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平等》跨性別者遭質疑成日常 調查:32%寧憋尿不去公廁 15%不參加選舉投票

性別平等

「多一分理解,讓跨性別好一點」,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以下簡稱熱線協會)與相關民團、學者一同在今(18)日上午公布「台灣跨性別族群生活處境報告」,坦露目前台灣跨性別日常生活中會遇到的困境,其中有32%的受訪者表示,會避免遭質疑性別,出門寧願憋尿也不願去公廁;40%經常在需要出示證件核對是否為本人的場合出現困擾,造成不小身心壓力。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秘書長杜思誠表示,跨性別族群在十分平常的活動都會遇到困難,性別平等必須從公眾教育、政策面著手,以改變社會環境,打造更加跨性別友善的共融社會。 

該報告以日常生活、職場經驗、就醫經驗共3面向分析,於2022年10月28日至2023年1月31日之間,進行「台灣跨性別族群生活處境」網路問卷調查,最終回收的問卷有效份數為832份。 

易遭質疑、歧視...日常長處「備戰」狀態,投票、如廁皆受限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副秘書長彭治鏐指出,根據調查顯示,其實有高比例的填答者會盡量避免前往公共空間,「即使是以原生性別的外表打扮前往」,尤其以僵化二分性別的空間為主要,前3名分別為大眾溫泉、游泳池、公共廁所,另外還有澡堂、健身房等,甚至有15%受訪者表示會盡量不去參加選舉投票,「很簡單,因為是出示證件的必要場合」。 

調查顯示,有40%的填答者有在上廁所時被人打量、出言提醒等經驗,甚至有近32%的受訪者會因此害怕上公廁,所以憋著不如廁。(圖片來源/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提供)

跨性別女性代表Viva分享他的經驗,Viva以社會化女性形象生活在社會中,而身分證之性別欄仍是男性,「其實這對跨性別女性造成許多困擾」,在接受警方臨檢時,出示證件時常被大聲質疑「你到底是先生還是小姐」,在周圍陌生人環繞的環境,不僅尷尬也有「被公開出櫃」的困擾;若以如廁為例,進入女廁常常被認為是否「別有意圖」,但若進入男廁,則造成自身不安感,同時也會遭受歧視,形成兩難。 

社會對於跨性別的不了解,不僅容易造成對該族群的身心壓力,彭治鏐也表示,這些經驗明顯影響跨性別的日常生活狀態、求學與生涯發展、使用政府資源與行使公民權,更讓跨性別長時間減少與人互動或社會連結,並經常在日常生活中處於一種「備戰」狀態。

警察臨檢時被質疑、刁難雖然只有12%,但此情況並非容易頻繁遇到的生活經驗,因此熱線協會認為,該情況超過1成已經相當可觀。(圖片來源/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提供)

近5成求職時隱藏跨性別身分,逾8成在職場曾受不友善對待

調查提到,雖然有5成多的受訪者認為其職場對跨性別族群是友善的,但仍有超過2成(22%)在其主觀感受不友善的職場中工作,甚至僅有不到2成從未在職場中遭受不友善的對待,甚至在遇到不友善對待後也不敢申訴、求職時曾因為跨性別身分被拒絕的比例皆達17%。

彭治鏐說,這些情況會使跨性別無法發揮潛力全心投入工作,而職場是個人收入與成就的重要來源,也是許多人一天所花時間最久的場域之一,不友善的職場會造成生活壓力,並使跨性別面臨經濟不安全、生活不穩定、職業選擇與成就受阻的困境。 

Viva無奈地提到,在職場上也常面臨歧視,除了職場面試時容易因身分認同被刷掉,過去也有明明因工作能力受主管認同而被錄取,然錄取後,自己的主管卻被更上級主管質疑,「怎麼雇用性別有『疑雲』的人」。跨性別男性代表Deven以自身經驗分享,前公司為利於跨部門合作,具備全公司員工資料查找系統,「除了分機跟郵件以外,他還有一欄性別」,且不能更改、要求不顯示,等同被系統出櫃,甚至發生其他部門來詢問同部門同事「Deven到底是男的女的?」,造成許多誤解跟猜測,最後演變成不男不女、有吃奇怪的藥等流言。

雖然這種壓力時常出現在日常生活與職場上,但Deven強調,他認為這不一定代表上司同事就是不友善、歧視,「只是對於這個族群太不理解了」,若要創造友善的性別平等社會,正確地認識跨性別等族群是重要的第一步。

此外,針對職場不友善情境,585位受訪者調查結果,最多的是在求職過程、職場上隱藏跨性別身分,約44%、41%,熱線協會認為,求職時隱藏跨性別身分可能原因是避免因為該身分被雇主拒絕。

社會對跨性別理解不足,即使支持也不一定真正了解

根據該調查顯示,跨性別的出櫃對象最常見的是親近朋友(77%),其次為父母之一(56%)、同學與兄弟姐妹(53%),其他對象如普通朋友、師長、親戚、主管、陌生人則較低;並且,約半數的受訪者覺得要向職場主管、同事、醫護人員說明自己的跨性別身分,感到麻煩或不容易。綜合本調查數據,除了親近朋友之外,跨性別在大多數的人際關係與生活情境中,都面臨出櫃困難。 

值得注意的是,在親近朋友及家人這2種跨性別者最常出櫃的對象,即使其對跨性別身分的支持度高達四分之三(76%),但是對於跨性別有正確認知的比例也僅有43%、24%。熱線協會認為,他人對跨性別的正確認識程度偏低,可能是目前跨性別出櫃的主要困難。 

如果遇到跨性別需要出櫃的場合,因社會大眾對跨性別認知不足而造成對其認同、打扮與行為的誤解,會增加跨性別說明與溝通的成本,以及遭受差別對待的風險,便會降低跨性別的出櫃意願。

熱線協會提出5建議,降低變更「法定性別」門檻成關注

報告指出,有59%的的受訪者認為摘除性器官手術不該成為變更身分證性別的必要條件,熱線協會呼籲,政府應該重新評估換證制度,降低跨性別者變更法定性別的門檻。伴侶盟秘書長簡至潔指出,現在跨性別者變更性別要有2名身心科醫師評估、並經手術後才能換證,導致有9成的跨性別者被迫拿著無法符合性別認同的身分證,以至於在出示證件成為巨大的壓力來源。

簡至潔補充,台灣2011年總統府的國家諮詢委員會就已經提出,應該放寬變更性別要件;2013年兩公約「國家報告」的審查委員會也對此提出高度關切,後續也做出結論性意見,強力建議政府取消強制手術要件,再加上近年多位法官認同性別認同為基本人權,手術要件與性別認同無實質關聯,因此呼籲,行政院應立即廢除手術要件,「這一件事是現在就可以做、也是這個國家一直在被提醒要做的」。

透過該調查明顯可見,國內跨性別社群的生活經驗與處境,仍然處處面對著困難的艱辛處境,需社會各界的關注與投入資源。熱線協會基於這次的研究結論,有以下5點建議:

1.協助親友更認識跨性別,提昇成人性別平等教育。 

2.增設不以性別為區隔的性別友善空間,降低跨性別者的日常生活壓力。 

3.政府與企業合作打造跨性別友善職場。 

4.從醫事人員教育、醫療場域規劃與醫療資源建置增進跨性別友善醫療。 

5.政府應降低跨性別者變更法定性別之門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