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人工生殖政見 》柯文哲、吳欣盈欲解除「人工生殖法」雙重限制 「她」的獨特回應風格媒體不太適應

2024總統大選

隨著台灣社會結構轉變,現今國人普遍晚婚晚生,不少醫師與團體爭取解禁代理孕母,然而當今人工生殖法僅保障「不孕夫妻」,未納入代孕者和代孕子女及非異性伴侶,使人權無法受到完整保障。 針對這些爭議,台灣民眾黨正副總統候選人柯文哲、吳欣盈召開「人工生殖政見發表會」,提出具體政策主張解決問題,落實完善管理,保障國民人權與身體自主權。 

吳欣盈在會中以個人經驗作為開頭,臉上洋溢幸福笑容說道,今(112)年年初她迎接第一個寶寶,成為新手媽媽,「這是非常幸福的事情」,然後話鋒一轉,提到因為第一段婚姻而銷毀的受精卵們,她不禁哽咽說「這是我心中永遠的痛」,藉由自身經歷,讓吳欣盈認為,不論各種族群、婦女或單親,支持她們有自己的家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人工生殖法」過時雙重限制,吳欣盈:不認同「先婚後生」才叫正常

吳欣盈指出,現今台灣人工生殖法以「結婚」與「不孕」作為人工生殖的前提要件,限制了未婚婦女、不孕婦女生育的意願,非但與人權保障與身體自主權相互違背,也無助於阻止少子化,這種限制前提,更是不顧其他家庭的需求,「也加重非婚子女的歧視」。 

民眾黨主張,「人工生殖法」不應該以「結婚」、「不孕」作為雙重限制手段,以昧於多數人受限婚姻狀態而無法自由生育、組織家庭的艱困現實,破壞他們擁有家庭的希望。吳欣盈強調,傳統上總認為「先婚後生」才叫正常、圓滿,「我不認同!」未婚生子的女性或單親家庭會因為這種觀念被貼上標籤,無法促進更加多元、包容的社會。 

吳欣盈也提到,藍綠兩版人工生殖法版本皆有些許疑慮,例如只開放單身婦女卻無開放同性伴侶。(圖片來源/民眾黨) 

此外,代孕者部分,吳欣盈表示,代孕者、人工生殖子女,以及受術者三方的權益都應予以重視,代孕以「互助」為原則,並同時保障代孕者其身體自主權、隱私權及相關權益,身為衛環委員召委,吳欣盈表示,已提出自己的「人工生殖法」版本,並將在下星期排審。 

8成民眾同意開放代孕,陳昭姿:單身女、同志開放代孕應積極討論 

民眾黨不分區立委參選人陳昭姿表示,她從1996年不斷努力下,終於在2004年由時任衛生署署長陳建仁舉行以「代孕」為主題的公民會議,並以有條件通過開放代理孕母為會議結果,陳昭姿透露,當年陳建仁承諾會在半年後有修法進度,然而至今仍無下文。 

陳昭姿表示,根據國健署民調,全台有高達八成民眾贊成開放代理孕母。(圖片來源/民眾黨) 

陳昭姿表示,有非常多因為子宮先、後天病變等各種狀況,導致試管嬰兒無法成功的家庭飽受痛苦,她無法理解,捐出精子、卵子可以,「為何一個孕育孩子的地方、一個健康的子宮,不能夠借他人之子宮完成心願」。 

陳昭姿呼籲,異性夫妻代孕部分已經努力20幾年,經過2次公民會議,並有草案在國健署,不管是為了國家少子化或個人人權保障、幸福追求,對於單身女子、同性夫妻開放代孕部分,應積極討論、修法,甚至盡快啟動。 

陳昭姿分享完畢後,柯文哲再次解說其針對少子化的政策方案。 

(更多新聞:拋少子化10政策》柯文哲推「十全大補湯」 欲提撥百億專款鼓勵縣市友善育兒 ) 

吳欣盈「獨特」回應引注目,柯文哲成「吳欣盈翻譯員」 

在媒體聯訪環節,吳欣盈有別於他人的回應風格,再次引起關注,就連柯文哲坐在一旁都感到神奇,替她補充。 

媒體提問關於吳欣盈開場情緒激動,是否因為以前的經驗而積極推動這次的人工生殖法修法?吳欣盈瀟灑拿起麥克風,就在大家以為要聽吳暢談一番時,她簡答兩個字:「是的」,然後又立刻放下,引起現場些許笑聲。當媒體希望她能多具體闡述難過原因跟過程,讓大家多認識她時,吳欣盈用台語熟練回應:「剛剛都講過啦~」 

有趣的是,柯文哲看到吳欣盈講完「是的」就放下麥克風,笑得十分「無奈」,並在媒體2次追問具體細節時,替吳欣盈補充,「人家都說她很難過了,你還問她為什麼難過,這很奇怪啦」。 

吳欣盈堅持「做自己」,柯文哲:取得平衡即可、太世俗也不好

關於吳欣盈近期美國國籍是否已放棄成為焦點,她先前回應,早就放棄美國國籍,且並非為了選舉。對於外界要求她出示放棄文件,吳欣盈表達抗拒,並回應這是她與美國政府的事情。

對此媒體詢問柯文哲,吳欣盈對於國籍問題一直不給媒體答案,「堅持做自己」,媒體還要等到12月5日吳欣盈發臉書回應,是否會擔心影響到自己選情?

吳欣盈對於自身國籍問題堅持要「12/5見真章」,引起部分媒體質疑與些許不滿。(圖片來源/翻攝自吳欣盈臉書)

柯文哲表示,政治是專業,在應對進退上需要訓練跟經驗,「十年前你什麼時候看過柯文哲穿西裝?」柯認為,「完全不做自己、太世俗也不好」,政治有世俗、理想兩面,取個平衡即可,並為吳欣盈緩頰,她在國外成長,應該讓不同人在可以的範圍內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

媒體接著追問吳欣盈,現在有找到「平衡」了嗎?對於副手辯論部分是否會接受?

吳欣盈對於副手辯論表示,「Of course, welcome the challenged!」並用台、英、中三語言表示,這次參選對她來說是滾動性調整,並透露,從國外看台灣時感到相當可惜,台灣有非常多美好的地方,但幾次政黨輪替下來卻沒有變得更好,很幸運並榮幸能夠有機會擔任民眾黨立委,並到現在成為柯文哲副手,希望未來幾周能用自身優勢幫助柯主席,並與民眾積極溝通。

遭爆收吳母公司百萬政治獻金,柯文哲:也可說是熱心人士捐款

柯文哲日前表示,民眾黨未拿取吳欣盈家族任何一毛錢,是正派經營。不過,根據媒體報導,從2019年開始,由吳欣盈母親擔任負責人的企業中,裡面的董監事有捐贈民眾黨政治獻金,共計約新台幣144萬。

對此,柯文哲回應,「立法委員有職務捐」,首先吳欣盈的自發性捐款是為了幫民眾黨辦理人力訓練;另外,若是一兩個和吳家有關係的人捐款,也可以說是熱心人士的捐款,且都是幾萬塊的在捐,「你有看到幾百萬、幾千萬嗎?沒有啊」,新光集團至少有20萬名員工,「難道這20萬人都不能捐款給民眾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