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最終必須承擔責任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贊成沒收俄羅斯凍結資產

俄烏戰爭

本文作者為:

Joseph E. Stiglitz,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哥倫比亞大學校級教授,2018年度雪梨和平獎得主。

Andrew Kosenko,美國聖母學院管理學院經濟學助理教授。

隨著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戰爭繼續在地區和全球範圍內造成嚴重的破壞時,烏克蘭人民及其盟友也表現出了驚人的決心和勇氣。然而,在俄羅斯發動全面入侵近兩年的時間後,人們也越來越清晰地認識到,國際社會能夠且必須對烏克蘭提供更多幫助。

儘管G7和世界其他國家在支持烏克蘭作戰方面表現得異常慷慨,但在某些圈子中,卻出現了越來越多的疲勞跡象,而這正如俄羅斯所預料的那樣。由於美國歐盟在去年12月未能承諾向烏克蘭提供超過1000億美元的援助,這讓西方國家沒收使用被凍結的俄羅斯資產這個想法再次成為了一個潛在的解決方案。

各國對沒收俄羅斯資產保持謹慎態度

雖然沒收這些資產能提升烏克蘭的士氣和財政狀況,但大西洋兩岸的政策制定者對此卻保持著謹慎的態度。正如《紐約時報》最近報導的那樣,有美國高級官員擔心此例一開,將導致其他國家不願將資金存入紐約聯邦儲備銀行或以美元形式持有。

其他國家因為擔心未來的沒收行動而不敢將資金存放在美國的擔憂,讓他們忽略了一些關鍵點。像是沒收俄羅斯被凍結的資產並不會影響到其他國家的資產,以及只要是沒有戰爭意圖的政府,政治方面的誘因也不會受影響。此外,西方國家不沒收這些資金就意味著認同發動野蠻侵略戰爭的政府,可以在違反國際法的同時,還借此逃避自身行為的後果。

相反的,G7領導人應該發出一個明確的資訊:任何國家都不能占盡便宜。而這種沒收行為就可以威懾其他有意違反國際法的人,從而成為一種建構和平的措施。

現在正是沒收俄羅斯資產的最佳時機

假使沒收俄羅斯資產,對其他國家將資金存入美國及歐洲的意願產生負面影響真實存在,那麼這些資金在2022年初,俄羅斯資產被凍結時就該顯現了。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和歐洲並未出現資本外逃,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為在既有的金融體系以外,幾乎沒有其他安全的選項。

假設各國政府對美國、歐洲或日本產生了戒心,那麼還能將資產存放在哪裡呢?即使撇開資本管制等顧慮不談,倘若把錢放在中國的相關機構裡,他們難道會覺得更安全嗎?

此外,如果其他潛在的「流氓」國家,決定不在美國存款,那麼歐洲和日本的機構就可能會從中受益,但因此產生的金融影響幾乎微乎其微。事實上,許多經濟學家都認為這種資本流入是一種成本而非收益,因為資本流入會導致貨幣升值,導致本國商品難以出口和與進口商品競爭,進而損害到就業市場。

確實,有一些金融家當然可能遭遇損失,但他們在美國持有的大部分資金是置於聯邦儲蓄存款,因此不會直接惠及華爾街。同樣的情況也適用於比利時金融機構Euroclear,這是俄羅斯資產的主要持有者。

另一個反對資產沒收的相關論點,是資產沒收只能進行一次,因為一旦真正實施沒收行為,就沒有哪個國家會將其儲備或其他資產放在美國或歐盟。但即便這個論點是真的,它也不具備說服力,因為不能使用的工具基本上是沒有價值的,而現在正是動用它的最佳時機。

俄羅斯必須承擔責任,凍結資產可以視為最終賠款的首付款

總之,俄羅斯必須承擔責任。雖然它無法全額賠償自身對烏克蘭造成的破壞,但至少應該賠償物質損失並支付重建費用。個人實施侵權行為時,就負有賠償義務,而國家也是如此。雖然資產沒收通常會是一項複雜的工作,但俄羅斯的情況可能是個例外,因為它要被沒收的資產已被凍結了。

法律專家可能會爭辯說,向基輔提供貸款並將凍結的資產作為抵押品是更好的辦法,因為這將迫使俄羅斯在直接賠償烏克蘭和放棄這些資金之間做出選擇。但這種技術問題最好留給律師去解決,現實情況是,烏克蘭目前急需這筆錢,而這筆錢又在西方國家的控制之下,如果不將其用於幫助烏克蘭贏得這場戰爭並進行重建是不合情理的。在俄羅斯本身可以提供大量但儘管並非自願款項的情況下,指望歐洲、美國和亞洲的納稅人和捐助者去承擔烏克蘭的重建費用也是不合理的。

但沒收資金的具體用途是次要問題。雖然美國分配給烏克蘭的安全援助款,其中有90%是在美國國內花費,但沒收的俄羅斯資產可以用於支持烏克蘭的地面部隊並為大規模的恢復工作提供資金。

沒收俄羅斯被凍結的資產當然無法免除西方向烏克蘭提供軍事援助的責任,因為沒有勝利就沒有重建。儘管如此,重建烏克蘭最終可能耗資1萬億美元的這個事實,可能會稍微說服那些仍不願將其用於資助重建工作的人,因為1萬億美元相當於沒收資產價值的三倍以上

當然,再多的錢也無法彌補俄羅斯的侵略給烏克蘭的經濟和人民造成的巨大損失,但可以將凍結的俄羅斯資產視為克里姆林宮最終必須賠償款項的首付款。

© Project Syndicate
註:本文之中文翻譯由Project Syndicate提供,再經《信傳媒》林伶潔編輯校稿。