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白合像雙面獨佔一樣會持續鬥爭而傷害國家

政治

經濟學在某些假設下,證明自由競爭市場可以得到最有效率的生產均衡,而達到某種意義的最大社會福利,因此多數學者在一般情況多主張採取自由競爭。

而經濟學用更符合現實的假設就相當清楚證明,獨佔和不完全競爭的市場常會造成低效率和不公平的結果,也會傷害社會福利,因此學者及大部分人都反對獨佔。在獨佔市場中很特別的一種情況是雙面獨佔,即買賣雙方都只有一個,互相都想用獨佔力量把更多對方的利益搶到自己這邊。

這種情況很明確難有固定的均衡或穩定的共存方案,會造成拖延無法解決的爭議以及很無效率甚至兩敗俱傷的結果。這次大選藍白合的問題和雙面獨佔很類似,可以用雙面獨佔的分析來想像其後果。

雙面獨佔的結果是政府決策困難且效率低落

雙面獨佔的傷害不需複雜的經濟理論,只用一個故事就可說明。中國的戰國時期就有個雙面獨佔的故事。張三的父親被洪水沖走,李四檢到屍體,他想把屍體還給張三,但希望張三給一點報酬,張三也願意付一點錢,但雙方價碼談不攏,只好說改天再談。張三卻一直不再來談,李四急了就去問一位名家學者說要怎麼辦。

學者說,他父親的屍體只有你有賣,他別無所買,你是獨佔者,再拖下去他就會讓步付高價格的。於是李四就拖下去。張三看李四不來降價,也急了去問同一個學者。該學者說,你父親的屍體只有你要買,他別無所賣,你是專買者,可以再拖下去等他降價。於是問題拖下去,到今天經濟學還是沒有一個合理的辦法解決這種雙面獨佔的問題。

藍白政黨自認單獨選必輸給民進黨,於是有藍白合的想法,但若雙方都只能找對方合作,其利益和權力的分配就是一個雙面獨佔的問題,不只是選前要共推候選人的問題成為藍白拖而且互出惡言,就算最終用什麼方法得到一個合的型式並在選舉中獲勝,到了執政時仍會淪為不斷的目標爭議和利益鬥爭,而讓政府決策困難且效率低落。

藍白合的問題比釘子戶還要麻煩

趙少康先生頗正確地說柯文哲先生在藍白合中像是釘子戶,藉著藍營好像非和他合作不可的想法,一再像都更中的釘子戶一樣要求得到比別人更多的利益。這就是雙面獨佔必有的現象。但藍白合比都更釘子戶的問題還要麻煩。釘子戶拿到利益或被黑道威脅而同意都更之後開始都更,釘子戶就不再是釘子戶而難再要求更多。藍白合就算勝選,執政而要做各種決策時雙方還是有不同理念和利益,每一次雙方都可能擺出不惜翻臉使合作破局的釘子戶姿態來要求分到較多利益,而使雙面獨佔爭奪利益的戲碼在選後繼續歹戲拖棚四年,使國家政策拖延、混亂、和缺乏一致性,而對國家人民造成傷害。

藍白雙方人士並不是沒有想到這種繼續談判鬥爭四年的可能性,因此在談藍白合之初雙方領導人都曾說要先談好施政理念的合作,形成一致的政策主張,才能談選舉的合作。但後來政策理念乃至國家人民的利益已完全被他們抛到腦後,整個合作談判是以勝選為唯一目標,而以職位和利益的分配為談判的僅有內容。而在選前雙方尚有和諧合作才可能勝選的共同目標或限制,都只為職位的爭奪就已吵得這麼難看,選後若取得四年不會再會因雙方鬥爭而失去的執政權和立法院席次,也就不再有明確的共同目標,雙方為眾多的政策及利益可毫無顧忌的鬥爭時,雙方的鬥爭會如何激烈和不講理可想而知。

特別是因為2028年雙方不太可能再合作,因此這四年雙方一定要努力累積自己的實力和利益,設法吃掉對方,或者鬥臭對方,以取得2028年選戰時的優勢。

幾個強盜可以同心合作去搶東西,搶到之後要如何分贓卻常有衝突和互相暗算,因為他們的共同目標只是搶到東西,搶到後就不再是同志,而是你多拿一萬我就得少拿一萬的敵人在玩零和遊戲。政黨只為選舉時打敗其他政黨而結合,選舉之後就和強盜搶東西之後一樣,搶到了就爭東西的分配,沒搶到則要自己保命,把犯行推給別人政黨理念和政策沒有一致,只為了勝選而合作,或在投票時棄保來使一方勝選,事後都會和搶到錢之後的強盜一樣鬥爭起來。

