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也染上「長新冠」 數百萬農民工吃泡麵吃到心靈受創又遇就業寒冬

中國經濟

本文作者為:

錢楠筠,中國學者,美國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凱洛格管理學院教授,她也是該校「中國實驗室」及「中國經濟實驗室」的創始主任。

3年來中國及國際媒體一直高調報導中國的「清零政策」,疫情初期,中國大規模調動資源、在地方嚴格執行封城被認為非常有效率,並證明了專制政權的優勢。然而在疫苗問世,西方國家逐漸恢復正常經濟活動後,中國卻繼續執行限制性措施,愈來愈令人擔憂

這些限制終於在2022年底解除,媒體不再報導這件事,中國官方則是一片沉默。就在中國民眾重新開始站穩經濟腳步並面對這3年的情緒餘波時,世界卻不再關注。

然而,新冠肺炎造成的影響不會很快就被遺忘。3年來幾乎每個中國城市都曾面臨某種形式的封城,清零政策的巔峰時期,多達3.7億人在家裡隔離。中國經濟中心上海是實施最嚴格封城措施的城市之一,2022年上海封城兩個月,經濟學家就擔心全國GDP會下降好幾個百分點。

2022中國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僅是美國1成

今日,中國城市經濟的薪資和就業機會雙雙減少,人們的痛苦感變得更普遍。通常付得起高薪的科技和金融業,其薪資大幅削減40%,就連薪水較低但更穩定的公務員也出現減薪潮。由於中國薪資水準已經較低,這樣減薪格外令人肉痛。2022年中國城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數(稅後)為6224美元(約新台幣20萬元),美國則高達5萬5832美元(約新台幣176萬元)──當然,美國物價較高,但也沒有高到是中國的8.97倍

更糟的是,中國科技業自2021年出現大規模裁員潮,並隨時間過去愈演愈烈,光2021年7月到2022年3月就有超過20萬個職位蒸發。這項數據還沒有計入這對金融、法律等密切相關產業可能產生的連鎖效應,更沒有考慮對消費、財富累積等更大範圍的影響。高薪科技業有什麼變動都會不成比例地衝擊這些產業。

比城市貧窮得多的農村地區遭受的損失甚至更大,2022年農村人均可支配收入僅為2777美元(約新台幣8.8萬元)。一般而言,農村家庭是透過在城市當農民工、接待城市或外國遊客、在城市兜售茶葉、鮮花等高經濟價值的商品來補充原本的農業收入。但在清零期間,農村與城市的市場、遊客完全隔絕,農民只能自給自足勉強維持生計。

百萬農民工封城下「吃泡麵」吃到心靈創傷

尤有甚者,清零政策對公共支出的要求進一步擴大了地方政府的債務目前中國整體成長持續放緩,龐大的房地產業正陷入一場危機。這些經濟問題,卻恰恰發生在許多中國民眾的心靈仍深受重創的時候。封城時數百萬農民工因為住在沒有沒有廚房的宿舍或公寓,長達數週甚至數月只能吃泡麵果腹,這對他們已經構成創傷。疫情和封城的總體成本仍在統計中。儘管疫情期間美國年輕人的自殺率顯著上升,但2019到2021年中國的自殺率成長了一倍

當中國政府終於完全解除清零限制,年長者的疫苗接種率仍相當低,而且醫護人員幾乎沒有時間準備應對隨之而來的10億人感染風暴。考慮到中國人口之巨,他的表現已經優於許多人預期。新冠病毒並未突變為更嚴重的變種病毒,效力相對較弱的中國疫苗也保護大部分人免於重症或死亡。中國終止清零政策後兩個月估有200萬人死亡,不過這也代表擁有14億人口的中國的新冠肺炎死亡率仍遠低美國。

對中國而言,更大的問題在於這些人突然密集死亡導致殯儀館不堪負荷,迫使家屬盡快火化或埋葬遺體,無法進行傳統的喪葬習俗。這些經歷,再加上中國政府對此保持沉默,都為民眾留下無聲但顯見的集體傷痛

一出生就是中國「經濟奇蹟」時代的年輕人深感挫折

中國民眾對上述困境的反應不一而足,但挫敗感最強烈的是年輕人,這點並不令人驚訝,畢竟他們只認識疫情前中國創造「經濟奇蹟」的時代今(2023)年6月中國青年失業率創下21.3%歷史新高紀錄,之後中國宣布停止公布這項數據。現在許多中國年輕人只想「躺平」放棄,或退出勞動市場成為「啃老族」

老一輩的中國人比較堅強,大部分90年代前出生的中國民眾都經歷過苦日子。1970、80年代,中國曾是全世界最貧窮的國家之一,一次歉收就可能導致農村爆發飢荒。1978年,城市居民的居住空間平均也只有3.6平方公尺(約1坪)。年長的中國人可以忍受新困境,因為他們知道無論如何,子女仍會比他們自己年輕時過得更好。

一些人對美中關係基調改變抱持樂觀但謹慎的態度。數年來美中緊張關係不斷加劇,近期的外交互動──包括6月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訪中、11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美──顯示國際社會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並未出現根本性改善,不過至少回到穩定軌道。穩定可以恢復海內外投資者對中國經濟的信心,促使觀光、貿易、薪資和工作機會的狀況有所改善。更多中國民眾仍有希望擺脫貧窮、恢復正常生活。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洪培英編輯校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