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黨與法國總統馬克宏給壓力 敦促澳洲總理解除核電禁令

能源議題

《日經亞洲評論》12月8日報導,國內外團體對澳洲總理艾班尼斯(Anthony Albanese)施加壓力,要求他放棄對核電禁令,幫助澳洲在2050年實現淨零排放的目標之前撐過過度期。

本周在杜拜舉行的COP28峰會上,20多個國家承諾將核電容量大增3倍,再次引發各界爭論核電在資源豐富的澳洲發揮的作用。

20多個國家承諾將核電容量大增3倍

法國總統馬克宏首先發難,在會上敦促澳洲「解除核電禁令」,並宣稱核電是2050年成功實現碳中和的必要電力來源」。

這些言論引來澳洲史上最悠久的工會澳洲工人聯盟主席呼籲政府將核電選項擺上桌面,以便在澳洲擺脫化石燃料的過程中保護重工業的就業機會。

自1999年起,澳洲全國暫停核電,但近幾個月來,關於核電在澳洲能源結構所發揮作用的爭論愈演愈烈。然而,專家表示,結構性和政治挑戰可能會阻礙核電成為澳洲未來能源結構的一部分。

反對黨領袖達頓(Peter Dutton)7月份呼籲澳洲加入「國際核能復興」的陣營,他認為可以在廢棄的火力發電廠場地上建造核子反應爐,並將核電廠接入現有輸配電線路。

反對黨呼籲澳洲加入「國際核能復興」的陣營

達頓本周一(12月4日)表示,「其他已開發國家重新擁抱核電,對我們國家來說這是明智的選擇,核電是零排放,可以鞏固可再生能源,也將提供調降電費的機會。」

澳洲的再生能源項目和基礎設施投資激增,但澳洲仍無法實現法定的2030年氣候目標。澳洲上個月發布的最新年度氣候變遷聲明發現,截至6月份的12個月,澳洲溫室氣體的排放量增加。

去年,艾班尼斯政府制定2030年碳排放量需要比2005年水準減少43%的目標,此後,政府通過一項氣候法案,強制規定澳洲一些最大污染源企業每年將排放量減少約5%。

然而,艾班尼斯從2022年5月出任總理以來,政府也批准6個以上化石燃料項目,並且認為核電不是澳洲經濟脫碳的解決方案。

澳洲重啟核電的成本預計高達3,530億美元

澳洲財長查默斯(Jim Chalmers)反駁馬克宏要求澳洲解除核電禁令的評論,他說,經濟成本上核電不可行,即使可行,要等核電廠投產也需要太長時間。

一些商業團體也不相信核電是幫助澳洲經濟脫碳的解決方案,其中包括代表傳統、創新和新興產業領域的社會團體—Ai Group。

Ai Group團體的能源和政策分析師里德(Tennant Reed)表示:「原則上,我們不反對澳洲選擇核能。話雖如此,我們收集到的最佳證據是,核電在澳洲經濟成本上不特別有吸引力。」

艾班尼斯政府估算,按照達頓的提議,若用小型核反應爐 (SMR) 取代現有的燃煤發電,將耗資3,870億澳元(約3,530億美元或1.1兆元台幣),這種天文數字提議不會獲得業界支持。

里德告訴《日經亞洲》,如果核能在澳洲發揮可行的作用,那就是支持風能和太陽能發電,這是一種更便宜的替代方案,將不可避免承擔大部分繁重的工作。隨著鋼鐵和水泥製造等現有產業開始脫碳,澳洲清潔能源產業的就業機會將會激增。

他指出,澳洲支持綠色能源轉型的一些基礎設施項目「規模巨大,我們的用意是利用人員和技能來完成這些項目,而不是讓從業人員工作負擔大增。」

澳洲綠能轉型成本大增,企業感到焦慮

儘管如此,反對黨聯盟相信其核能政策將引起對澳洲綠能轉型成本感到焦慮的選民共鳴。本周,CT Group發布的民調發現,墨爾本和雪梨市多數選民支持加強投資來應對氣候變遷,但如果要市民每個月加稅15至100澳元之間,支持率就會急劇下降。

格里菲斯大學政治學副教授威廉斯補充道,「比起清潔能源,政客更容易向地區選民兜售鈾反應爐,正如我們在2022年看到那樣,聯盟的基地現在已經遷出首府城市,核電成本非常昂貴,但工黨一直不擅長反駁重啟核電的建議。」

威廉斯告訴《日經亞洲》,反對黨的核能政策可能會引起一些「選擇以簡單方案來解決複雜問題」的選民共鳴。然而,在自由黨中心地帶席位上支持關注氣候問題的「中間」選民的選民不可能被核能政策說服。

威廉斯說,「如果在野黨聯盟要組建政府,就需要這些國會議員席位,對聯盟來說,這是一個兩難的境地,鈾不是萬靈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