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又缺保母!托育盟呼籲提高「保母獎助金」 居家保母是雙薪最佳後盾

公共政策

總統大選倒數計時,為搶救低生育率,各黨總統候選人提出五花八門的托育政見,例如,提升0-3歲家外送托率、再降托育費用負擔、完整托育服務時間、更多元托育服務類型。而行政院也宣布,今(113)年起,托育補助從每月8,500元,調整為每月13,000元,擴大展現政府對育兒家庭的支持。 

不過,其實現行居家型保母的人才缺口比想像中嚴重,托育政策催生聯盟今(4)日公開表示,建置公共托育服務的最根本在於「人力」,政府若無決心解決「保母人力斷層危機」,恐怕只會讓政見淪為口號,並呼籲衛生福利部,應調整現行「準公共居家托育人員提升托育服務品質獎助金」,用獎助金替保母加薪,兼顧徵才、留才,提升居家托育服務的質與量。 

居家保母彈性高成雙薪最佳後盾,卻面臨人力極度短缺 

托育政策催生聯盟(下稱托育盟)指出,居家保母「收托時間彈性」、「服務富有高度靈活」,是支持雙薪家庭育兒十分重要且便利的關鍵政策,政府投資與擴張居家托育服務,更是能支持兩代、甚至多代女性就業的基礎建設。 

現行保母的薪水「勉強可餬口,但難以養家」,阻礙年輕、有嬰幼兒照顧專業的人才投入,造成嚴重的保母年齡斷層。托育盟表示,2022年全台共計有27,134名保母,50歲以上佔6成以上,代表未來10年將有16,817位保母陸續退休,如果未即時補上新血,家長只會越來越難找到保母。  

全國托育人員協進會理事邱瑀屏在現場分享自身擔任居家保母經驗,甚至有母親生第2胎事先找他商量,而不是找先生,看邱何時有空收託。(攝影/李海琪)

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覃玉蓉也指出,根據衛福部統計,2013年台灣新生兒出生人口約19萬9,113人,到去(112)年年中,政府即預估當年新生兒只剩不到13萬,短短十年掉了三分之一,然而在少子化的今日,卻召開居家保母人力短缺的記者會,「就可以知道人力短缺有多嚴重」。 

此外,社會上居家托育的需求也在快速增加,覃玉蓉表示,2013年我國30至34歲女性有3歲以下幼兒的就業率為58.73%,十年後升至72.11%,代表雙薪家庭快速增加,在台灣不雙薪很難養育子女,女性也逐漸不再因育兒離開職場。 

綜上供不應求、時代觀念變遷等因素下,托育盟表示,當政府高喊擴建公共托育服務的同時,若忽視充實托育服務人力,終將導致整體服務大崩盤,呼籲調整「準公共居家托育人員提升托育服務品質獎助金」(下稱保母獎勵金),吸引並留住托育兒人才,讓我國能在因應少子化政策,其重要的第一步順利發揮作用,「頭過身就過」。 

獎助金補足薪資缺口, 促進幼兒照護人才留任、進場

吸引嬰幼兒照顧人才投入保母工作的關鍵之一,那就是工作收入必須足以育兒養家。托育盟發言人黃喬玲說明,保母薪水為「『托育月費』乘於『收托兒童人數』」,若用各縣市居家托育服務收費基準以及司法院必要生活費用相互對比,計算後可發現,全台各縣市保母的「保母全職收入」(將收托2位幼兒視為全職保母)能夠扶養1名子女的縣市,只有新竹市、金門縣、連江縣,其他縣市居家保母的全職收入皆不足以養家育兒,尤其台北、台中等5縣市的部分區域,落差更是嚴重。 

托育盟說,依現行法規,保母最多只能收托4衛幼兒,其中2歲以下限2名,因幼兒園2歲以上入園率增加,故將穩定收托2名未滿2歲之幼兒視為全職保母;表中百分比若超過100表示收入得負擔必要生活所需。(攝影/李海琪)

台灣勞工陣線副秘書長楊書瑋補充,再加上居家保母屬於「自營作業者」非受雇者,收入還要支應執業工作所需的成本,因此可用在養家活口的金額會再減少。若此因素無法妥善處理,居家托育人才將不易留任,也缺乏吸引人才的就業誘因。

托育盟表示,衛福部應將保母獎勵金從1年每人最高12,000元,提高到1年每人24,000元起,並且為了鼓勵保母擴大收托量能,應刪除獎助金統一價,改為依收托兒童人數等比例提高,黃喬玲解釋,收托1名幼兒獎助金提高到2萬4,等同每月加薪2千元,收托2名幼兒獎助金為3萬6(等於每月加新3千元),以此類推至收托上限4名幼兒。  

新制為托育盟呼籲調高後之內容;舊制為現行制度規定。(攝影/李海琪)

托育盟強調,準公共居家保母是透過「托育費用定價+托育補助+居家托育服務中心輔導管理」,實質上已成為兼具平價、普及、非營利的「公共化」服務。台灣職場僵化、高工時,廣大無後援的雙薪家庭急需居家保母的支持,以利兼顧工作與育兒。

最後,托育盟表示,政府為了實施居家托育服務公共化,不能忽略對居家保母人力的招募與支持,利用調升補助金替保母加薪,創造合理收入,才能吸引專業照顧人才投入並留任,穩住托育服務的根基,讓家長穩定就業、安心生養,保母樂在工作、孩子健康快樂長大,才能有效拉升生育率與女性勞參率,緩解台灣嚴峻的人口國安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