年期公債殖利率的方式代替升息,達到一定程度的貨幣緊縮,因此長期的貨幣方向「偏升」,但速度較為緩慢,不過「再貶的空間已經不大」。

人民幣的部分,王玠仁則認為,目前人民幣出現「類通縮」的疑慮,最主要的原因在於中國內部消費不振,民間企業投資低迷、房地產市場轉弱,皆導致中國經濟表現轉弱,雖然目前中國已祭出財政政策,例如增發1兆元中國國債,但市場仍預期,人行將有持續降準降息的可能,也就是說,不管是從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來看,中國當局都將會是採取「寬鬆的政策」,如此一來,至少在明(2024)年上半年之前,預期人民幣走勢還是有貶值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