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30歲輸尿管狹窄、6旬腎水腫患者》北榮引新型輸尿管支架 供患者「無創」治療

醫療技術

30歲的藍先生,青少年時期罹患骨肉瘤,十多年來除了經歷多次手術,又因腫瘤包圍右側輸尿管,須長期置放並反覆更換雙J導管,以緩解腎水腫。

「如果藍先生手術切除,所導致的該段輸尿管缺損,勢必需截斷一部分腸道作為修補,或是自體腎臟轉位移植,但都難以避免重大複雜性與可能的併發症。」 台北榮總泌尿部主治醫師魏子鈞表示。

另一名59歲胡小姐,109年因左側水腫,在外院置放經皮腎造廔引流管於左腰間,因深感生活不便,轉至台北榮總治療。「後續雖成功置放雙J(內)導管,可移除(外)引流管,但因需反覆更換,及雙J導管所帶來的不適,仍對胡小姐造成長久的困擾。」

輸尿管狹窄有先天性與後天性之分,先天引起較為少見,發生率不到1%;後天引起的多與醫源性或惡性腫瘤有關。

而腎水腫則是腎臟尿液排出的過程中遭受到阻礙,因此使得腎盂積水。腎水腫有分急性及慢性,急性的腎水腫常來自於輸尿管急性阻塞造成,例如結石、發炎或手術當中對於輸尿管的結紮所造成;慢性腎水腫則是逐漸進行,例如有了輸尿管腫瘤或是腎盂腫瘤,少部份婦女也會因膀胱脫垂或子宮脫垂,使得輸尿管及膀胱的交接口受到扭曲,而產生慢性腎水腫。

究竟面對輸尿管狹窄、反覆腎水腫的患者,有何新的治療利器?

傳統治療腎水腫的「雙J導管」有哪些優缺點?

魏子鈞先指出,傳統治療腎水腫的方法是置放「雙J導管」,也就是2個頭都具有像J型一樣的彎鉤狀的導管,「動態」固定於腎臟和膀胱之間。

「試想如同高速公路塞車,則蓋一條高鐵,貫穿北高、疏導交通。」然而,魏子鈞表示,如果是暫時性、良性的原因,如結石、息肉等,可能數週或數月後則可移除;「倘若是惡性、長期的病灶,像是大腸直腸癌或子宮頸癌治療術後,或子宮內膜異位等,往往需要長期的雙J導管置換。」

「此外,如果有一段輸尿管產生問題,像是狹窄甚至封閉,把這一段截掉再重接,不就徹底地解決問題了嗎?」魏子鈞說明,若剩餘的輸尿管還足夠長,上述手術都是教科書中的標準做法,但如果不夠長,甚至需要截取一段腸子來修補,或是將腎臟挪移乃至重新置位,可謂大動干戈,非到最後關頭,實不得已而為之。

但無論傳統剖腹手術,抑或微創的腹腔鏡(達文西)手術都有傷口,是否還有「無創」的選擇呢?

魏子鈞分享北榮泌尿團隊使用「新型輸尿管支架」治療輸尿管狹窄、腎水腫患者的經驗。(圖片來源/台北榮總提供)

北榮引進新型輸尿管支架,供患者「無創」治療

台北榮總泌尿部團隊師法德國近2千例的經驗,自109年引進新型輸尿管支架,為許多苦於輸尿管狹窄,或反覆腎水腫的患者,帶來「非只微創、更能無創」的治療選擇,盼達到不只微創、更求無創的目標。

魏子鈞解釋,如同心臟血管狹窄阻塞,可用心導管做氣球擴張術,並置放支架,作為拓寬擴充;「對於輸尿管的狹窄阻塞,需要長期置換雙J導管的病人,也能使用內視鏡,進行氣球擴張與支架置放(如圖1,ABCD示意)。一方面能免除雙J導管兩個彎頭在腎臟與膀胱的刺激,產生頻尿或腰酸等症狀,一方面此支架無需定期置換,可免除全身麻藥的心腦風險,或只有局部麻藥的不適。」

圖1,氣球擴張與支架置放。(圖片來源/北榮泌尿部提供)

魏子鈞表示在3年之內只要位置固定不動,定期檢測即可,「超過3年目前國際上也有報告,置放8、9年乃至10年,追蹤無礙亦可。」

30歲男骨肉瘤釀輸尿管堵塞,放無創支架3年來都沒再阻塞

魏子鈞提到藍先生與胡小姐2位病人性別不同、年齡不同,病因也相異,但都於110年1月接受新型輸尿管擴張與支架置放手術;至今除了腎水腫仍能緩解,也免除雙J導管的不適,「在沒有傷口的無創選擇上,找到替代的選項。」

魏子鈞表示藍先生曾嘗試放置雙J導管,但很容易血尿,且每3個月就要換一次,還很常發生感染,一細菌感染就發燒嘔吐,後來採用氣球擴張術後放支架,這3年來都沒有再阻塞。

北榮泌尿部主任黃志賢也補充,「新一代支架除本身鎳鈦合金的部分可充分擴張,並具備記憶延展功能;同時其外的表層生物鍍膜可減少組織增生,且平滑度的增加造就日後仍可移除的契機(如圖2,A、B)。

圖2,新一代支架除本身鎳鈦合金的部分可充分擴張。(圖片來源/北榮泌尿部提供)

但也正因如此,黃志賢表示新型支架較傳統支架容易產生位移滑動等併發症,需要相當的技術與經驗,才可兩全其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