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睡的勞動部叫不醒?在台移工上街頭訴求廢除私人仲介制度

勞動議題

台灣移工聯盟10日以「跨國聘僱沒正義,政府責任在哪裡?政府承擔、仲介滾蛋」為主題,上街進行遊行,移工們從勞動部直接聘僱聯合服務中心,一路走到勞動部前面抗議。

仲介公司不斷扒皮,移工處境每況愈下

台灣自1992年政府制定了《就業服務法》制度化移工引進時,便確立了由私立就業服務機構,也就是所謂的仲介公司,引進管理移工的制度。然而,仲介公司以利潤為導向的經營模式,使其橫亙於勞雇雙方間,掌握資訊落差,並利用移工亟欲改善生計的動力來獲利。

台灣移工聯盟統計,目前在台灣有超過70萬名的移工,本地的仲介公司則是超過上千家。其中很多公司甚至都直接去移工母國做跨國營運,讓母國仲介費以及國內仲介費兩筆費用同時入袋。

每位移工來台之前,都得先支付一筆從8到20萬不等的巨額仲介費給母國的仲介公司,而這筆錢有一大部分會流入台灣仲介的口袋。此外,移工在台期間,台灣仲介每個月還能向移工合法地收取服務費。累積下來,一個三年的契約要付的服務費就高達6萬元,但這段期間仲介對移工卻未必有提供實質性的服務。

各種違法收費巧立名目

台灣移工聯盟指出,2016年「三年出國一日條款」被廢除後,仲介業者失去了每三年收一次仲介 費的藉口。於是仲介公司開始向在台灣想換工作的移工,收取勞動部已經明確規定不可以收取的「買工費」。一份工作從2萬到9萬都有,而且仲介公司收錢的過程中不留痕跡、移工難以蒐證。而選擇不付錢的移工,其代價就是找不到工作,最後只能逃跑或被遣返回國。

在2022年10月疫情緩和、國境解封重新、開放引進移工之時,仲介業者為了彌補在疫情期間少賺的仲介費,試圖從移工身上剝皮賺錢的手法推陳出新,買工費、辦件費、面試費、轉換費、訂金、尾款,各種違法的收費樣樣都來。如今,移工的就業市場違法收費氾濫,尤其是製造業移工,幾乎到了每個工作都要買工費的地步。

移工就業命脈被仲介抓住

台灣移工聯盟表示,只要政府繼續選擇不擔起移工就業服務的責任,私人仲介就能一直壟斷移工就業市場。當移工的就業命脈被仲介緊緊掐住,仲介對移工的掌控就永遠牢固。這種掌控的結構,不會只停留在違法收費的階段,還會讓移工的整體勞動處境持續每況愈下。

勞動部從2016年開始,對於仲介違法收買工費,始終只會空泛地回應「會管控」、「有證據就開罰」,實際上卻是將「舉證之所在、敗訴之所在」的舉證責任壓在移工的身上。而去申訴的移工,也會被仲介業者列入黑名單,未來找工作時就會被封殺。

當仲介已經敢明目張膽地告訴移工 :「你要直聘?我不接受!」、「文件我不還你,就算自己找到雇主也沒用,我還可以謊報你逃跑」、「我也可以讓雇主付出大筆違約金,你選擇申訴,我有機會就會把你遣返」等威脅的話語,政府的直聘中心、各種友善移工的服務中心真的有用嗎?

裝睡的勞動部叫不醒

台灣移工聯盟的訴求是,希望政府承擔起跨國聘僱的責任,廢除私人仲介制度。聯盟表示,多年來,勞動部總是以「有直聘中心」、「有多元就業管道」作為現實上「私人仲介制度壟斷移工就業市場30年」的藉口。而這幾年特別猖獗的買工費,更是完全顯現私人仲介無底線追逐利益的本質,更突顯政府對私人仲介的放任與圖利。

在台灣移工聯盟9月4日及10月29日辦的兩場相關活動後,勞動部也分別寄了2張公文給聯盟,內容簡明扼要、且幾乎是複製貼上的程度,簡單說就是:「有證據就開罰」。

而12月10日的遊行過後,勞動部果然也發出了一篇新聞稿。回應的內容依舊是在說,現行引進移工的管道多元,雇主可以依照自身需求選擇如何引進,包括自行引進、透過直聘中心專案自國外引進或是委託仲介公司辦理引進移工,引進方式仍然還是以回歸市場機制為佳。

甚至在勞動部10月底發的新聞稿中,可以看到「勞動部公告人力仲介機構評鑑結果,1,231家受評的人力仲介機構中,評鑑成績A級的共795家;B級的共372家;C級的有64家,有6成4的人力仲介機構取得A級成績」。

台灣移工聯盟表示,他們對這個數據感到憤怒,彷彿置身於平行時空的幾封公文與新聞稿,已經明示了裝睡30年的勞動部,至今仍然選擇繼續對移工們持續惡化的勞動處境視而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