廟宇風采 走訪眾神賜福之地

宗教文化

參拜祈福,深入傳統信仰文化,感受台北常民的生活魅力。

台北有不少歷史悠久的廟宇,適合作為外國朋友認識台灣文化的起點。投入古蹟導覽24年的何良正不但熟悉台灣文化,亦有豐富的外語導覽經驗,日本建築師伊東豊雄、泰國公主、梵蒂岡神職人員及瓜地馬拉副總統訪台,都曾聽他娓娓道來台灣的歷史文化。不妨跟著何良正的故事脈絡,深入眾神與眾生交會之地。

民間藝術的至高殿堂

艋舺龍山寺兼具歷史意義及藝術價值,是許多國外嘉賓造訪台灣時必訪的廟宇。何良正表示,龍山寺現貌大致完成於1920年代重建時,無論是建築、雕刻或彩繪都具有可觀之處,前、中殿穹頂有精工細作的藻井,前殿更有全台僅此一對的銅鑄龍柱,對外國朋友來說,造訪艋舺龍山寺有如走入台灣民間藝術殿堂。

多神信仰是台灣廟宇文化的特色之一,何良正表示,過去各路先民移居台灣時帶入了各自的原鄉守護神,經過長期的在地化發展,形成儒、道、佛三教兼容的民間信仰。像是艋舺龍山寺正殿主祀佛教的觀世音菩薩,後殿則供奉天上聖母、文昌帝君、關聖帝君、註生娘娘及月老神君等道教神明,恰好反映台灣社會多元共融特色。「台灣的多神信仰型態與西方單一主神信仰不同,很多西方國家的旅客會對這點感到好奇,」何良正說道。

台灣廟宇的擲筊及求籤儀式,同樣十分吸引外國旅客。何良正分享日本作家吉田類來台灣錄製節目時的故事。當時吉田類來到龍山寺並向神明許願「世界和平」,沒想到卻抽到一張沒有標示籤運等級(上、中、下籤)的籤詩,何良正在解籤時向對方解釋:「我們都希望世界和平,但神明覺得還需要時間等待,因此沒有給出答案。」何良正說與解籤老師互動,進而獲得心靈安慰,是台灣求籤儀式的重要內涵之一,若外國朋友來訪,不妨至廟宇求籤,感受其中的人情味。

參拜完龍山寺,何良正會帶著外國朋友走入附近的「青草巷」。何良正表示,台灣早年醫療不發達時,人們生病會到廟裡取得藥籤,並根據藥籤指示買藥材煎煮服用,因此廟宇周邊常可見青草藥店,「留存至今的青草巷,反映了台灣的民俗醫療文化,」何良正說道。近年艋舺龍山寺及台北霞海城隍廟周邊都有成功轉型的青草藥店,店家將空間改造成風格茶鋪並推出特調茶飲,吸引不少外國朋友前往嘗鮮。

外國旅客到艋舺龍山寺祈福參拜。(攝影/翁睿坤,台北畫刊授權轉載)

充滿故事的建築雕刻

主祀醫神保生大帝的大龍峒保安宮,也是何良正推薦外國朋友造訪的廟宇。何良正表示,保安宮的廟宇建築極富特色,匯聚日本時代優秀的大木匠師陳應彬、郭塔及彩繪藝師潘麗水的作品,其建築藝術之美就連伊東豊雄參觀時都深受吸引。

大龍峒保安宮精緻的建築藝術吸引外國旅客前來參觀。(攝影/杭大鵬,台北畫刊授權轉載)

「帶外國朋友認識廟宇文化時,說故事的能力很重要。」除了介紹廟宇的建築特色,何良正也會帶出建築背後的軼聞。例如早期廟宇經常採「對場作」建造,意指廟宇以中軸線分成左右兩邊,由兩組匠師同步建造、各自發揮,有一較高下的意味。何良正說明,對當時的匠師來說,對場作是拚上生計及名聲的競賽,贏者名利雙收,敗者可能就此銷聲匿跡。

1917年改建的大龍峒保安宮便是「大師拚場」的經典案例,何良正分享,當時由陳應彬與郭塔對場建造,最後由陳應彬獲勝,而不服輸的郭塔在三川殿的木雕上留下「真手藝無更改」及「好工手不補接」字樣,暗諷對方手藝不如自己,可見當時拚場的激烈程度。

大龍峒保安宮有國寶級大師潘麗水彩繪的壁畫。(攝影/杭大鵬,台北畫刊授權轉載)

大龍峒保安宮「憨番扛廟角」的故事,則讓外國朋友聽得津津有味。何良正表示,所謂的「憨番」是有著外國人容貌的「力士」塑像,通常裝飾在廟宇橫梁處,狀似扛著大梁或屋角。憨番的造型包括蓄鬍、戴寬邊帽及穿西裝等,其來源眾說紛紜,一說是荷蘭時期台灣人民受到勞役,因此藉由在廟宇塑造憨番表達內心的不滿。這些民間匠師巧手塑造的憨番,如今成為台灣廟宇建築的特色,透過這些有趣的故事,有助於拉近外國朋友與廟宇文化的距離。

各具特色的廟宇文化

何良正建議走訪大龍峒街區時,還可順遊台北市孔廟,帶外國朋友認識與蘇格拉底、佛陀及耶稣並列世界四大聖哲的孔子。而台北霞海城隍廟則是台灣祭拜月老、祈求姻緣最有名的廟宇。何良正說,為了接待絡繹不絕的日本旅客,廟方人員多半具備基礎的日語溝通能力,外國朋友來此參拜祈福後,還可順道至迪化街的茶鋪喝杯熱茶,品味台灣茶的絕妙滋味。

此外,行天宮及松山慈祐宮也是何良正推薦外國朋友造訪的廟宇。早在2014年行天宮就呼應環保,停燒金紙及燒香,廟區靜穆清淨,來此可體驗安定心神的「收驚」儀式;松山慈祐宮設置的「多語化籤詩機」,則將籤文轉譯成外語,讓外國朋友跨越語言隔閣,了解籤文意涵。

投入廟宇古蹟導覽多年的何良正表示,向外國朋友介紹台灣廟宇文化,能增進他們對台灣傳統信仰的了解。年末之際,不妨與外國朋友一同走入廟宇,欣賞精雕細琢的傳統民間藝術,感受深入常民生活的信仰文化。

本文轉載自《台北畫刊》。更多精彩內容,請詳見《台北畫刊》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