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熱」退燒...學華語不再有CP值 美國大學學習人數8年下跌24%

國際

11月美國現代語言學會(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公布2021年美國大學生學習外語情形的報告,發現和2016年相比,選修中文的學生人數減少13.4%,日文也縮水4.6%,只有韓文在「韓流」助攻下大幅成長38.3%,成為近年人氣攀升最快的語言。

中、日文學習人數都衰退,韓語逆勢飆升

2021年美國高教院校最熱門的外語課程,仍由西班牙文(58萬人)、法文(14萬人)、美國手語(11萬人)高居前三名。

不過整體而言學習外語的人數有所衰退,其中尤以德文(-33.6%)、阿拉伯文(-27.4%)、法文(-23.1%)最為明顯,前十名裡只有韓文(38.3%)、美國手語(+0.8%)逆勢成長。

不過與上次2016年調查相比,東亞3大語言各自前進一名。日文擠下德文成為第4名,中文超越義大利文排上第6名,韓文則擊敗俄文首次擠進Top 10榜單。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8月報導,語言熱門與否往往和一國的軟實力強弱有關,南韓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K-Pop天團「防彈少年」(BTS)、2020年奧斯卡獎最佳影片《寄生上流》、影集《魷魚遊戲》都點燃了年輕人學習韓語的熱情,在美國語言學習App「多鄰國」(Duolingo)上韓文甚至比華語更受歡迎。

相形之下,中國軟實力較弱,《經濟學人》將之歸咎於其娛樂產業受到中共箝制,不能讓黨不開心。

美國大學學中文人數2013年後一路下跌

儘管近年中國政經、軍事影響力快速擴張,美國大學生學習中文的人數卻出現衰退,這個現象引起注意。

根據美國現代語言學會統計,1998至2009年選修中文人數是兩位數快速成長,2009至2013年增長趨緩,2013年到達巔峰6萬1084人之後,這項數據便一路下降來到2021年的4萬6492人,8年來跌掉24%。

2013年是一個分水嶺,那年正好是前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展開第二任期,以及習近平接任中國國家主席。

同樣的趨勢也出現在英國、紐西蘭、德國和北歐國家。根據英國「高等教育學生統計」(Higher Education Student Statistics),2012至2021年之間,英國學生主修中文的人數減少了31%。

紐西蘭媒體The Press報導,2020年選修華語課的中學生在2020年創下新高6368人,接著在2022年降到5044人;大學主修中文的人從2013年515人掉到2022年260人。

紐西蘭坎特布里大學(Canterbury University)的中文課程負責人表示,2022年他們的學生註冊人數微降3%,但今(2023)年的減幅已經達到13%。

中國學生、谷歌翻譯和ChatGPT都來搶工作

《經濟學人》指出,十年前國際社會確實有過一陣「中文熱」風潮。

2015年歐巴馬政府喊出2020年前推動1百萬中小學生學習華語,英國也鼓勵兒童學習這個「對英國未來繁榮至關重要」的語言之一。

然而十年後的現在,《經濟學人》評論「學習中文這門困難的語言,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值得。」

過去外國學生學中文最強烈的動機是「增加就業機會」,那時西方國家和中國的貿易關係正日益加深,2010至2015年間,企業開出中文需求的職缺成長230%,當時就算只會一點基礎中文,對求職也頗有幫助。

然而,今日Google翻譯、ChaptGPT已能取代基本的中文溝通,而且許多相關工作機會最後是由中英文流利的中國學生獲得。西方學生大多是從大學才開始接觸中文,相形之下,中文母語者通常從小就學英文。

西方國家和中國漸行漸遠

國際局勢變遷,西方的中國論述改變可能也影響了學生的選擇。

儘管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屢次強調,他們與中國的關係不是「脫鉤」(de-coupling)而是「去風險化」(de-risking),但企業和外資紛紛移出中國、戰略產業設下技術出口限制,在在顯示雙方的貿易往來已經不復以往。

而且中國近年形象不佳,維吾爾人、香港人遭到迫害的新聞傳遍全球,各國民眾愈來愈傾向對中國抱持負面觀感,在這樣的情況下,學生對與中國做生意不在那麼感興趣。

孔子學院是中國向外國輸出華語教師的主要機構,然而孔子學院被控協助推動中共政治議程,2017年以來1百多所美國大學關閉了孔子學院,一些西方國家也決定跟進。

此外,儘管至海外就學的美國學生實際上正在增加,選擇去中國念書的美國學生卻減少了。其中一項原因可能在於汙染,例如北京被形容為「空氣末日」(airpocalypse)的霧霾問題,甚至成為外商和使館招募本國員工的阻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