現行體制下,任何政黨聯合執政都會比內閣制差

藍白雙方都有人提到內閣制,但姑且不論內閣制好不好,在我們的現行憲法下,藍白合或任何政黨聯合執政都會比內閣制差,而會有很大的問題。內閣制的重要機制之一,是有重大爭議而執政者無法再掌握國會多數時,可以解散國會重新選舉,以最新的民意來解決爭議。所以重大問題就不會因為部分人的爭議而拖延不決,甚至影響其他決策和施政效率。這種解散國會的機制使聯合執政的各政黨非萬不得已,必須儘量協調合作,而不是用雙面獨佔,以非有我不可的釘子戶心態來要求得到不恰當的利益。

而我們是總統制,倒閣和國會怎麼改選都動不了總統的法定權力和地位,因此沒有這種促使聯合之政黨儘量在政策上合作的機制。所以雙方在選後仍可能像雙面獨佔一樣,在很多議題運用獨佔力量,以爭取自己最大的利益為己任,置國家人民的死生於度外。

總統制使總統權力四年難被剝奪的制度,也使藍白合的談判變成是為了權力在爭誰要當總統。但由於雙方的人都得不到最高的民意支持和選票,因此即使有人用提名時的政黨合作乃至投票時的棄保等方式而得以當選,他基本上仍是一個不孚眾望的總統,政黨若無法繼續聯合,他有權執政但他的正當性和權威會更受到質疑,原先聯合之政黨改結合其他政黨而抵制總統政策甚至罷免總統的可能性也都存在。因此結合的各黨可以繼續用雙面獨佔的方式搶奪利益。這情況可能造成施政面的無能和動盪。現行制度下政黨聯合以求勝選就像結一個不能離的婚一樣,事先沒談好理念就只能當怨偶和常常打架的家庭,這卻使國家政策變得無效率且受個別政黨乃至少數政客利益的擺佈。

除非有一黨被消滅,否則2028年大選藍白一定互為敵人

在經濟或商業上的合作也可能形成雙面獨佔,但不像政黨合作有這麼大的問題,因為商業合作的目的常一直很明確是為了賺錢,而賺的錢怎麼分配也有既定的法律制度,爭議無法解決時也可由股東會按持股多寡來做決定,就算雙方想分手,也有法定的制度和程序可循。但政黨的聯合除了勝選搶到權力,並沒有共同的理念和目標,在不同的政策各有其利益和主張而難合理分配,彼此可能是下次選舉的對手,而且沒有法律制度可以和平分手,卻很想吃掉對方,所以除非一方潰散、被吃掉或者受到什麼強大外力威脅而不敢有意見,否則爭議和低決策效率是很可能的結果。

在企業經營中常見的一種雙面獨佔是兄弟或家族成員相爭,雙方雖同意合則兩利,但不合的個人有時候利益更大。於是為了爭奪經營或主控權,常相互鬥爭不斷而使一家好企業被搞垮。兄弟雙面獨佔之爭也常引進外力來協助,有時最後整個企業被外力拿走。藍白之爭已使雙方去結合原先不齒的黑金力量及所謂牛鬼蛇神,而使原來可能有的理想消逝。若是為了取得較大利益或支配力,而像某些企業爭權時那樣引進外力支持或爭取做外力的代表,那就像引進外力的企業常被外力吃掉一樣,可能會讓國家也被外力吃掉。藍白領導人以及人民應該以那些兄弟相爭而垮掉或被吃掉的企業為鑑。

藍白分合的鬥爭或賽局不是11月15日,11月24日,或者明年1月13日就結束,這是一個連續而非重覆的賽局,而這個連續賽局有一個重要期中條件,就是除非有一黨被消滅,否則2028年大選雙方幾乎一定互為敵人,因此在2028年之前雙方即使一時聯合,也一定會找很多藉口繼續鬥爭,甚至用引清兵入關的方式來鬥爭,而把政府的效率和國家都鬥爭掉。看到藍白合過程中的那麼多變化、心機、鬥爭、秘室協商、以及謊言,包括藍白支持者在內的台灣人民應該警覺這種合作將來會帶給我們的傷害。

本文授權轉載自《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