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開局不利 金融市場與日本央行將面臨挑戰 日本貨幣政策何時正常化? 

國際財經

伊藤隆俊(Takatoshi Ito),日本前財務省副大臣,哥倫比亞大學國際公共事務學院教授,東京國立政策研究所高級教授。

新年開局就遇困境

新的一年才剛開始,日本就遇到了不少困難。新年的第一天,當日本家庭齊聚慶祝時,能登半島就發生了一場強烈的地震,造成建築物的倒塌也迫使人們必須大規模的疏散。一周多一來,死亡人數已經上升到數十人,而且因為道路損壞、暴雨和山體滑坡等狀況,阻礙了救援人員到達受災村莊的進度。

緊接著第二天,一架日本航空公司的飛機在東京羽田機場著陸時,與一架為地震難民運送物資的日本海上保安廳的飛機發生碰撞。全部 367 名乘客和 12 名機組人員從燃燒的客機中安全撤離,但較小的海上保安廳的飛機上,6名機組成員中有5人死亡。

隨後,在2024年的第一個交易日1月4日,由於擔心地震造成的損失, 導致東京股市大幅下跌。儘管當天下午市場收復了早盤大部分的跌幅,但日圓對美元和歐元的匯率仍然持續走弱,從2024年的每1美元141日圓下跌到每1美元145日圓。投資者對日本央行恢復正常化政策的信心似乎正在減弱。

三種政策工具「緊縮」的順序至關重要

目前,日本央行有三種政策工具:政策/隔夜利率、殖利率曲線控制(YCC)以及量化寬松(或緊縮)。在過去的12個月中,YCC機制已經調整了3次,10年期公債殖利率的上限從0.25%提高到0.5%再到1%,然後略高於1%,因為1%只是一個「參考」,機制運作將在1%左右「靈活進行」。但從2016年1月以來,政策利率一直維持在負十個基點,而且日本央行的資產負債表以緩慢的速度,隨著購買更多的日本政府債券而擴大

為了避免阻礙經濟增長、破壞金融穩定或使公共債務管理變得複雜,三種工具「緊縮」的順序至關重要。第一步是逐漸提高長期利率,這個過程已經隨著 YCC 的調整而開始,市場正在等待的下一步是提高政策利率。

直到最近,普遍的預期似乎是日本央行最快將於本月採取這一步驟。畢竟,日本長期低迷的通膨率在一年半以來一直都高於2%的目標,2021年以來經濟穩定復甦,有20%的上市公司報告2023年利潤創下歷史新高。再加上普遍的勞動力短缺和因為歐元區、英國和美國的升息導致日圓大幅貶值,所以有些人認為,這過程應該已經開始了。

日本央行可能在4月底提出升息

上個月,日本央行行長植田和男強化了央行將很快開始緊縮政策立場的印象,他表示金融管理局面臨的情況將在2023年底和2024年變得更加嚴峻。此後,金融市場陷入混亂,有些人認為緊縮政策可能在12月18至19日的政策委員會會議上就開始實施。

12月25日,植田強調,雖然日本央行對緊縮政策保持著開放的態度,但也將「耐心」管理政策。他還暗示,當薪資上漲的事實得到確認後,日本央行就將開始升息。鑑於日本的工資是在每年春天由工會協商的,也就是所謂的春季工資攻勢,因此目前的預期似乎是日本央行將在4月25日至26日政策委員會的會議上提出升息

當然,一切都還沒有成定局。任何有關政策正常化的決定都將取決於數據,特別是薪資成長和通膨率。此外,通膨率預期應該被設定在2%,植田表示,即使通膨率目前是超過2%。但他對於確保通膨目標能夠以「穩定且可持續」的方式實現,仍欠缺足夠的信心。這個月的預測雖然指出有可能不是如此,但事實上,未來兩年預期通膨率仍低於2%

金融市場可能產生波動

一旦日本央行確實開始提高政策利率,反映短期和長期債券殖利率差異的殖利率曲線將變得更加陡峭。只要這種轉變是漸進的,就將有利於商業銀行。但隔夜利率的急遽上升可能會引發動盪,就像去年美國矽谷銀行的失敗所表現的那樣。

當日本央行引入負利率時,就為活期賬戶建立了一個三級制度,每級的利率都不同,分別是0.1%、0%或-0.1%。將政策利率提高到零將導致兩級系統(部分利率為零,其他利率為正)或全部利率為零的第一級系統。但如果政策利率提高到零以上,又將給日本央行帶來現金流負擔。

貨幣政策正常化最棘手的一個方面是量化緊縮。如果速度太快,日本央行不再滾動到期債券,可能對財政部的債務管理產生不利影響。此外,日本央行也將錯過用高息債券替換低息債券的機會。

總之,日本央行在未來一年將會面臨不小的挑戰,而這也將影響金融市場。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由《信傳媒》林伶潔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