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政見PK》賴清德強化青年就業、侯友宜喊基本工資3萬3、柯文哲企業加薪換減稅

2024總統大選

低薪、高工時已是台灣勞工的標籤,三大退休金制度之一的勞保基金又有破產的風險,面對這些困境,總統候選人也紛紛端出「牛肉」,爭取至少1100萬的勞工支持。

《信傳媒》將針對上班族最關心的低薪、員工福利與長工時、退休金制度等方向,整理3位總統候選人的勞動政見,供讀者參考。

《最低工資法》去年三讀,侯友宜喊目標3萬3

在基本工資的部分,民眾黨總統候選人柯文哲與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賴清德均主張要訂定《最低工資法》,要照公式調整基本工資,而《最低工資法》其實也是總統蔡英文2016年的競選政見,去年底趕在本屆立委的最後一個會期終於三讀通過立法。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侯友宜則承諾,任內將以提升至3萬3千元為目標,逐步調高勞工基本工資。今年元旦起基本工資月薪調漲至2萬7470元,換算下來,若要達3萬3千元調幅約20.1%,而蔡英文任內總調幅約37.3%。

賴清德幫青年增能加值,柯侯用企業加薪換減稅

至於要如何鼓勵企業幫勞工加薪?賴清德除了要建立上市上櫃企業薪資透明化制度,更著重幫青年「增能加值」,如補助在職青年參與職訓,協助青年能力發展,讓其勞動力附加價值能夠提升,進一步讓薪資提升。

柯文哲也主張上市櫃公司應揭露員工薪酬,落實企業ESG責任,同時也要修正《中小企業發展條例》第36條之2,企業調高基層員工水準時,加薪幅度自所得額中減除比率,從130%提高至200%,侯友宜亦類似政策,不過,並沒有明確指出比率應調高至多少。

柯侯提勞動節統一休息,侯恢復12/25、柯恢復9/28放假

針對讓勞工相當在意的放假,侯友宜主張上任後會將12月25日行憲紀念日恢復為國定假日,勞動節目前只有勞工放假,也將改為全國統一放假;柯文哲則說教師節、勞動節均列為國定假日,避免「一家兩制」怪象,均可看出兩人在搶攻公教選票的企圖。

在友善職場環境的部分,侯友宜計畫將現行一年7天的不給薪的家庭照顧假,其中3天給為給付半薪,在女性權益的促進上,則會將原先一年「3日不併入病假」之生理假增加至「6日不併入病假」計算。

柯文哲則是要增加家庭照顧假天數,並以就業保險形式給付休假期間的部分工資;並增訂以「小時」為單位的「親職假」,友善勞工育兒需求。

賴清德則在這一塊較少著墨,不過,他也強調,希望透過打造友善育兒、性別平權的勞動與社會環境,以「雙就業、雙照顧」,讓女性可以走進社會投入職場。

勞動基金侯柯每年撥補1000億,賴喊有政府在就不會倒

再來,是候選人的必考題「勞動基金」。關於勞保基金,3位候選人都承諾將持續挹注公務預算,其中,侯友宜與柯文哲都以每年至少撥補1000億為目標,此外,若有超徵稅金柯文哲將再進行撥補。

此外,侯友宜與柯文哲都提到要召開年金改革國是會議;並都認為要提升績效,侯友宜主張參考國外大型基金操作、減少人為干預,柯文哲則表示,監管要公開透明、積極除弊。

賴清德則承諾,「若適當選,一定會與社會討論、尋求共識,解決問題」,並多次重申只要有政府在,勞保基金就不會倒。

勞退新制,柯文哲雇主勞工多提撥都各自給獎勵

關於勞退新制,針對雇主目前6%勞退提撥率的部分,侯友宜與柯文哲均主張,若雇主為勞工增加提撥,可以想減稅優惠,賴清德的做法則較為模糊,僅表示會建立一套獎勵機制。

針對目前僅14%的勞工自提比率,柯文哲主張鼓勵勞工自提勞退6%,政府相對提撥一定獎勵;賴清德也說,會建立鼓勵機制,讓勞工自提比例提高,未來他會舉辦勞資經濟發展會議,促成勞資可以魚幫水、水幫魚。

保障非典型勞工!柯從外送平台著手、侯以納入正式編制為目標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次的勞工政見中,都有特別提及「非典型勞工」。

柯文哲提出要保障「非典型聘僱、承攬即派遣人力」的勞動權益,並要針對近年崛起、絕大多數從業人員多為承攬關係的外送產業,訂定《外送平台從業人員權益保障法》;賴清德從關心年輕人的角度出發,認為要強化非典型勞動在薪資、工時、休假、保險等基本勞動權利,讓年輕人與非典型勞工都可以受到幫助。

侯友宜則強調,將按照各類勞動情形設計「定型化契約範本」,保障非典勞工,並以逐步減少勞工為目標,將非正式的派遣人員,逐步納入正式編制。

柯拚狀世代勞參率、賴強化青年就業、侯要勞工董事

最後盤點3位候選人其他有亮點的勞動政見,首先,抽籤號次一號的柯文哲還主張,推廣「狀世代文化運動」,透過職務再設計、調整勞動法規,提升狀世代勞動參與率,此外,他也是3位候選人中唯一一位明確表態支持軍公教組建工會,並主張工會組織人數門檻可調降為10人。

賴清德則加強青年就業,他要推動學生在校跨領域學習、引進產官學合作,來縮短學用落差;並納入「精準媒合的資訊系統」和個人輔導,提升媒合與職訓效率。

侯友宜的勞動政見還有挑戰《都市計畫法》規定,鼓勵企業在工業區興建勞工宅,並同步規劃托嬰中心、日照中心等社福設施;同時他也主張修訂《公司法》,讓上市公司至少設一名勞工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